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9日 星期日

狀元糕

今天因為下午五點跟網拍約了面交木蘭少女的五折票(不枉我天天盯著Drama-Ticket板看),加上車子被拖吊凡事只能靠雙腳,又還沒吃午餐等種種原因,所以我下午就在公館商圈亂晃。


一開始想到和honeybee說好要互相交換卡夫卡的《變形記》,因為她比較想要新版的那個封面,所以首先就晃進誠品,拿了《變形記》之後又盯著同一櫃的書看來看去,拿下這本那本再放回去櫃上。臺灣市面上的經典文學之於我,大概就像婚嫁喜事的臺菜筵席,滿滿的一桌雞鴨魚肉山珍海味擺在眼前,食材精緻而擺盤華美,卻膩得人提不起興致動筷子。臺灣許多經典文學的譯本,雖然打著稱號是名家翻譯,卻多半是民初的名家,遣詞用字早已不符今日的習慣,更有甚者,名家掛名,讓學生去翻,內容零零落落錯誤百出的也所在多有,更不要說排版與封面等等。我一直覺得書可以是藝術品,值得收藏賞玩,但有些出版社顯然只把自己的角色定位在匠人,還是不懂得考慮使用者心情的匠人。


經典文學的櫃子裡有很多打著「為忙碌的現代人量身打造!某某經典文學節錄本!」甚至「一分鐘看完世界名著」、「讓你沒看過也能和他人侃侃而談!」等等名號的書,我覺得非常可笑。首先,雖然我並不欣賞我高中的國文老師,但她有句話說得很對:「那些人是多了不起的作家,你有什麼資格去刪改他的文字?」如果說是因為小孩子看不懂而做出節錄本,我還可以理解;但都已經是不是那個年紀了,真的想看就應該要去看原本,這是對於作者的敬意。我完全能理解為什麼歐麗娟不能接受坊間眾多的《紅樓夢》簡本、刪節本……因為那些殘本的作者,沒有一個人比得上原作的曹雪芹,而且凡是經過第二手的文本,必然帶上修改者的主觀意見,那對於閱讀者是不公平的。至於那些讓你簡單明白經典、甚至沒看過也能吹得像看過一樣的書就更可笑了,容我用犬五的話囊括我的意思:「有沒有看過那些書,真的那麼重要嗎?如果你真的很在意,那就去看原作。」


從誠品出來,因為要繞道去統一超商買吐司,於是經過聯經書店,意外看見店門口有對老先生老太太在賣狀元糕,去年年初買過一次,知道他們兩人都是瘖啞人士。我本來就喜歡吃甜的,又賣得比安平老街還便宜,所以忍不住就買了一盒回來請大家,這作為歐啪糖真是再好不過,既得其型又得其意,而且還很好吃。希望有拿到與沒拿到狀元糕的大家,期末考都能順順利利,一月底要考研究所的學長姐們也是。


晚餐吃的是犬五和天禮去COSTCO買的烤全雞和餐包,前者好吃雖好吃,實在很油,這種東西就跟雞排一樣,前幾口很好吃,接下來你就會開始恨它了,所以最好吃的雞排總是從別人手裡搶來的那一兩口。餐包倒是令人驚豔地美味,而且一大袋36個只要九十九元,和烤雞一起放在我心中的天平上的話,哪邊會重得一秒內落下也是顯而易見的事。


最近每天準時去爬笨板已經變成我的興趣,這個板的存在深深治癒了我被期末考傷透的心(喂),不過今晚的笨板有點西斯,所以我不想轉文……那麼、我要回到令人哀傷的德文與公司法了,諸君期末快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