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3日 星期日

CWT27記事與雜談

CWT27.jpg


這場的收穫,不管數量還是尺度都算是破了過去的紀錄,不過有幾本根本就是自己家的作品(喂),另外也有代買的和贈本,所以總的來說我還是多少有點節制。──至於中間那排左邊的推理ONLY傳單只是為了告訴大家我和納川有報攤。(咦)



連續幾場直參下來,總覺得CWT的人潮一場比一場多,而且這絕對不是我的錯覺。第一天的人潮實在是噁心到我除了上洗手間外,完全不打算離開座位,但是因為攤位上人比椅子多,所以一定要有人站著,然而攤位間的空間又很小很難站……說到底場次的人這麼多,實在不曉得是不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情,雖然很高興有越來越多的人願意參與,但是我真的覺得同人什麼還是小眾小眾地玩比較開心啊!而且人少一點也比較好逛攤不是嗎?(雖然我常常會因此手滑買下原本沒打算要買的本子……)


這場說到底根本就是極限中的極限,因為和十二月的CWT26只隔了兩個月,中間還夾著一個期末考,死線簡直像金魚大便一樣連成一串消都消不完,尤其寫《La Petite Caille》的時候才剛趕完一份期末小論文,因為是合本沒有辦法說天窗就天窗(我的自尊心也不允許),另一方面又不想交出連自己都不想看的作品,所以雖然已經放寒假了,還是每天窩在房間打字,心情比奈梅爾手下的那些屍體還要血淋淋啊……(遠)


不過大概真的像天禮說的,我是那種要有壓力才會成長的類型,所以幾天的修羅場出來的成品我自己相當喜歡,雖然這麼說有點可恥,但真的覺得那是個不錯的故事,也是個我暫時不會想要藏起來讓它變成黑歷史或丟給奈梅爾吃掉的故事。XD


跟Red Mary比起來,寫三傻的時候就真的是輕鬆愉快,每天抱著電腦不是在打字,都在玩連環新接龍!(喂)而且不是只有我在混,是大家都樂天得很,那種心態大概有點像是「反正偉大的精神導師Ranchhoddas都已經開示說aal izz well了嘛~」不過就這樣覺得天窗也沒關係(沒人這樣說)真的好嗎?XD可是我真的覺得很神奇,雖然大家這麼悠哉,但卻每個人都提早交出該交的稿子,所以你看偉大的精神導師Ranchhoddas講話多麼實在!


回到場內,前面已經說過我買本算是相當節制,因為自己也有在寫東西,所以蠻能理解那種不想看到自家作品出現在拍賣上的心情(出現在垃圾桶或回收桶就更敬謝不敏),加上同人誌比起商業出版品,價格確實有其不親切之處,因此如果不是真的相當喜歡的本子,基本上我並不會想要花錢去帶回家;相對地,每一本有買回家的作品對我來說都非常耐看,有幾本近十年前購入的同人誌,至今還是每次看都有不同的感動,我覺得那種緣分很棒。


因為自己是抱著這種心態在收同人誌(跟商業誌不一樣,一般的出版品我更傾向喜歡一個作者就儘可能收全套),所以對於每個願意花錢買自家作品的人我都非常感謝,雖然我有想過這種感謝對方可能很難感受得到。(呃)因為我雇攤的時候很少關注客人,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跟犬五或是狐皮玩,要不然就使盡各種手段打擾納川畫圖……我得承認我對待人接物沒有什麼耐心,所以大概也不太適合從事服務業,我不會對來來往往的客人招呼什麼,因為我自己逛街的時候就很不喜歡被人招呼,基於同樣的道理我也儘可能不把視線放在過往的人身上,包括來攤位上翻見本或是盯著書似乎在默默思考什麼的人們,在對方開口表達購買意願前我也只會用低調的眼神默默關愛各位……


……說了這麼多,其實我只是想要說我不是刻意對客人很冷淡還是怎樣,而是我個性本來就這樣,基本上沒有必要也沒有意願特別去改變什麼,但是我會希望用其他的方式對客人表達我的敬意與感謝,比方說在場上我一定雙手接過你付的錢,然後再雙手把書送到你手上,並且誠心地說謝謝,通販信什麼的也絕對是很認真地在寫(雖然因為我另外有課業和工作,所以不可能花時間針對每個人一封一封寫),至於其他的事情我就只能請大家體諒,我本來就不是那種很會跟人家打成一片的人,如果真的很希望交流的話請大家盡量裝熟沒有關係,不然大概還是只會得到我默默關愛的眼神……


以上其實有點來自K島最近那個送禮與收禮討論串的有感而發,說到底我不想在這圈子攪得太深就是因為我實在太不會處理人際關係,所以看了那串更是感觸良多。


距離我上一次這麼熱中同人活動已經是快六年前的事情了,那時還只是個小高一什麼都不懂,光憑著一頭熱也可以橫衝直撞然後一個人玩得很開心,六年後因為Inception重回這圈子,這中間雖然一直有斷斷續續寫些東西,但沒有要出本就沒有什麼負擔,自己看著開心然後親友自嗨一下就覺得很夠了。再回來卻像納川說的,一旦重新拿筆就停不下來,好像重新把以前放在牆角積灰塵的熱情再撿回來的那種感覺,我報了之前想都沒想過會報的推理ONLY,也很想出講了幾百年說要出的Notre Dame de Paris還有Les Miserables本,以及我最初也是最後的愛轍軾,但另一方面想到大三其實有很多更緊迫的事情,就覺得有點矛盾。


或者應該這麼說,決定回到這圈子之後我得為它在我未來人生中找一個定位,我不可能把眼前想出的東西都出完然後就爽快封筆,首先跟法律比起來,寫作對我來說才是第一生命;其次就像這場的3 Idiots本那樣,人生中永遠有很多無法預料的事情,突發本寫得比預定本還厚這種事情也是有發生的可能的。可能的話我希望可以一直寫到我對創作的熱情燃燒殆盡為止,而那大概還是很久很久以後,甚至一輩子都不會發生的事情。


有的時候我會想說,如果一開始我決定唸中文系而不是法律系,那麼我現在或許會少了很多苦惱和矛盾,畢竟讀中文的出來當作家,這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唸法律的當作家就讓人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的感覺。儘管如此我可是一次也沒有後悔過唸法律系,在這裡兩年半我學到很多有趣的東西,每天看到的現實面、背離人性卻又貼近人性的思維模式讓我深深著迷,我一點也不排斥畢業之後繼續當個法律人,但我想我會為了我的興趣選擇一些可能在旁人眼中不是那麼優渥的工作吧。


感覺好像有點偏題了,那麼在文章結束前提一句,之後應該會多貼一些有頭有尾的小說和評論文章,我和我親愛的honeybee一樣都厭倦了部落格放滿試閱的日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