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1日 星期一

我想我很沒用吧

自從八六和荷碧偷偷告訴我說,ㄇㄏ都會偷偷轉文到他的精華區之後,我就被傳染了會偷看大家精華區的壞習慣。


可是為什麼ㄇㄏ你從我這裏轉的都是奇怪的文章呢!(不過你如果教我怎麼直接把文章轉到精華區的話,我可以不跟你計較你偷轉我文章的事。)


然後啊、我剛剛不小心看到了ㄨㄓ家的精華區,發現他偷偷地(好吧、被我說出來就不是偷偷地了)寫了今年金劇的心得,然後我又有點沒用地想哭了,大概是因為前天晚上才剛重聽了一次安平追想曲在活大吧。唉。


晚上和八六與評妹妹去吃御膳九,其實我本來想用簡單的兩個三明治加上一碗蒸蛋打發掉自己的,但評妹妹在電話那頭說:「蛤你也找不到人一起吃飯喔、好可憐。」讓我負氣抓了錢包出門。


就是禁不起激。無可救藥的小孩子心態。


短短的兩小時散誕,其實非常對不起在總圖前邊餵蚊子邊苦等的ㄨㄓ,但當時我們卻都有種管他去死的豪情萬丈,或者、該說是該死地任性。而縱然那樣我也是想記錄下一些什麼,只是此時有更加想寫的事物。


關,我們昨夜說的那些。


我要你不要哀傷但我確實是多少有點哀傷的,可能因為那對我而言不完全是別人的事情吧。但更多的,其實是很深很沉,甚至稱得上痛的感慨。無關感情,而是更加思考與辨證的種種,無法在個板上光明正大訴說的種種。──如果開口等於傷人,我們有時就得承擔起吞聲的義務。


早上發生了某些事讓我把板隱起來,因為想要發洩情緒、想清空心中無以名狀的黑色黏稠物質,儘管也許說穿了不過就那麼一句話:該死的自我中心有錢小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