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5日 星期四

就算不住西雅圖我還是很討厭我室友

 


剛剛被教官找去,理由是我們這寢一直沒做到鞋不落地。……啊咧、怪我囉


從頭到尾把鞋子亂丟的人都是我室友啊,我這種奉公守法還會幫他們打蜚蠊的小老百姓到底做錯了什麼啊?


我有說某行政法老師長得像The Flinstones Pebbles的人物嗎?


摩登原始人.jpg


沒有嘛!


我有說某保險法老師的臉跟基連列克一模一樣嗎?


基連列克.jpg


沒有嘛!


我有在公司法的課堂上學邱老斯講話要大家用功讀書嗎?


沒有嘛!


我有說某民訴老師帥歸帥可是一開口就破功嗎?


沒有嘛!


我有說水泉的小說價值還不如等厚的衛生紙嗎?


沒有嘛!


我有說都是因為尹口的關係Jude才會禿頭嗎?


沒有嘛!


 


……那為什麼每次室友把鞋子亂丟,被教官抓去唸的人都是我


是因為她們總是十二點多才回寢室,所以教官總是只找到我嗎?


是因為就算教官來的時候不只有我在她們也寧可繼續睡覺嗎?


有沒有誰可以跟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拜託耶我人這麼好,幫她們打蜚蠊、替她們挨教官罵、進門的時候踩到她們成團的頭髮差點滑倒也沒幹譙、讓她們把有的沒的東西放到我的地盤上都沒吭聲、她們偷用我的冷氣卡我也沒擺臉色、甚至早上五點半被她們超難聽的鬧鐘吵醒而且顯然她們毫無意願去關掉那個就在手邊的鬧鐘,我都沒有把床頭燈砸過去!


鄉親啊你們說、這還像大家熟悉的林仰觀嗎!?我都覺得我人好到簡直快要涅盤了!PLURK KARMA.PNG


啊不對,我已經涅盤了。


 


……那到底是為什麼我要這麼衰小啊你說說看你說說看!?


本來我也很想敦親睦鄰跟室友和睦相處的,教官第一次罵人我還每次都提醒她們鞋子要記得收進鞋櫃不然會被退宿,啊結果咧?上一秒才剛講完,下一秒她們還不是一樣把鞋子亂丟……啊我都忘了她們不止亂丟鞋子,前不久我還在冰箱發現二盒過期半個月的奶凍卷,更別說室友七月底出國前還把冰淇淋蛋糕放在根本沒有冷凍庫的冰箱,到十月才清掉,相比之下門口從週五放到週三的星巴克抹茶拿鐵(我希望那是抹茶,否則到底是放了多久才會呈現那種微妙的綠色呢?)真是小菜一碟啊……


喔離題了,我只是想說並不是我不願意盡一下告知義務,只是講了沒屁用的話我幹嘛還要浪費我的勞力成本?


對我室友我現在唯一想說的只有這句話↓啊!


你的良心到底在哪裡.PNG


而且老實說,我現在倒是還蠻希望她們繼續的啊,反正到時候要被打散或是退宿的人又不是拎北我。(冷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