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日 星期五

下個星期去溪頭

「要在一個領域登峰造極,就得拿時間,生命還有很多很多東西去換,就算是天才也一樣,沒有那種什麼都不去做就可以得到東西的人,就算有人把果汁拿到你嘴邊,如果不張嘴的話依舊喝不到。」


──紫曜日美奈





我想我已經數不清這句引言我用過多少次,只知道每次它出現就是我狀況不那麼好的時候。──就像我也早已不記得這句話究竟是美奈小姐什麼時候說過的(我想應該是部落格還在生活門的那個時代),但還是習慣每次覺得消沉就再把它搬出來激勵自己。


人需要往前進的力量,有了目標與推力無論是誰都可以變得所向披靡地強。


從大二下開始,我很少在部落格上談論自己的平日生活,頻率低到幾乎難以相信我曾經每天更新日記(不過那也畢竟是無名小站時代的事了,敝人當時年方及笄。)。我選擇讓各式各樣的觀後感、小說以及嚴肅的社會現象評論淹沒這裡,一部分因為噗浪與個板的存在,給了我言不及義的牢騷廢話很好的出口;另一部分也是因為我不想要讓自己看起來總是在消沉抱怨、不想讓自己呈現在他人眼前的人生是那樣灰暗而且絕望。


我自己知道不是那個樣子,只是就像我們都熟知的,人類的天性是隱善楊惡。快樂的事情、高興的事情……這些我們往往會選擇單純地用大腦記憶,而非行之於文字;然而不痛快的事我們卻希望能夠大肆聲張,希望讓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有多不開心、那些讓自己不開心的傢伙究竟是怎樣的惡行惡狀……我猜那是因為我們需要認同感,希望有人告訴自己「你沒錯,錯的是他(們)」。


And that's the very thing bringing yourself into troubles.


於是很多時候我選擇讓時間去平撫我自己想要紀錄那些不快的衝動,魍魎這種東西不需要太多。與其寫那些事後看來依舊不快而且招致麻煩的文字,對於可受公評之事下評論總是比較安全,再說某些時候,讓吉祥物們感到不快確實是我自己紓壓的方式之一。(不管有多少人說這樣有點變態或是很靠北,它確實非常有效。)


我想到《紅樓夢》其中一回的回目「鬧閨閫薛寶釵吞聲」──當然我並不是寶釵,個性不像長相不像,這輩子不可能也不打算像她,雖然學她的處事方式會讓很多人好過很多──但沉默很多時候確實是比較好的選擇。


所以我不想在這裡說我開始覺得跟室友處不來、不想說我覺得某些教授上課這樣那樣的好壞評論、不想說家教給我的煩躁或是工讀的高壓力、不想說我開始把大三過得像高三(好吧、也許我沒有當年那麼認真)……我比較想說的事情是我從爆炸的計劃表與生活中確實地感覺到充實、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為了達到目標努力的感覺很棒、因為工作而去看很多不曾接觸過的書讓我既放鬆又紓壓(你看、我還是忍不住開始酸人了)、新近喜歡上Joseph Gordon-Levitt和Tom Hardy(以及Inception裡其他那些我原本就已經很喜歡的演員們)讓我覺得自己熱情洋溢到像個普通的廿歲少女(喔好吧、我確實是廿歲沒錯)……


而我覺得這樣很好。


十月到了,接下來的三個月是親朋好友的生日高峰期,也包含我自己的。那麼這時我想做什麼呢?


我想做的是,偶爾也停下打筆記的手指,然後寫一封或是兩封的信給邁向廿或廿一歲的你們,想像你們看信的表情(以及同時爆出來的髒話……好啦、我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會罵)。


而那是因為,昨天經過傳達室門口信件招領的看板時,突然很希望自己的名字出現在上面。


 




標題來自陳綺貞的歌,【下個星期去英國】。


而我下個星期是真的要去溪頭,再度成為隊輔,去帶一個滿是外籍生,籌備期還不到兩週的營隊。


多餘的話不要說,所以我們還是聽歌吧。









【下個星期去英國】


Oh 你收了行李下個星期要去英國
Oh 遙遠的故事記得帶回來給我
我知道 你想要卻又不敢對我說
因為我已改變太多

Oh 你改了一個名字也準備換工作
oh 你開始了新的戀情有一點困惑
我知道 你想要卻又不敢對我說
因為你已改變太多

Oh 你寫了好幾首屬於你的歌
Oh 這樣的歌隱藏了太多苦澀
我知道 你想要卻又不敢對我說
因為我曾是你 我曾是你 無話不說的朋友
因為我們改變太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