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日 星期五

打工什麼的

這件事吵到後來我有點不是很開心,基本上我的立場比較偏向成英姝一點。


我覺得作為年輕的一代,我們好像有一種原罪,那種原罪叫作草莓族、不上進、好吃懶做或其它諸如此類的,也許因為前輩看後輩總是難免不順眼,但我不覺得那就代表年輕人活該要被老人數落、被教訓「你該這樣做」「你該那樣做」。──我不否認年長的一輩有他們的經驗與智慧,但經驗與智慧其實與年齡並不是那麼樣地相關。


今天王建煊說大學生打工「笨死了」這件事,姑且不論他所謂的「笨死了」是指那些「打工為了玩樂」的學生,抑或「所有有打工的學生」,可以確定的一點是,他並不贊成大學生打工,這點由他建議清寒家庭的學生申請就學貸款可見一斑。


而不管他到底是說誰笨,我都不能接受。


學生到底該不該打工這點暫且不談,王建煊固然認為學生不該打工,另外卻還有一群德高望重、閱歷豐富的前輩們在告訴學生「要趁著學生時代去打工」,那麼首先我想問,當兩派或甚至更多不同的「前輩」意見相左,年輕人應該聽誰的?因為王建煊是監察院長,所以他的話就比較重要嗎?


我覺得我們應該要試著先不看說話的人是誰,去想想那些話語本身到底對不對?值不值得我們贊同乃至於跟隨?也許你思考之後覺得有道理、你贊成,那麼你就去做,那是你思考後的決定,我就尊重。但我自己是無法贊成他的論點的,而且你也不要試圖說服我,因為要怎麼做是我自家的事──你放棄打工而導致生活費不夠,這不影響我;我選擇打工因此必須更小心分配自己的時間,這不影響你。所以我們都不應該、也不需要相互遊說。


接下來我想談談為什麼我覺得王建煊是錯的。


學生打工這件事一直都存在,不會因為某些人站出來說學生不應該打工,這個現象就減少或是消失。這表示什麼?我覺得那表示了事實上就是有這樣的需求存在,所以學校才會設置校內工讀不是嗎?既然有這樣的需要,那麼「為什麼不可以」?姑且不論他所謂「為了玩樂而翹課去打工」這種極端例子,光就他所謂「打工會導致閱讀、學習的時間不足」而言,我想問「真的嗎?」「你要如何證明這兩者間的相關性?」


其次,對於那些確實有需要的學生,他提出了「就學貸款」這個方案。


我很想跟他說,每個家庭的情況不同,不是誰都願意為了唸大學而背負債務,有些人就是覺得花時間打工賺學費、書錢和生活費,比起揹債要來得合理划算,這種想法有錯嗎?同理,也不是每個家庭都願意供應小孩全額的學費、生活費,即使他們的家境許可,那你說要這些人怎麼辦?


就學貸款、獎學金都有它們各自不切實際的地方,金額是否足夠是一個問題、發放時間緩不應急是另一個問題、申請資格有許多限制又是另一個問題……也許這些問題都各自有其解決之道,但就是會有人用盡救濟途徑還是只能抱著棉被哭,這種時候你還來跟他們說:「我覺得學生不應該打工。」我認為這未免也太過不食人間煙火了。


然後我想問的是,玩樂有錯嗎?翹課有錯嗎?如果今天學生乖乖待在課堂上學到的東西,還不如他回去自己唸書或問教授可以得到的,那我們為什麼一定要乖乖待在教室?如果我在宿舍會乖乖唸書,但這個教授的課非常無趣甚至根本沒有用心在上課,我坐在教室裡除了啃雞腿便當之外實在毫無建設性,那我為什麼一定要坐在位子上幫他衝人氣?


更進一步問,為什麼要預設進大學就是為了讀書、為了學習?我知道很多人唸大學的目的就只為了那張文憑,或甚至連文憑都不要,只要「大學生」這個資格的。這年頭大學畢業幾乎是基本學歷,所以我想唸大學,這麼簡單的理由不可以嗎?一定要有什麼崇高理想偉大目標才能唸大學,我想這樣的大學生會極度供不應求。


為什麼每個人都要對「大學生」抱持這麼多期許、想像,然後在發現理想與現實不符之後開始責怪大學生?你是普通人、大學生也是普通人,有些普通人會很努力想要成為總統,另外一些普通人只想要在鄉下老家種田,這樣有錯嗎?為什麼我們一定要把「當總統」變成這社會上崇高無上獨一無二的價值?


我覺得成英姝有句話說得很好,她說你怎麼知道那些努力打工賺錢買iPod的學生就沒有學到東西?努力賺錢買女朋友生日禮物的男孩就沒有學到東西?明明就有高學歷卻在便利商店當工讀生的那些人都沒有學到東西?


我們學法律的最常被罵不食人間煙火、不瞭解一般人在想什麼、不懂真正的基層是什麼樣子;我也很常聽人罵大學生不知世事、態度傲慢或是高IQ低EQ、沒有辦事能力……這些東西不是每天讀書就可以得到的、不是你乖乖早起去聽課就可以得到的。誠然,打工不是得到這些能力的唯一方法,但它確實是個方法,那為什麼不能做?


另外,就算今天有個學生根本不缺錢,為什麼他就不能打工?我永遠記得我小學六年級用人生第一次賺到的稿費去買東西,那個時候對自己有多驕傲。你為什麼要認定我們去打工就是因為「金錢甜美」,而不是因為「成就感甜美」?用家裡給的錢和用自己賺的錢,這兩者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努力工作是為了證明「自己有能力做到某些事」,或甚至是為了達成某個人生目標……金錢並不見得甜美,甚至玩樂也不一定就是重點,有時候真正重要的是「賺到足夠的金錢可以玩樂」這件事。


我的最後一個問題,是你要怎麼去定義「打工」這件事?學校的TA有薪水可以拿,算是打工嗎?有些研究所甚至大學部的學生在老闆研究室處理事務也有薪水領,是打工嗎?我從小學開始一直有在寫文章投稿賺稿費,算打工嗎?某些科大學生在業界工作有錢可以拿,算打工嗎?請注意、這些事情都會占用到學生閱讀、學習的時間,與學生的本科也未必相關,但卻是大眾不覺得不對、甚至加以鼓勵的事,我相信拿去問王部長他也會說這些事很不錯,但他們不都可以算是一種打工嗎?


那、王建煊的話到底哪裡沒錯了?


(又,我覺得都當到監察院長這麼高的位置了,還用「笨死了」這種爭議性的詞彙,實在是有點自找麻煩,不管他是在罵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