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3日 星期一

《閻王の特別助理04‧賭場巡禮》‧紫曜日

閻王的特別助理04.jpg


從第四集開始,這個系列開始明顯地進入它真正的主軸:一個關於公務員的故事。


乍聽之下好像有點不可思議,不過仔細想想確實是這樣子的──在這一系列故事中出現的重要人物,確實每個都是「公務員」。而第一集到第四集的故事,其實也都緊扣著「公務員」這身分的職責──維繫公家機關的正常運作──在進行著。難道不是嗎?為什麼凌駕會決定和綾過打賭,要讓員工餐廳起死回生?為什麼他會主動去找輝夜「玩生存遊戲」?又為什麼他和阿元、文時要在發現假期因為雨宮的介入而生變時,跑去淌這渾水?……撇去宛若每集定番的勤奮小助理對抗懶散大老闆戲碼,不要管凌駕對閻魔大王僭越身分的破口大罵與公文捲攻擊,而是回溯到每一集主要事件的「動機」的話,就會發現這個系列看似每一集都在講不一樣的事件,但背後其實有條線把所有事件都緊密地連接著。


公務員的日常、工作的日常、各式各樣把眾人拉得偏離日常的事件、以及如何由非日常回到日常,以上所述就構成了這個故事的主旋律。至於這主旋律為什麼會是這樣?我覺得,是因為絕大多數的「非日常」與「失序」,其實都導因於凌駕當年的離開。


做為這個故事的主角,寶生凌駕雖然有時會讓人覺得沒有什麼存在感,但回頭一看卻又會發現,他的影響其實無處不在。從十王殿的綾過、遙商、新廣、文時、瑞木、輝夜、貴蓮乃至於六司部的明央、青柳、真白,一直到城隍府的高巽,這些人或多或少都受到「過去的凌駕」的影響,更罔論「現在的凌駕」也依然在對這些曾經熟悉的人、另一些素昧平生的人,發揮他特殊的影響力。


雖然第一集裡凌駕曾經說過「因為現在的我不是過去你們所認識的那個凌駕,而且我對於以前的事情也沒有記憶,所以要求我對過去的事情負責是很不公平的。」但事情似乎是這樣:凡是靈魂(因為大家都已經死了,所以好像不能說是人)與靈魂的相遇,必然會對彼此的生命造成影響、留下痕跡,就像《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所說的:「人生,是一段用生命碰觸其他生命的時光。與你相遇,其他生命再也不一樣。遇見他們,你才真的活過。」「所有的行為都不是隨機而無意義的。我們所有的人,彼此之間都有關連。你沒辦法讓一個生命單獨存在,就像你沒辦法把一陣微風從風裡面分離出來。」乃至於「每一個人都會對另一個人造成影響,另一個人又對其他人造成影響,這整個世界充滿了故事,然而所有的故事共同串連成一個完整的故事。」


所以、「因為不是『現在的我』所做的事情,所以我不要、也不能負責」也不是個公平的想法,因為如果這種說法成立的話,所謂「報應」這種事情根本就無立足之地了──不管上一世做了什麼,這一世的自己都不需要負責任的話,那轉輪臺不必根據來世的環境好壞分成六道,而是應該在每個人出生的時候給予完全一樣的立足點──但情況卻顯然並非如此,不是嗎?所以凌駕勢必會與身邊的眾人產生各式各樣的關連,就像那些人們,彼此間也必然會產生關連一樣。綾過與新廣、文時與阿元、飛鳥與阿久津、飛鳥與高巽、飛鳥與茅里……就像盧卡德交換原理(Locard's Exchange Principle),人與人的接觸必然有所付出也有所得。


而事實上,凌駕也無法如他一開始所希望的「對於『過去的自己』所作所為全然不負責任」而「重新開始」──從他脫離輪迴,回到冥道的那一刻開始,他所面對的就已經是「受到(過去的)自己影響而形成的冥道」「受到(過去的)自己改變的冥道」以及「因為(過去的)自己而變成現在這樣的人們」,決定要在這樣的冥道生活、與這樣的人們一起生活的、「現在的」寶生凌駕,要怎麼不受到「過去的」自己的影響?


