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8日 星期二

為什麼不保障我們的恐懼?

而我們的恐懼又為什麼需要被保障?


今天的行政法專題討論上了兩個案例:同志伴侶收養兒童案和臺灣關愛之家案


後者是關於一個社區如何地用各種理由,反對收容愛滋病患的私人機構租用他們社區的公寓。


而葉教授問我們一個問題:當今天我們談論的是核四議題、當每一個科學家都告訴我們,核電廠的設計是安全的,而人民卻依舊感到恐懼時,學者們(包含這麼問的葉教授自己)會跳出來主張執政者不應該全然用科學的眼光去看待整件事,會主張我們不能漠視人民的恐懼感,他們的恐懼也是需要被保障的;但當議題變換到臺灣關愛之家,所有科學家都告訴我們,AIDS的傳染途徑就是那三種:性行為傳染、血液傳染、母子垂直傳染,除此之外,和愛滋病患接吻牽手擁抱……這些事都不會讓你感染愛滋,而大眾卻依然感到恐懼,此時為什麼學者們(依然包含這麼問的葉教授自己)卻跳出來主張:這樣的恐懼是不應該被保障的?


下課後我去找葉教授聊了這件事,我覺得那是因為這兩種恐懼的結構不同。(「結構」這詞是教授說的,我用的語彙要不精確很多。)


如果今天我們以大家都相信科學家說的理論為前提(連科學家的理論本身都不相信的話,這兩者都是沒有理性的恐懼,事實上也就毫無差別而難以討論了),那麼,我們對於核四的恐懼,其實並不是來自於核四的設計安全性,而是來自於對政府的不信任。我相信水泥牆建到X公尺這麼厚就足以遮擋放射線,但我不相信政府的發包程序、不相信承包商沒有偷工減料、不相信負責官員沒有趁機揩油、不相信環評沒有因循苟且……這不是因為現在是誰執政,而是因為我們的公家機關長久以來沒有給予人民信任感和安全感。在這種情況下,核四的設計再怎麼安全,它的建設本身還是帶有太多的不確定性,而且這種不確定性是一般人民無從掌握的。所以對於核四的恐懼,是一種可以歸結到理性理由的恐懼,因而必須被正視。


相反地,對於臺灣關愛之家AIDS病患的恐懼就完全出於不理性──當傳染途徑只有這三種,首先,你不是AIDS病患的子女,已經排除了垂直傳染的可能性;另一方面,當你如此地討厭、痛恨這群人,你還有可能和他們發生性關係嗎?還有可能主動接受他們的輸血嗎?(的確,不接受社區病患的輸血,也有可能經由其他受污染血液感染AIDS,不過那跟住在你家社區的病患有什麼關係?)我的意思是,「AIDS病患對周邊社區的危險性」和「核四對周邊社區的危險性」是完全不同的,因為前者你幾乎可以完全控制,一個連看到AIDS病患都覺得「超‧不‧快」從而拒絕一切進一步接觸的人,要如何被傳染?這種情況下的恐懼,完全出於對愛滋病患缺乏根據的否定心理,又要如何主張「我們的恐懼必須被保障」?


恐懼是可以被保障的,但當關係到他人時,我認為它必須要是出於理性思考的恐懼,而非純粹感情用事的任性抗拒。


3 則留言:

  1. 上網找要寫葉老師reflection paper的資料也可以link到你的blog....XDDD

    版主回覆:(09/28/2010 02:54:43 PM)


    (羞)

    回覆刪除
  2. 大部份的人都知道愛滋病的傳染途徑,但恐懼的部份和拒絕核四的原因其實類似,就是不可預知性。之前有新聞說到愛滋病患拿針筒戳人,要陌生人陪他一起死,這個不知道您有沒有印象?您可以保證不會有這種人出現嗎?也有新聞說到警察捉通緝犯,扭打時被咬傷,憂心對方是愛滋病患而被感染,您可以保證不會有這種機會出現?當您在看到這些類似的報導,卻選擇相信臺灣關愛之家,為什麼不能在看到核四工程相關的報導時,選擇相信工程相關人員的操守?為什麼在雪隧、高鐵、貓纜......等被報導講得隨時會垮,品質很差的時候,卻還是有人在使用?您相信的到底的報導還是反對黨?還是選擇您想相信的去相信?

    版主回覆:(11/26/2011 03:58:46 AM)


    有沒有會傷人的愛滋病患,這種事為什麼要我來保證?會傷人的愛滋病患占總額多少?這個比例與無病無災、健康的所謂「普通人」犯罪率相比又有多少?拿特例來當作通則這在根本上就是錯誤的,或者你願意保障所有健康的普通人都不會傷人?如果你有本事擔保的話我似非不能也跟進一下。更何況你知道臺灣關愛之家收容的是哪些病患嗎?他們之中有許多是愛滋媽媽和愛滋寶寶,和你提到的那些犯罪者根本就不是同一類人,把這兩者相提並論然後試圖汙名化前者真是可笑至極。(順帶一提,我看的不是報導,是法院判決書,謝謝指教。)

    至於核四,麻煩你再重讀一次我這段話好嗎?「我不相信政府的發包程序、不相信承包商沒有偷工減料、不相信負責官員沒有趁機揩油、不相信環評沒有因循苟且……這不是因為現在是誰執政,而是因為我們的公家機關長久以來沒有給予人民信任感和安全感。」請問一下你從哪裡看到我相信報導或反對黨了?政府能不能給人民信賴感、安全感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一個可以從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過程,做不到就不要怪人民不相信他們。可惜的是雖然不相信而且覺得政府讓人民時時活在恐懼與危險之中,生活在現代社會中的我們並沒有辦法自絕於那樣漏洞百出的事物,就像明知道假鈔氾濫又無法完全不使用貨幣交易那樣,這種事情你竟然怪人民而不怪政府,是不是有哪裡搞錯了什麼啊?而且真的要我說的話,我更相信人性本惡,必須從制度面去盡可能阻絕弊端,請問一下這點我們的政府什麼時候做到了?做不到就不要來跟我談這些有的沒的。

    回覆刪除
  3. 先跟您說聲抱歉,我是在搜尋葉老師的資料才跑到您的部落格,沒看到您寫的『須知』就留言,甚感歉意。雖然已寫好了回覆內容,但既然無法符合您的規矩,道不同不相為謀,所以也就不貼出了。這兩則留言,您決定留下彰顯您的理念也好,看了不快要刪除也罷,就都隨您的意思。打擾了,不好意思。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