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0日 星期一

【Inception】(待補完)

 Inception26.jpg


You're waiting for a train,
a train that will take you far away.

You know where you hope this train will take you,

but you can't be sure.

But it doesn't matter, tell me why!

- because we'll be together!




(因為我不記得中文臺詞而且懶得翻譯所以英文很多請注意、因為我有怨念所以圖也很多請注意,另外這篇是自我流解釋也請注意。)


原本沒有打算寫這部的心得,不是因為不好看、沒心得,而是因為太好看、感想太複雜以致於難以下筆。


然而轉念一想,作為我所看過身價最高的一部電影(知道為什麼的人請不要說出來XD),不寫心得似乎說不過去。──於是我寫了。


Inception.jpg


首先我得說,我很難得這麼喜歡一部片。能讓我看到第二次仍然覺得不夠的,在過去只有一部【Introview with the Vampire(夜訪吸血鬼)】,更不要說是還沒下片的電影了。而讓我喜歡到決定出本的電影,在過去更是絕無僅有。(雖然這次會決定出本,某部分來說也是歸功於剛好有志同道合的朋友願意一起合作。)


我知道有些人說,Inception不過就是部爽片、看特效的片,或者有些人說,它是部腐片,滿足女性想看穿西裝的男人們複雜關係的片子,但我得說,這部片所有的,絕對不只那些。有人說,Inception的後韻不夠長,看的時候緊張刺激,但看完了什麼都沒有留下……我無法控制他們這麼想,但對我來說,這部片給我的後韻是非常強烈的。


這是一部關於夢的電影,對於片中夢中夢、Limbo、inception、totem等等的討論,在MOVIE板簡直造成了洗板的盛況。但比起那些關於做夢技巧的討論,我在意的反而是片中人們的關係。


Inception27.jpg


這部片是由Cobb串起整個故事,他的過去、現在,這些種種與夢的關係,讓整部片都陷入一種不知是夢是真的氛圍中。沒有Cobb就沒有這部片,因為要不是他被懷疑殺害Mal而拋下孩子逃亡,Saito沒有理由讓他接下這工作,或甚至他也根本不會繼續做extractor。但是就因為Mal死了,而且幾乎是因為他而死的,所以Cobb才要逃。


Mal跳樓前,對著要她「Take a second and think about our children. Think about James. Think about Philipa.」的Cobb說:「If I go without you, they'll take them away, anyway. I filed a letter with our attorney explaining how I'm fearful for my safety. How you've threatened to kill me. I love you, Dom. I've freed you from the guilt of choosing to leave them. We're going home. To our real children.」而這個「我們所在的世界,不是真正的世界,唯有從夢中醒來,才能回到真實中。」的想法,正是Cobb為了讓沉迷在Limbo中不願清醒的Mal回歸現實世界,因而在她腦中incept的想法。


而由夢中醒來的方法,除了等待夢境分享機設定的時間結束,就是在夢中死去。


Inception03.jpg


Cobb真的覺得自己做的事是對的嗎?他真的能如此肯定嗎?也許,在說服Mal和他一起在Limbo臥軌的時候,他是真心地相信,這麼做對彼此都比較好,可是那之後呢?當發現Mal認為自己還在夢中的時候、當Mal嘗試著要殺死自己、要彼此一起死的時候,他沒有後悔過嗎?或者,沒有懷疑過自己的想法嗎?「Mal is right」為什麼不會是可能的?Mal曾經是最高明的extractor之一,如果她如此確信自己是在夢中,Cobb可能不起一絲疑心嗎?儘管我並不接受Mal is right的結局,卻無法否認那樣的可能性,就算只存在於Cobb腦中,也依舊令人唏噓。


最後在Limbo裡,當Cobb說出「I know what's real, Mal.」時,Mal反問他:「No creeping doubts?  Not feeling persecuted, Dom?  Chased around the
globe by anonymous corporations and police forces.  The way the
projections persecute the dreamer.  Admit it.  You don’t believe in one
reality any more.」而正是因為Cobb這樣地「不再相信任何事物」,Mal才能說出「So choose.  Choose to be here.  Choose me.」Mal早就已經死去了,Limbo裡的她只是Cobb的投射人物(projections),而據Cobb在Ariadne課程中的說法:「projections是做夢者潛意識的投射,和他們說話也是個extraction的方法」,Limbo中的Mal事實上就代表了Cobb心中最真實的想法,而他與Mal的問答,實則是對於自己無盡的質問。


Mal死了,卻成為Shade,the Shade of the real Mal and the Shade of Cobb's mind.


