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7日 星期五

新象戲劇【遊園驚夢】

遊園驚夢01.jpg


一場遊宴 幾許悲歡 錦笙美瑟 華麗滄桑



十二月初去看【花嫁巫娘】的心得都還沒補,不過想想既然都已經隔了一個多月,也就不差這幾天,但【遊園驚夢】卻是最近看的,還是趁著記憶猶新寫下感想好了。


講到記憶猶新就一定要提一下,雖然我看過白先勇原著的《遊園驚夢》,但因為年代久遠(已經是小學時代的事了)所以除了篇名外什麼記憶都沒有留下,看完舞臺劇後暫時也還沒有去複習,所以本篇觀後感完全就舞臺劇來討論,先此聲明。


遊園驚夢02.JPG


一開始會想去看這齣戲,除了我本身相當喜歡白先勇之外,對於民初、旗袍、京劇與中國風格事物的喜愛也是一個原因,再加上演員表一出來,實在有太多我感興趣的人在同一個舞臺上,於是在期末考前倉促買票,說要看就去看了。


上圖左起月月紅(朱芷瑩)、桂枝香(徐貴櫻)、藍田玉(魏海敏)、蔣碧月(錢熠)、徐經理太太(許景淳)及賴夫人(翟椿萍)。


先論佈景及服裝,【遊園驚夢】的佈景方式是前面中西合璧的客廳,中後方則為餐廳,兩者之間有活動式的屏風可以切割。另外有二樓左、右、中陽臺的設計,在藍田玉回憶過往的時候,往往採用客廳全暗,spotlight打在前場魏海敏身上,而回憶中的人物則在中後場的餐廳或二樓陽臺與其互動,個人覺得這是個相當有趣的設計,整體像是一個多寶格,你永遠不會知道下次人會從哪裡出來。


另外由於偏向中國風的建築門窗有許多雕花設計,西式的那部分也多用玻璃,在光線的投射與使用上,使得原本應該是全暗的部分,因為由外而內的光影投射而顯得不那麼單調,我覺得很好。


服裝方面,印象中色調是在原著小說中就已經設定好的,但當天看到戲服還是覺得很棒,除了顏色之外,細節的設計給觀眾很強烈的印象,幾乎是在看到整體服裝的時候,就對人物個性有了基本的認識。當然更不用說這幾件旗袍都很漂亮了。


遊園驚夢03.jpg


其次談演員。


挑大樑的魏海敏不用說,從之前看【金鎖記】(啊又一部沒補觀後感的……)就覺得她很棒,這次也是。面對眾人時的拘謹客套、對回憶中鄭彥青的癡、對月月紅的怨、對桂枝香既親近又疏遠的感情……如此種種我都覺得相當到位。京劇的部分也是,但這是老本行似乎不需要我特別講。反而是許景淳也有唱一段【遊園】讓我非常驚訝。


講到許景淳,雖然我並不覺得她屬於那種很美麗的女星,但歌聲真的是無庸置疑地好聽,這點我覺得強過許多新一代的歌手。原本我全然想不到她也會演這齣戲,總覺得兩者應該是八竿子打不著,但她飾演徐經理太太卻真是恰如其分,那種溫柔婉約安分守己的客氣樣子,配上她的聲音和長相都相當適合。


徐貴櫻我對她一開始的印象其實是來自華視版的【紅樓夢】連續劇,她在裡面飾演王熙鳳。


紅樓夢王熙鳳.jpg


因為已經習慣了鳳姐的牙尖嘴利八面玲瓏,所以一開始看到她演光華內斂的桂枝香實在有點轉不過來,不過到後來也就習慣了。桂枝香在藍田玉回憶中的哭戲演得很好,雖然慟哭,但並不會因此就聽不清楚臺詞。


【遊園驚夢】中像王熙鳳的,照符立中的評論所說,應該是「天辣椒」蔣碧月。錢熠在劇中可以說是除了魏海敏外,表現機會最大的一位,畢竟原本角色的個性就張揚外放,扭來扭去的很引人注目,加上崑曲、京劇的段子也很多,最後一段【霸王別姬】劍舞更是得到滿堂采,可說是個相當要巧的角色。


