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6日 星期四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阿糧點的。


簡直是要逼我羞恥PLAY呀!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2010→《I'll Cover You》,電影Inception女性向衍生。Eames/Arthur


├開頭┤


冬日的下午難得有一點陽光,Eames拿著剪刀和膠水整理起相簿,Arthur則戴起眼鏡坐在落地窗邊的地上,看著一本精裝書。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屋子裡除了偶爾響起的剪紙、翻頁聲,就只剩下音響在唱著歌──Jonathan Larson最經典的音樂劇「RENT」,主要是Arthur的興趣,雖然Eames不否認其中某些歌曲他也喜歡。


├結尾┤


So that’s the reason, right? I’ll be your King, and you’ll be my castle.


Not exactly, Mr. Eames. You aren’t my King, but I’m your castle.


And you aren’t my Queen, darling. But I’m your moat.


├最喜歡的部分┤



「今天開始我要罷工!我要去學壞!」


(其實只是想寫寫任性的Eames,他在我的小說裡面總是過度正經。)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2010→《迢鳥》‧自創


├開頭┤


青年第一次去那家鳥園就被迎面而來的店長嚇到,高大的男人肩上停著巨大的鷹,鳥類尖銳的喙與爪、黃色銳利的眼神直直盯著他。


├結尾┤


店長說著,離開了。留下青年與一聲參雜多少複雜情緒的,


母親。


├最喜歡的部分┤


鷹並沒有特別大,看牠翼翅上未長全的羽毛,也許連亞成鳥都還不是,但居高臨下,卻給人不怒而威的印象,在其他鳥類身上看來是好奇的眼神,到了牠眼中就變成不屑的打量。


(只是為了鳥而寫的小說,好像太跳痛了很多人反應說看不懂。)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2009→《小偷‧教授‧鳥》‧自創


├開頭┤


青年一開始真的沒想過事情會發展成這樣的窘境。


鳥籠在牆前面、牆在鳥籠後面,而他在鳥籠和牆中間的縫隙間汗流浹背。籠子是木製、極寬的大箱,幾乎擋住整面牆,唯一不是木料、用金屬欄杆圍起來的一面正對著他,一對綠色的鸚鵡在籠子裏面,惡狠狠地對他發出咕嚕嚕的聲音。


如果要擔心的只有這兩隻鸚鵡那也就算了。


├結尾┤


只能說是命吧。


在因為多項謀殺罪名被判處死刑的當下,青年這麼想著。


否則,為什麼為了拿回虐殺之前那麼多人的照片,情急之下殺了教授的過程,會這樣巧地被拍下來呢?


├最喜歡的部分┤


「翟南?這學生的名字還真特別……」


(沒有超展開!沒有!XD話說學生的名字如果會唸的話可以唸看看,刻意玩了一手諧音。)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2008→《戲說》‧自創


├開頭┤


民國十九年正月初一,天沒亮阿瑪 就把我給喚醒,說是有急事,一個勁地催著我快去梳洗。


「大過年的,啥子事這麼急呀?」我一邊從缸裡舀水洗臉,一邊睡眼惺忪地問:「莫不是昨兒個堂會 唱砸了,趕著收拾包袱走路吧?」


阿瑪一個爆栗敲在我腦門兒上,罵道:「兔崽子口沒遮攔!才年初就說這話觸霉頭,想讓妳阿瑪喝一年西北風不成?」


├結尾┤


流光於是摸了摸我的頭,和聲道:「蘭妲妳聽著,妳能學戲是很運氣的,別糟塌了,要好好練功知道嗎?妳這性子,跟流明簡直一個樣兒,妳過得好,我就當她過的好了……」說著轉過身,也不管我在後頭哭得淅哩嘩啦,只默默地對警方伸出雙腕,戴上手銬走出去,身影漸漸地遠了。


├最喜歡的部分┤


「你明兒有一早上可以休息,我可是忍不住了,咱們……」聽到這裡,突然後面伸來一隻手,摀了我嘴巴就往後拖!我掙扎半天,那手仍不放鬆,直拖到一間屋裡才放開。我立刻回身想罵,卻看見阿瑪黑著一張臉瞪我,道是:「讓妳洗衣服,妳洗到哪兒去了?才十歲的孩子也學人家聽牆腳,我平日是這麼教妳的?」


我耷拉下腦袋,心知一頓排頭是免不了的,誰知阿瑪唸叨半天,卻沒打我,只擺了擺手,指著炕上要我快滾去睡覺。


(雖然是兩年前寫的,但難得的是到現在我都還是很喜歡。)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我以前寫小說很少寫景的……有也是隨便敷衍過去,現在想想還真不是個好習慣。


《教育》那段還是我挑了很久才找出來、稍微比較長一點的,通常都是一兩句話就帶過背景直接開始人物交流。相較之下現在用三四百字寫Kriegsmaterial家的客廳實在是當時難以想像的事。


2010→《Nothing Big》‧電影Inception女性向衍生。Eames/Arthur


不同於美國家庭傳統的清教徒式簡潔裝飾,Kriegsmaterial宅是正統的歐陸風格──白色大理石雕花的壁爐前是幾張紅木高背扶手椅,飽滿的絨布椅面在壁爐熊熊火光照耀下顯得格外溫暖,而幾張椅子的中心則是張柚木包銅皮桌腳的大桌,桌上擺著一整座紙做的將臨期城市 。壁爐上方的牆面則掛著莫內的「日出‧印象」複製畫,畫的正對面就是他們一行人走進來的門廊。房間右邊是幾乎與牆等寬的落地窗,窗簾沒有放下,望出去是一片皚皚白雪,陽光照射其上所反射的光線,讓客廳左面成排檜木書櫃的櫃門玻璃閃閃發光。


