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7日 星期五

苦‧笑

雨還是不停,可能在它停之前,會先從身體裡發霉爛出來吧,生理上與心理上皆然。


挺好的,那樣你們就可以在我身上種香菇了。


病情好像更嚴重了,喉嚨疼痛依舊,卻怎麼咳也咳不出東西,徒然賠上聲音。聽起來彷彿是很有磁性的,儘管這罔顧當事人意願。中和一家小診所裡,年邁的老醫師說氣喘的人,一旦感冒,病情更會往氣管跑,間雜著叨叨絮絮,親切而且相當優雅地。
聽說是流行性感冒‧潛伏期一到三天‧病程十天左右‧傳染性強‧視個人抵抗力而有不同症狀。這幾天總是看到我的大家,請小心照顧自己的身體。


 


家教學生的作文一瞬間讓我傻眼了,有笨板的風格,不過自己遇到總有點笑不太出來。而是否這個年紀的孩子就是會這麼叛逆呢?雖然對老師還算畢恭畢敬,但能如此和自己的母親說話我實在不太能夠接受,橫豎,外人不必管太多。


 


藥物帶來昏昏欲睡,雖然努力地撐著卻還是徒勞無功。其實我知道不該全怪它們的,多少也該歸咎自己放恣到體力幾乎耗盡才會給病毒可趁之機。忘了是誰說的,嚴寒冬日裡搭著侍女的手站在屋外,突然一陣嗆咳在銀白中添上一抹赭紅最是美麗淒絕。很可笑吶、這種病態美,人何苦總是如此自虐如此犯賤?


要對自己好一點才對呀,我總是這麼說。為了自己也為了別人啊。這麼補充。


同時強烈地排斥看醫生與吃藥。


 


晚上和最近有點被冷落的女兒與莉雅吃晚餐,在御膳九。總是在病中才發現這附近原來這麼多賣油炸品的商店,極度的不健康卻很受大學生喜歡吧?但正因為不能吃才更清楚地發現,然後也只能讓眉毛變成八字眉。唉。


 


辦了誠品的集點卡但身上只剩下不到一百元,確定不會買書之後心安理得地坐在地下一樓讀起劉心武,我的心態其實也很病態吧,明明一點也不喜歡他的筆法語氣、也不相信他的論證,但還是會看,以一種有點冷笑旁觀,接近看某人個板的心情。


什麼時候我也會有這樣的情緒表現了,簡直可以稱得上可怕。


 


在一樓看見兩本讓我心動的書:《廢墟本》與其續集。
因為建築是人懷著希望、夢想與愛建立的,所以被捨棄後總會更加地寥落慘澹,令人不忍呢,尤其加上黑白或昏黃鏡頭。照片的力量那麼強大,彷彿一個眨眼的時間就可以看見它們幻化回過往的榮光,伴隨著當日一個個的人影熙攘。──阿雞說,學校和醫院怎麼拍怎
麼陰森呢。我點頭翻過下一頁,遊樂園。


也是。


 


認真不認真這種事情,也許並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明白的吧,我想。或許那其中還包含了逃避、拒絕面對或是鈍感、迷惘之類的種種情緒。


說不出的,問不出的;不該說的,不該問的。


「你是認真的嗎?」這是個失禮的問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