2010年5月8日 星期六

大風音樂劇【四月望雨】

四月望雨.jpg


四季紅的純真,月夜愁的淒苦;望春風的羞澀,雨夜花的哀悼。


──訴說一段臺灣兒女的血淚傳奇故事。


【四月望雨APRIL RAIN


我要先說我很惋惜因為時間問題沒跟到好南孩們的潮肉團,但是因為【四月望雨】很好看所以還是蠻值得的!


今天其實是戴著口罩去看的,感冒還沒好,看到哭的時候就覺得非常麻煩,眼淚鼻涕全都沾在口罩上,連擦都來不及擦。


 


【四月望雨】是一齣融合了國、臺、客、日四種語言的音樂劇,旁邊有搭配字幕,但我很慶幸自己聽得懂臺語,客語和日語也能聽得懂六七成,所以不太需要分心去看字幕,可以專心在演員的表演上。──以我看過的舞臺劇來說,【四月望雨】在演出的細節上有一些以一齣上演過這麼多次的舞臺劇而言,令人訝異的小瑕疵,比如說燈暗搬動道具的時候,如果沒有音樂就顯得非常大聲,其實這個部份是應該要注意的;另外像兩邊的字幕,放投影片的人沒有控好,整場演出不斷出包,不是太快就是太慢,對於不熟悉本劇語言的觀眾來說相當不親切。


缺點就說到這裡,接下來是優點。


【四月望雨】的音樂非常好聽,中場休息的時候我為了究竟該買DVD還是CD猶豫非常久,最後還是選了DVD。我還蠻常聽音樂的,但是很少會有哪首歌會讓我覺得整個身體都跟著音樂共鳴,可是這齣戲做到了、在鐘有妹(張世珮 飾)開口唱第一首歌【我的夢‧我的世界】的時候,真的感覺從頭到腳整個麻起來,那個高音太棒了,影響之深,後來只要有妹開口,我眼淚馬上就反射性先掉下來。雖然女主角不是她,但我衷心覺得這齣戲以她唱得最好。


對,我毫不打算掩飾對於有妹的偏愛,全劇我第一愛的角色就是她了(第二是歌女愛愛)。有妹那種溫柔與守候,是我非常喜歡的女性類型。雖然是媒妁之言的婚姻,但她真的打從心裡深愛著鄧雨賢、心甘情願地犧牲奉獻為他著想,對她來說那樣的日子就已經足堪稱作幸福了,而事實上,真正能懂鄧雨賢的人,大概也只有有妹吧。


所以我其實很不能接受鄧雨賢和純純的曖昧,兩個人的合唱、互動,到最後純純為了吉村祥一的戰死而傷逝,鄧雨賢抱她在懷的悲慟莫名,都已經超越了該有的分界。而純純在追求她的三個男人間選擇了吉村,除了喜歡他之外,也因為他不像已有妻室的鄧雨賢、沒擔當沒肩膀的陳君玉,是個肯為她真心付出、認真承諾未來的男人吧。儘管最後吉村仍然戰死,但他起碼還給了純純期待、給了她一場美麗的夢,而不像跟著鄧雨賢或陳君玉那樣,只能委屈而不見未來。


然後說到戰爭,以前在書上看過一句話說:「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萬個人只是統計數字。」戰爭就是把悲劇變成統計數字的兇手了吧,就像法律人不能把案件的當事人都當作課本上的甲乙丙丁一樣,上位者也不該把無數的生命、無數的家庭看成自己權力的資本、戰場上拼輸贏的籌碼。打仗打仗,領導人都說得很輕易,「不惜一戰」,四個字就要定下人民的生死前途,這未免也太划算了!我並不排斥「殺人」這件事,可是讓無數無辜的人就這樣去死,我怎樣都無法接受。


其實很矛盾,我喜歡軍裝、也喜歡武器,可是我沒有辦法接受把它們用在原本該用的地方。──人能不能只要喜歡事物的部份就好,其它的不算呢?這樣我就可以單純地相信鄧雨賢是真的對純純只有愛才之心、可以單純地欣賞軍事用品的美、也可以單純地喜歡日本的風土民情,而仍能反對它對歷史的鄉愿。


能不能呢?


最後是有妹的歌:


【我的夢‧我的世界】









【感謝你煮的每一餐飯】









1 則留言:

  1. 我今天也剛去看了
    字幕確實控得不是很好
    還是很感動的
    有妹這個角色很容易讓人憐惜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