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5日 星期六

Tired Out

似乎只剩下片段的記憶。


事情似乎太多,彷彿是在逼我放手一樣。


才開學兩週,壓力已經大得讓下嘴唇又開始血肉模糊,不管吃什麼,熱的冷的鹹的辣的都感到疼痛,同時又為辦事效率與身心健康感到擔憂。


睡眠常常很短而夢卻總是很長。前夜夢見不斷被各式各樣的銳器劃開一道又一道的傷口,在夢裡面沒有一絲一毫的恐懼,只是覺得很真實、很真實,彷彿醒來的時候真的會看見身上縱橫的紅色線條,甚至也許蚊帳會出現華麗的潑濺痕。


但其實沒有。


我只是一如既往掙扎痛苦地逼自己從夢裡回到現實中,然後發現睡過了原定要回家的時間。


 


剩下的明天再補,也許吧。


2 則留言:

  1. 我最近的夢都是帶有性意味的荒謬
    不知道到底是過太好還是過太不好

    版主回覆:(09/20/2010 05:51:39 AM)


    那聽聽這個:
    我昨天中午夢到我開著我媽的車,載著秉慧在臺中街頭(忽略我根本不會開車這檔事,根據某不具名N導演的定律,我也想不起來那個夢是怎麼開始的。)前進,秉慧坐在左後方喝著她的星巴克,我在右前方(對、雖然是我媽的車但駕駛座變成是在右邊了!)開車,準備要先載她回臺北,我再開回臺南。
    開到一半我覺得也有點想喝星巴克,所以就驚險地路邊停車,然後一起下車走進了一家統一超商(?),但出來的時候卻正好看見有人開了我(明明就已經鎖好)的車走了,我想要去追,卻被一臺突然彎進巷子的車擋住,然後小偷就消失了。
    接下來我一個人(對、是一個人,秉慧從這時開始就自動被鬼隱掉了XD)走了很久很久去找那個小偷,後來終於在某個路口看到一個警察,於是我就過去報案說我的車被偷了。
    沒想到那個警察只是淡淡地說:「喔,這樣啊。」就準備離開,於是我非常生氣地揪住他的領子大罵你這是什麼態度臺中就是有你們這種尸位素餐的警察治安才會這麼亂他媽的你就不要給我學胡志強(?)等等一長串醒來之後我就背不太起來了的話,直到那個警察受不了決定要好好處理這件事情為止。
    但是夢裡的我還是非常生氣,所以最後我叫住對方,然後蘊積了全身的力氣甩了他清脆響亮的一巴掌。
    ……嗯,醒來之後還真是神清氣爽,好像把兩週份的壓力都抒解掉了呢。

    回覆刪除
  2. 我覺得我做過那個保險套的夢最永生難忘
    小時後有兩三個惡夢到現在也都記得很清楚就是了

    版主回覆:(09/26/2010 11:23:51 PM)


    你保險套的那個夢我覺得我也永生難忘。
    (到底為什麼要吃它!)

    ……我覺得我做過最難忘的夢應該是看見自己繞著圈被僵屍追吧?醒來覺得有夠累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