遊園驚夢04.jpg


對於演員的好話就說到這裡,【遊園驚夢】無疑地有很好的演員,但也有我認為完全上不了檯面的。


開演前我草草翻閱了節目單,看到藍鈞天這名字就有種不太妙的預感,散場後仔細再看一次他的經歷就突然明白了,這個人根本跑錯棚的吧!雖然我很討厭MACHI弟弟等一干所謂新一代偶像團體,也相當看不起偶像劇及多數的偶像劇演員,但基本上要是這個人演得不錯,我並不會因為他待過偶像團體、演過偶像劇或是被稱作什麼「時尚F4」就因而對這個人有什麼負面評價,公眾人物會被罵多半都是自找的!


當然,這齣戲的大牌演員這麼多,藍鈞天就只是個毛頭小子,所以硬要把二者放在同一個基準上比較,對他來說是有點不公平。但我得說,我並沒有用對魏海敏或是徐貴櫻的那種標準要求他,因為他根本就沒有這個資格──一個連口條都生硬又不清不楚的演員,根本不需要講更深入的演技,就可以確定這個人演得很爛了。好歹他演的鄭彥青也是個民初的南京人吧,講話連ㄓㄔㄕㄖ都分不清楚,前後斷句也不會斷,有些詞又拖泥帶水連在一起,真想問他是哪來的自信覺得自己這種程度可以上臺的?


藍鈞天的演技什麼,如果要跟一般大學生甚至高中生演的舞臺劇比較,不用說絕對是好很多,但後者又沒有要我付錢進去看!而且說得難聽一點:也不想想你自己是跟誰站在同一個臺上!鄭彥青幾乎所有戲份都在和藍田玉演對手戲,藍田玉是誰演的?魏海敏!「那個」魏海敏!跟這樣資深的戲精演對手戲,要是本身沒有兩把刷子,只會更顯得你更弱、更差。這就像周杰倫誰不好選,偏偏要跟費玉清一起唱【千里之外】;或《風動鳴》竟然擺在《魔戒》旁邊(其實還有擺在白先勇旁邊過,但我覺得新的一年才剛開始,我應該要對自視甚高的水泉小姐稍微客氣一點)一樣,除了「自曝其短」之外沒有其它形容詞。


遊園驚夢05.jpg


最後回到劇情本身。看這齣戲其實並不怎麼注意劇情,因為大半的心力都放在演員和歌舞上了,但還是就所記得的提一下。


錢熠在演員感想的部分提到,月月紅是藍田玉「記憶中陰魂不散的鬼魅」,我覺得她這句話並沒有說錯。或者更廣地來說,戲中的「妹妹」都是「姊姊」心中永遠的陰影。兩對親姐妹:藍田玉與月月紅、桂枝香與蔣碧月,妹妹都搶了姐姐的男人,「佔盡了便宜」,卻還要找機會這裡刺姊姊一下、那裡捅姊姊一刀。真真如桂枝香所說:「越是親妹妹,才越會把姐姐往自己的腳下踹!」


月月紅明明知道唱戲的最忌喝酒,卻還是捧著滿滿一杯花雕酒去敬藍田玉,開口閉口「姊姊不賞臉」,逼著藍田玉硬是喝了。我覺得其實這句「姊姊不賞臉」就是藍田玉與桂枝香,甚至世上許多做姊姊的人,心中很深很深的一道傷口──因為是姐姐,所以天生就背著責任,要讓妹妹、要顧著妹妹,自己的事情反而靠後了。藍田玉與桂枝香都是這樣,明明吃盡妹妹的苦頭,為著姐妹的情分都還是忍下來了,所有的苦都往腹內吞,然後說服自己「這是命」、「她是我命中的冤孽」。


在過去的桂枝香對藍田玉哭訴「都是因為被蔣碧月搶了男人,今日只能委屈做小」之後,再看到今日的桂枝香對待蔣碧月的寬容與溫和,我都忍不住好奇:到底她是真的如此大度,以致於能夠做到一笑泯恩仇;抑或像【人間條件Ⅳ:一樣的月光】中的美女一樣,只是因為聽到妹妹一聲聲「姊姊」「姊姊不賞臉」,於是有再多的怨、再多的委屈,都講不出口、哭不出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