不管凌駕自己想不想那麼做,事實上他就是在不斷地處理「過去的自己」所留下的爛攤子,而這其中最大的一個,就是他的頂頭上司──閻魔大王遙商。因為凌駕的離開,遙商接下閻魔的位子,連帶造成了十王廳與城隍府的不和;凌駕的義妹、授生司明央離開轉輪王,進入輪迴「帶凌駕回來」;輝夜停留在他離開時的小孩子想法;而瑞木則抗議般地拋棄工作過起花天酒地的生活,從而又造成六大司的極度不滿,聯合上書要求撤換變成王……撇開這些大事件不論,就連故事中看似細小的環節,也與過去的凌駕息息相關。比方說、如果文時一開始不是那麼討厭凌駕,他不會在淩駕的返陽申請上蓋章,也就不會有第三集的雨宮涼介事件。所以說、凌駕要怎麼逃得掉呢?


過去的凌駕沒有感情,從而也無法理解什麼是責任、無法為自己所做的事負責,於是那變成他在今世的課題:去修補那些因為過去的他而被傷害的感情與關係。作為一個十王廳的小公務員,就像現實社會中的其他許多公務員一樣,他必須同時面對兩件事:維持公家機關的正常運作,以及處理好工作同僚間的人際關係。有趣的是,後者有時甚至比前者更加地重要。而在冥道,由於凌駕「過去的身分」,兩件事有時甚至密不可分。但不同的是,過去的凌駕因為有在冥道幾乎是至高無上的閻魔身分,當他無法處理、無力處理那些隨著人際關係而來的工作問題時,還有一個最簡單、最直接的方法:用「命令」的。然而那也使得他更加地不能理解身旁眾人的感情。明明大家對他傾注了這麼強烈的關注與感情,他「知道」卻不「理解」,更無法「回應」──作為眾多感情豐富的人之中,唯一一個缺乏情緒的人,那對於凌駕而言,是一種悲哀;但他的存在,對那些明知如此卻還是無法投注情感的人們而言,除了悲哀,還有更多的傷害。


但到了這一世卻不是這樣的,「寶生凌駕」和「閻魔凌駕」相同卻又相異。他們一樣具有淡漠的特質,但這一世的凌駕多了人類應有的感情,少了閻魔的權力。面對那些因他而改變的人們,他沒有辦法像過去一樣用「命令」的,要求他們回到常軌、要求他們表現出正常的樣子、自己希望看見的樣子,所以他只能盡全力去傾聽、理解每個人不同的想法,然後以一個小公務員能夠做到的範疇,儘可能地去改變眼前的一切。


我認為凌駕心裡其實是很喜歡十王廳、很喜歡冥道的,儘管過去的他選擇離開冥道跳入輪迴,但眼前的冥道畢竟還是由他所一手建立起來的樣子,也是他找來了這麼多不同的人,聚集起來才成為十王廳。過去的凌駕為什麼離開,到目前都還是個未解之謎,但想到他在《地獄の解體新書》中對綾過所說的「如果我壞掉的話,你也會跟著壞掉的。」我覺得,作為維繫整個冥道的樞紐,意識到自己的感情逐漸喪失殆盡、逐漸偏向「壞掉」的凌駕,如果因此決定離開,那並不是一件無法理解的事。而這種對於冥道、對於十王廳的喜愛之心,其實到了這一世都仍舊沒有改變──面對過去的自己所留下的,整個十王廳的偏離常軌、工作延宕,凌駕是最為在意也最努力想要去改變這一切的人,他所投入的程度甚至超過了工作狂綾過。(當然、和懶惰蟲遙商更是遠遠地不能拿來相提並論。)


