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5日 星期五

突然想到的往事

每天去解讀摩斯密碼很麻煩,我想我只適合聽人話。


──莊莫。





在我還只是高一或高二的時候,因為老師們覺得這小孩前途看漲或只是一時興起,總之某天有個畢業多年已經是執業律師的學姊回到學校,而老師們要我去找她聊聊,確定臺大法律系真的是我想要的科系、還有該怎麼準備之類的。


我不是很懂為什麼老師會覺得找這學姊聊是個明智的決定,再怎麼說她當初可是在高三的時候把所有頭髮剃光來發洩壓力,這在聖功就算沒有絕後也是空前。當然啦跟我聊天的那年她已經是個事業有成的正妹律師,早就看不到當初的光頭了,但畢竟凡剃過的必留下痕跡不是嗎?再說什麼樣的好人會願意花時間陪一個高中小鬼聊外來展望啊?


而事隔多年,我現在人已經在這裡,似乎也來不及去其它地方了。當年到底聊過什麼早已忘得一乾二淨,唯一還記得的事情是,那天學姊要回去了,老師們又問起那個千篇一律毫無創意的古老問題:


「妳有沒有男朋友?」


而學姊畢竟是學姊,早已見慣當事人與大風大浪:「我有LOVER。」


但就如我們所知,薑還是老的辣,敏感如國高中老師馬上接著追問恍若狗仔隊:「所以是女朋友嗎?妳是Lesbian嗎?」


學姊露出為難的笑說沒那回事,然後走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