Inception17.jpg


要怎麼能確定Mal是錯的?Cobb對Mal的愛,在她生前使他相信「Mal is wrong」;然而當他親眼看見Mal用生命去相信、去證實「Your world is not real.」,在她跳下去的那一刻開始,我覺得Cobb對於真假、對於夢境和現實分別的堅定信仰也被摧毀了,唯一剩下來,還能使他相信(或逼自己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現實」的,只有想見到兩個孩子的念頭而已。所以他才會告訴Miles:「Those kids, your grandchildren, they're waiting for their father to come back home. That's their reality.」但反過來說,那也證明了他對於「現實」觀念的逐漸薄弱,已經到了必須靠著「完成孩子們的現實」才能支撐自己的地步。


所以Cobb才會在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不斷不斷習慣性地轉動Mal的陀螺、甚至是槍對著自己的太陽穴,直到孩子們打來電話問他什麼時候回家。而那樣的信仰,隨著夢境的逐漸深入、逐漸接近Limbo,也隨之變得更加脆弱。一方面是因為Mal的死亡與質問;另一方面是因為Cobb用記憶構築夢境的習慣。既然他的夢境總是真實發生過的現實,那眼前看似現實的一切,為什麼不可能只是另一場逼真的夢境?早就有質疑的Cobb,夢的越深就越分不清現實與夢境的區別,所以在第三層夢中,當Ariadne指著Cobb投射出來的Mal對他大喊:「Cobb. No! She is not real!」時,Cobb只能遲疑地反問她:「How do you know that?」因為自己無法確定,連帶地也使得他開始不能理解他人的「確定」,而這樣的懷疑造就了Cobb貫串整個故事的「不安定性」。


這個故事最大的諷刺或許就在於:在夢中,你只能相信自己;然而逐漸深入夢境,卻會使你越來越無法相信自己。


Inception09.jpg


而Ariadne對於Cobb來說,則是個微妙的存在。她有強大的天份成為一個Architect,而又同時是一個完全的新手,一方面對於夢境中的許多規矩並不了解;另一方面,她不像其他人,對夢境已經深入、熟悉到了可能迷失自己的境界。對Ariadne來說,夢境就像她的期末設計作業一般,是「pure creation」,而那是因為「It's not real」。我總覺得,Architect應該是整個團隊中最能夠分清夢境和現實的人,理由就是Ariadne的那句話:「It's pure creation.」純粹的創作。而既是創作,它的真假自然是作者本人最為清楚。尤其當Archtect還必須利用物理性質,或順或逆去創造整個夢境。夢境的一切,唯有他們最為了解,而正因為這種了解,所有對於其他人而言顯得「反常」的事物,對他們來說都是「事先就知道的」(當然,遇到了Cobb這樣失控的人,就會讓一切事情都變得難以掌控。)不同於The Point Man事先詳細地收集資料與計劃,經由歸納、推論而擬定作戰方針、保證成果;Archtect他們在理想的情況下,必須「從一開始就知道所有細節」,因為那正是他們所製造出來的東西。


在這種情況下,Ariadne具備了兩個優勢,成為把Cobb從Shade中拉出來的關鍵:她初生之犢不畏虎,因為了解的事物與求知欲成反比,所以她主動去探知許多Arthur、Eames都不會、不願觸及的東西。而同時作為Archtect和新手,她又是最不容易混淆夢境與現實的人。於是、Ariadne成為Cobb的「鬧鐘」。


從片中可以明顯地看得出來,雖然Arthur跟了Cobb最久,也理應是最了解他個性的人,但卻不是最能和他分享夢境、想法以及心中的罪惡感及恐懼的人。也許是因為太過熟悉、也許是因為Arthur的現實主義、更或許因為Cobb選擇的道路就是儘可能地隱瞞、儘可能地裝做沒事。但Ariadne不是這樣。除了Cobb投射出來的Mal,Ariadne是最能了解Cobb心中想法的人,因為只有她聽過Cobb親口說出那些不堪回首的過往、Cobb只對她坦白過內心無盡的悔恨,因此,只有Ariadne知道為什麼Cobb討厭火車,卻又把火車帶入夢境;只有她知道,為什麼Cobb拒絕知道每個夢境的細節……因為這些事情,Ariadne成為成個團隊中,唯一一個能精準預測什麼情況下Cobb可能會失控的人,那同時也註定了她除去Archtect外,同時扮演Alarm Clock的命運。──或者這麼說、夢境之外的Ariadne是Archtect,但從進入夢境的那一刻開始,她就成了Cobb專屬的Ararm Clock。


Inception14.jpg


And there comes Arthur,The Point Man with no imagination,Cobb's best partner……或許還有其它很多很多的形容詞,但姑且先就此打住。Arthur是個很難形容的人,雖然許多衍生作品習慣把他簡化成「傲嬌」「不坦率」以及其他諸如此類的個性,但他卻絕對不只是這樣而已,而是還包括了更多複雜而難以概括的面向。