回到正軌、回到日常。這樣的想法是第四集中強烈的基調,從荒瀾和元靖,一直到淩駕都是這麼想的。然而另一方面,「認真地完成公事」就是日常嗎?就是「公務員的分內事」嗎?至少在變成廳,這樣的想法並不是主流,武判官芳里顯然就抱持著「把上面派下來的工作做好才是公務員的本分」這樣的想法,至於「上面派下來的工作」有沒有道理,則不在她的評論範圍內──心裡想什麼不重要,確切地完成被指派的每一分工作才是正道。我並不喜歡這樣的想法,卻沒有辦法否認這樣的事情在現實的公家機關裡並不在少數。


臺灣(或許有其他國家也是如此,但這裡畢竟是臺灣)的行政機關最喜歡講的一句話,莫過於「一切依法辦理,謝謝指教」。「依法辦理」四個字就像是萬用的金鐘罩鐵布衫一樣,可以輕鬆地擋掉所有外界的抨擊、簡單地把所有疏失都轉成「不是我的錯」。公務員是懶得思考也不願思考的一群人,因為沒有績效壓力,他們的指導原則是「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所以上面說什麼就做什麼、法律規定什麼就做什麼,不需要去想那些事情對不對、不需要去想怎麼做對人民比較好、不需要有意見……只要一切都「依法辦理」,出了事就說是立法院的錯,不該立這種法。


可是,行政法不是這樣玩的。行政人員、公家機關一方面喜歡說「依法行政」,一方面又愛講「民、刑法不適用於行政事務」,於是什麼事情總能夠往對他們最有利的方向解釋,錯都是別人的錯、立法院的錯、上面的錯……總而言之「我沒有錯」因為「我人微言輕啊!」「公務員不就該照章行事嗎?」為什麼沒有人願意想想,如果真的有這樣簡單的話,那我們為什麼還要靠「人」來執行公務呢?為什麼還要設層層疊床架屋的行政機關呢?為什麼不要全部都機械化就好,機器人蓋章又快、效率又高、永遠不會累也永遠不會對民眾擺臭臉,那納稅人到底為什麼還要花大錢給這些公務員鐵飯碗?


所以我並不喜歡芳里、與變成廳的多數職員,因為他們選擇了放棄個人的自主判斷,完全地、沒有價值判斷與個人原則地,對變成王瑞木荒唐的行徑「服從」,明明具有神格、明明負責的是關係三界的重要事務,他們卻選擇把自己機械化、無機質化。那是很不負責任的。相對地,綾過、貴蓮、飛鳥和阿久津等人,明明自己也是幾乎要忙不過來的情況下,願意選擇暫時放下工作去幫凌駕「對抗」變成廳,不管是因為什麼理由,起碼他們是基於自主意志做出這樣的決定,也因此有「變得更好」的空間。比起這些人來,我認為凌駕那番幾乎是在譴責芳里的話,並沒有罵錯。




結果第四集的心得變成了對凌駕的心理分析……不對啊我明明最喜歡綾過的,而且我也比較想要寫他啊……(哀傷)


2 則留言:

  1. 喔喔喔
    好多喔!
    辛苦啦~
    期待你寫五官的感想吧
    (人家沒講要寫啦!!)
    那~
    小女在此拜見仰觀
    有下次相見

    版主回覆:(05/06/2012 04:05:36 PM)


    啊、你好,請多指教。
    對我不需要用到「拜見」這麼嚴重的詞,我會折壽的。
    雖然我很喜歡綾過,但並不希望這麼早就見到他。

    回覆刪除
  2. 我覺得你的感想很有深意,雖然我也非常喜歡這個系列但是卻無法聯想的這麼切實,讓我可以從另一種角度看閻魔>< 我也期待你寫五官喔((喂

    版主回覆:(08/24/2010 11:30:32 AM)


    承蒙厚愛,萬分感謝。(鞠躬)
    綾過目前可以寫的點還不夠多,所以雖然我很想寫他,也沒有辦法。
    以目前的態勢看來下次心得的主角很可能會是明日香XD(喂)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