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7日 星期五

【父後七日Seven Days In Heaven】

父後七日.jpg


「以前人家都說:『累到欲哭爸』。我現在才知道,原來,『哭爸』真的是一件很累的事。」

「幹、妳真的哭爸。」




這部片的海報上有一句話:「我這一生,最最荒謬的旅程,即將啟動……」


也許吧、也許「荒謬」兩個字,就是導演真正想要呈現給觀眾的東西了。


目前為止,在我短短廿一年的人生中,我經歷過四場葬禮:爺爺、兩位外曾祖母、外曾祖父。其中只有阿公的葬禮,我是從頭參與到尾的。而四場葬禮,各自留下了不同的記憶與痕跡。


兩位外曾祖母(外公的媽媽、外婆的媽媽)過世的時候,我都還很小,那兩場葬禮於我,在心中幾乎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除了簡直可說是路人心態所帶來的漠然。──外公的媽媽去世之早、留下的記憶之淡薄,甚至常讓我以為,她的離開,其實是我出生前的事了。


爺爺的葬禮我從頭參與到尾,也許因為是屏東的習俗,與劇中的情節並不完全相同。而外曾祖父則是完完全全的彰化習俗,和劇情對照之下,更加地深刻。


而關於為什麼要有這麼繁瑣的中式葬禮,友人曾經告訴我他非常不能接受,因為那些儀式,對於已經逝去的人一點幫助也沒有,卻還要讓在世的親人鋪張喧鬧地為了死者忙得團團轉,想哭的時候不能哭、不想哭的時候卻被吩咐了必須哭……就像劇中的阿梅一樣,無論是吃飯吃到一半、刷牙刷到一半或其它不可思議的狀況下,旁人隨時一句「查某囡緊來號喔!」就必須隨傳隨到去哭死去的父親,演一齣悲傷的戲碼給旁人看。


「因為你的親人死了,所以你必須要悲傷。」於是儀式總是要人們這樣地做戲,但卻連這樣的做戲也是不公平的──從迎棺到孝女白琴,哭,總是女性在哭。華人的傳統習俗一方面不認為女兒是自己家的人,「姑娘是嬌客」、「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一方面卻又要她們背負對於兩個家族的悲傷責任──始終把自己當過客的娘家,與始終把自己當外人的婆家。


真正權力中心的男丁,從生命的最初到最終都有著特權。


對於中式的葬禮,我理解,卻又不理解;接受,卻又不接受。


我理解的是那種用忙碌來忘卻悲傷的手段,不理解的是規定人什麼時候必須悲傷、什麼時候又該強顏歡笑的無情規範。接受的是那樣想為死去的親人做些什麼的心情,不接受的是把那種心情轉變成每個人的責任的強制力。


我想我永遠沒有辦法忍受那種,為了讓死去的親人更「有面子」、更「風光」,而拜託一堆幾乎沒交集的政治、商人……在儀式中占上一席之地的心態,也同樣無法忍受為了地位,硬是要到這些場子來兜一圈,連死人都不放過的那些人物。


像是告別式上阿梅說的:「我不自覺地開始尋覓你的身影。」但卻不論在哪裡都看不見自己的父親。儀式有時麻痺了我們的感官,為了儀式而儀式,於是所有事情都走了位變了樣,原本應該是對於生者的療癒與對死者的追念,後來卻變成了對外界的「交代」、自己的「面子」,死者反而不是那麼重要了。


阿梅對於父親的懷念,一直到很久很久之後,在機場提醒自己要給爸爸買包黃長壽時,才被突如其來的悲傷淹沒。那一刻我想起以前看理查費曼的書,講到他第一任妻子阿琳死後很久,他在路上看見櫥窗裡一件睡衣,想著阿琳一定會喜歡,於是無法自已地痛哭失聲……儀式本身會讓我們忽略了死者,而回憶卻總是殘忍地告訴我們,他們已經不在了、那些曾經共同經歷過的一切,都只能是回憶了。


所以葬禮如此地荒謬,但其中顯露的人性卻又如此鮮明。


父後七日02.jpg


4 則留言:

  1. 那是我想看
    叫了很多次
    卻沒人陪我去看的電影

    版主回覆:(08/28/2010 03:59:19 AM)


    阿公沒有演喔!(看到片尾的彰化民眾熱情支援名單有點失望XD)
    這是一部好電影,儘管我還是比較喜歡散文原文。

    回覆刪除
  2. 我也很想看 可是我沒時間去看~

    版主回覆:(08/31/2010 04:15:43 AM)


    好吧那下次大家回彰化一起去看(咦)

    回覆刪除
  3. 鄉鎮不同 所以沒有丫公啦!
    問題是下次是什麼時候回去呢?怎麼一起看呢?

    有時候在想
    我們是不是該找個回彰化的時候 大家拍個照 我們幾個姐妹很像還沒有拍過合照耶 
    和老爸老媽也沒拍過合照
    下次記得拍一下
    好好留念一下! 

    版主回覆:(09/01/2010 04:39:06 AM)


    租DVD!(歡樂)
    我也覺得該拍張照耶,可是大家好像很難湊到同一個時間回去。

    回覆刪除
  4. 我是覺得
    有誰回去就拍
    反正本來就很難湊在一起
    有拍總比沒拍好!

    版主回覆:(09/01/2010 05:14:03 PM)


    說得也是。
    啊我好久沒回彰化了!(打滾)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