作為Point Man,Arthur必須要是一個嚴謹而且極端現實主義的人,這也是Eames說他「He's the best, but he has no imagination.」的原因。而事實上,他的工作確實也不太需要想像力──確實地查出所有相關資料,研究對策,再各個擊破,這才是Point Man的工作。畢竟,保證任務成功,以及讓整個團隊全身而退,那才是他們的主要目的。但在另一方面,Arthur卻又喜歡Francis Bacon的畫作,那絕對不屬於任何我們期望他會喜歡的現實主義甚至超現實主義作品,而是野獸派。一個沒有想像力的人如何能夠欣賞野獸派的作品,這實在讓人費疑猜。但那或許也說明了,Arthur並不如Eames告訴大家的那樣缺乏想像力。


註:在一開始Saito的夢中,Mal看見牆上Francis Bacon的畫說:「Looks like Arthur's taste.」而Cobb默認了。至於畫作出處部份,感謝BB-Love板板友iamverylazy的〈instinct〉一文讓大家看衍生長知識。


Inception12.jpg


單純就任務而言,Arthur確實是極端的現實主義派。而那是因為,想像力有太大的比例要依靠「運氣」,而既然是運氣,就無法做到百分之百的保險,但Point Man的工作性質並不允許冒險。所以,與其把結果投注在自己無法掌握的機率上,Arthur會選擇比較笨、但是絕對安全、絕對妥貼的路線。先查好齊全的資料,再根據手邊有的數據、理論,去推算出可能的結果,針對這幾種結果,再設想不同的應對方針。甚至連擊退敵人的方法,都是充滿了學理論述與歷史的Paradox(悖論)。這才是Arthur,在Cobb不失控的情況下,幾乎沒有什麼事情對他來說是意外的,所以他才有辦法年紀輕輕就成為業界的第一把交椅。


但那是在工作上。


相信大家都不會忘記,片中Arthur騙Ariadne躲過projections的方法:「Quick, give me a kiss.」而且當Ariadne親完之後問他:「They're still looking at us.
」時,Arthur的回答竟然是非常投機式的「Yeah, but it's worth a shot. 」由此或許可以看出Arthur在工作之外的另外一面,他並不是嚴謹死板的工作狂,相反地,他懂得該如何在工作中找樂子
。Arthur喜歡自己的工作,他所不喜歡的是「變數」,而這也是在工作中他總是眉頭深鎖,一臉嚴肅的原因。──一個討厭事情超出計劃的人,跟著像Cobb這樣總是帶來各種意外的老闆工作,實在很難不提心吊膽、精神緊繃。


那麼、為什麼Arthur不阻止Cobb,像Ariadne所做的那樣?我的解釋是:首先,Cobb的故事,對缺乏想像力的Arthur來說,他會感到同情,但永遠不可能像Ariadne那樣地理解(順帶一提,Eames應該是可以理解,但他的賭徒性格會讓他選擇置身事外。)同時,Arthur或許對於工作上的事物會希望知道得越多越好,但在平時的生活態度上他卻顯得冷淡。他的心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麻煩越少越好,當然更不會主動去找麻煩。也許是因為那樣的天性,使得他選擇對Cobb的內心世界保持一定距離,只要Cobb不失控,那麼Arthur也就樂得不必去管Cobb內心究竟糾結了多少事情。所以為什麼Arthur要對Cobb說:「I'd hate to see out of control.」我認為原因即在此。


Inception15.jpg


 




 


先寫到這裡。之後再補上Eames、Saito和Fischer。(什麼?Yusuf?連Nolan都忘記要幫他做海報的人,你還在期待什麼?)


目前累計約三千九百字,看來會破我個人過去的心得字數紀錄。但這篇心得已經花了我一個月的絞盡腦汁還沒有完成,連帶也拖到後面好幾部片(【Juno】、【Shutter Island】、【(500) Days of Summer】、【Mysterious Skin】、【G.I.Joe】和《妳沒說再見》、《GOTHリストカット事件》)的心得,另外還有《Those Fragmentary Remains》第三、四篇,以及預定表中AEA長篇的寫作,更不要說我還打算寫我對於衍生作品中Arthur/ Eames的看法……基於這些理由,請容許我暫時就此打住。


1 則留言:

  1. 看了整篇,還在整理思想中. 忍不住留言support.
    Inception帶給我的感想太多,即使看了2次還是帶給我很多新的看法. 很高興有人仔細分析當中的人物和故事. Cobb之所以不跟arthur說,我覺得主要是因為arthur是一個現實主義者,在夢中不會有所迷惘,所以知道他無法理解自己的掙扎,和對夢境的某種嚮往. 而arthur也會覺得這是一種心病,是cobb對mal的死的愧疚,必須要當時人自己走出這個困境,旁人無從幫助他,而只能在旁支持cobb的決定,答應saito的差事. 而ariadne則是以一個中立的角色(她不像arthur一樣認識mal)去看待整件事,她看到的是一個困在自己情感的人,我覺得cobb也察覺到ariadne的理解能力,從而向一個陌生人說出這件事,除了是答覆她的問題之外,某程度上也像是要找到救贖.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