2005→《教育》‧自創


一進去,門裡的景象卻嚇了他一跳:幾張劣等木材隨便釘成的破桌子歪椅子凌亂地擺著,房間盡頭有個四四方方的大檯子,也腐朽得差不多了,上面還斑斕著大片大片暗褐色的污跡,天花板上,日光燈囂張地放出刺眼的光芒。別說情調了,屋裡根本連張床都沒有!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我一直到今年才真的開始寫H,那之前的一直都跨不過那條線。XD


不過今年寫的H因為是同人誌的內容,篇幅又很大,所以為了保障有買書的讀者,這邊請讓我用接吻或是糟糕對話之類帶過。


2010→《Pour ne pas vivre seul》‧電影Inception女性向衍生。Eames/Arthur


Eames第一次吻過來的時候,Arthur並沒有明確地拒絕,只是瞬間怔了一下,隨即配合地讓對方厚實的唇接近,伴隨著手指的緩慢撫觸一起落在他相對單薄許多的唇上,帶出濕潤觸感與情色聲響。有一瞬間他望向Eames灰藍色的眼睛,並清楚看見其中飽含的欲望,然而Arthur並不確定是因為此刻兩人間幾乎不復存在的距離,抑或由親吻所造就、瞬間的意亂情迷。


2005→《所謂翻譯》‧歷史衍生。孔丘X李耳


「我又不像你那麼君子,什麼事都只要自己解決就可以的。像我這種小人,還是要靠別人才會比較有感覺……」


「你!……啊啊……」


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衛靈公第十五‧二十》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2008→《社團辦公室怨靈》‧自創


幾乎已成了定律,一間學校可以沒有操場、沒有禮堂、沒有升學率甚至沒有學生,但就是不能沒有鬼故事。


是的,「校園怪談」不管在何時何地都是受人歡迎的題材,風行到百分之四十五點八三二的鬼片都發生在校園,而且其中少說有八成還是以女子高中生為主角。


姑且不論這種現象的成因,是否愛看鬼片的人也同時喜歡水手服清純妹妹被嚇得尖叫,總之,學校靈異傳說已經構成了某種其實不太健全的流行,尤其是在臺灣這個小島,地狹人稠的結果,各級學校若非住著古老靈魂的百年老字號;就是建在廢棄墳場或亂葬崗上的特級陰地,「這裡絕對沒有鬼」之類的話,除了天真好騙的正太蘿莉,恐怕也只有教育部長才會相信。


接下去要講的故事,就發生在一所私立女子高中裡……


(頂著鬼故事的外衣,事實上完全搞笑向的故事,如果認識故事中被拿來借用的每個人會更加有趣。不過說穿了這也就是部自HIGH的作品罷了。)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2007→《定義Definition》‧自創


你的反應我應該永遠也忘不掉吧!問得就像被雷打到一樣,那一聲:「你是不是喜歡我?」


後來你説,那個時候我笑得非常燦爛,好像從什麼負擔裡解脫出來的樣子──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只知道,就算我說完再見後立刻轉身走開,糟糕的事還是發生了。


幕本來是要落下的,我卻笨到把它重新拉起來。


(因為某方面來說有點自況的文章,所以寫的時候覺得頗痛。事後想想其實沒那麼嚴重。)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基本上我這個人沒有什麼動作戲,這篇連我自己都已經忘記它的存在了,如果不是為了寫這問卷,根本就不會從資料夾深處挖出來!(抹臉)


2009→《反抗》‧自創


於是我一巴掌打過去。


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鏡子的裂片掉了一地,一個影像變成千千萬萬個影像。我撿起一塊又一塊碎片,尖銳的邊緣劃傷皮膚,血流了滿手。但不管我怎麼看、怎麼找,鏡中仍然只有妳的臉,千千萬萬張妳的臉。


沒有我的臉,沒有我自己。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2008→《初戀情人死了》‧自創


婚禮上,他對著臺下來觀禮的賓客致詞:「各位,我這一生最愛的人就是我的初戀情人,這個完美的女人,她剛才死了。」眾人一片譁然,她也變了顏色,而他不慌不忙地接下去:「因為就在剛剛,『我最愛的初戀情人』已經像鳳凰一樣浴火重生,變成『我最愛的老婆』了。」


(靠腰這真的超芭樂,誰要是真的講這種話給我聽到我一定不由分說就一巴掌呼下去!)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細部的感想我都直接補在上面了,簡而言之只想說以前的文筆實在是不忍卒睹,當年願意看我寫的東西的大家,我願意給你們跪啊!


當然今天的文字不見得就有進步多少,但至少現在看起來是順眼多了。


啊順帶一提,我想看以下幾個人的這問卷!


阿莫、犬五、天禮、三裂葉還有阿糧!交出來!XD



冬日的下午難得有一點陽光,Eames拿著剪刀和膠水整理起相簿,Arthur則戴起眼鏡坐在落地窗邊的地上,看著一本精裝書。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屋子裡除了偶爾響起的剪紙、翻頁聲,就只剩下音響在唱著歌──Jonathan Larson最經典的音樂劇「RENT」,主要是Arthur的興趣,雖然Eames不否認其中某些歌曲他也喜歡。

1 則留言:

  1. 我沒有點阿你自己跑過來說要寫的(ROFL)
    所以我絕對不會接受你的點名的!!!!!!!(跑掉

    版主回覆:(11/26/2010 03:09:49 AM)


    可是你已經寫了!X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