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7日 星期一

【Black Swan】

01.jpg


我覺得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看這麼讓人不舒服的片子了,上一次讓我覺得不太愉快的片子似乎是The Dark Knight,但光就讓人痛苦這點而言,我認為Black Swan要勝過TDK太多了,我認識好幾個人全身好好地去看,但回來都胃痛(包括我自己)。


單就劇情而言,Black Swan其實並不特別出色,和我看過的許多其它以舞蹈為主題的電影相比,它所要闡述的相較之下是非常單純的議題:壓力,來自各種面向的壓力,以及經由壓力所帶來的不同變化。在以Swan Lake為題的作品早已不可勝數(我記得《恐怖寵物店》也有一個故事是關於芭蕾劇團中分飾黑白天鵝的女伶,那故事我也很喜歡)的情況下,我覺得這部片似乎並不求在劇情方面取勝,而是別出蹊徑,在場景、氣氛等方面下手,而它確實非常成功。


07.jpg


Natalie Portman在這部片中的演出非常精采,雖然片名叫Black Swan,但其實大家都知道這片的重心就在於要如何詮釋女主角Nina Sayers由白天鵝轉變為黑天鵝,這點我認為Natalie的表現確實可圈可點。


一開始Nina就給了觀眾認真努力的芭蕾女孩印象──一個比所有人都更認真、比所有人都更努力、比所有人都還要更加追求完美,但還未得到她心中作為一個芭蕾舞者所能得到的最高榮耀,也就是舞團的女主角、臺柱、天鵝皇后──這樣的女孩。可以說在這裡就埋下了伏筆,如同Nina在私下請求Thomas Leroy讓她再試跳一次黑天鵝時所說的:"I just want to be perfect.",我想她真的是熱愛芭蕾,並且不計代價在追求心中的完美,可是那種瘋狂追求的執著正是她心中無盡壓力的來源,也帶出了最後的悲劇。


一開始的Nina也有著非常清純甜美的特質,但這並無法掩蓋她個性中的不安定,由試鏡一段她的舞蹈就能理解,為何Thomas會對她耳語:「要是我只要白天鵝,妳就上了。──可惜我不是。」白天鵝的特質是纖細、敏感而擔驚受怕的脆弱生物,這些Nina全都具備了,她在舞蹈時的表情總是一臉的無措與驚慌,彷彿隨時會有人來搶奪走她的什麼東西一樣。但相對地,黑天鵝卻需要引誘所有人、挑動每個觀眾心中說不出口的黑暗情緒的能力。


但此時的Nina還只是白天鵝而已。


02.jpg


若和Nina比起來,Lily則是不折不扣的黑天鵝,我一點也不懷疑她是那種會面帶微笑坦蕩蕩說出"I'm a BITCH."的女人,某方面來說她也確實是。


無論是蠻不在乎地在演出前跑夜店、放縱地大吃大嚼(芭蕾舞者需要非常嚴格的節食,想想一開始Nina那只有半個葡萄柚加水煮蛋的早餐吧!)、有意無意挑逗身邊的男人(或許也有女人)乃至於她奔放不羈的舞姿……相較於Nina,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出格的,但卻顯得無比自由,而那樣不受控制的自由、那樣的「letting go」正是Nina所欠缺的。


只能跳白天鵝的Nina無疑地希望自己能夠像Lily一樣好、能夠完美演繹二者,而被母親緊緊掌握住生活的她,其實也羨慕著Lily的自由奔放,渴望能像她一樣,所以Nina潛意識裡對Lily是有憧憬的,那場荒誕卻美好的春夢是她心中希望藉由Lily達成長久以來的夢想、達到自由等種種想法的具體化;然而,現實中Nina卻也清楚地知道,Lily是Lily,她是她,二者永遠只會是兩個人,而非一個人,而正因為她們是不同的個體,所以Nina害怕Lily、顧忌Lily,她很清楚地知道:這個人具備自己有缺陷的部分,正因如此,Lily對Nina而言是最大的威脅,因此Nina對她的感情才會又恨又愛、又羨又怕。


03.jpg


但我並不覺得因為這樣,所以Nina就是(相對於Lily的)白天鵝。片中無論日常打扮或舞臺造型,Lily幾乎從頭到尾一身黑,但Nina卻穿過黑白二色,正因如此我不認為她們是二元對立的,更何況Nina並不真像她的外表那樣清純,她也會為了掩蓋傷痕做出種種讓觀眾看得痛徹心扉的舉動(我得承認我一邊看一邊很想逃出電影院)、也會為了自己的私慾偷竊。


我想,毋寧說Lily帶出了Nina心中本即存在的黑暗面,她是催化劑,但並非反應物本身。以Nina對芭蕾執拗的追求、她母親對於女兒病態的控制,加上舞團本就是個流言蜚語不斷的高壓團體,正常人無論是誰,處在Nina的環境下都很難不崩潰,而Lily的出現,引起Nina對於自己天鵝皇后地位的危機感、對於暗戀對象Thomas的危機感,她只是加劇了這一切的進行,而最終的焦點仍在Nina身上。


08.jpg


Nina與Beth Macintyre則是另一層有趣的關係,片中她們不斷以各種方式演繹著「繼承」與「取代」。


作為舞團前後任的天鵝皇后,Nina在繼承許多Beth原有的事物時也取代她,從天鵝皇后的地位、專用的化妝室、Thomas不同於他人的關注到劇場外張貼的海報女主角,但取代的同時,她也不自覺地繼承了Beth的瘋狂、脆弱與崩潰,她們二人是兩輪重演的歷史,就像Nina第二次到Beth病房所說的「我只是想變得跟妳一樣完美!」而事實是不止舞臺上,現實的人生中她也亦步亦趨地跟隨著Beth,像她一樣體會到地位被威脅的恐懼、像她一樣被Thomas叫做My Little Princess、最終也像她一樣地自殘。


前後任的舞團首席,她們在細部或有不同,但在人生的趨勢上卻走向微妙的相似。


06.jpg


Nina毫無疑問是自己被自己困住的,儘管她的外在環境必須負很大的責任,但最終將她逼到崩潰的仍是自己心中無限的壓力,來自夢想般的劇作Swan Lake的壓力。影片越到最後,「天鵝湖」的音樂就越是如影隨形,從Nina的手機鈴聲、床頭不斷迴圈舞蹈的小音樂盒,到最後演出時,舞臺上高奏的旋律,Nina越來越走不出困境,於是最後導向悲劇。


是的,我覺得最後這仍是齣悲劇,但也是喜劇。一開始Thomas在介紹Swan Lake時說白天鵝「最後由死亡中獲得永遠的解脫與自由」,這部劇作讓Nina成長卻也讓她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但或許就如同舞臺上由黑天鵝取代白天鵝,最後再由白天鵝出場,演出結局的死亡與解脫那樣,這場演出也是Nina的蛻變,從她以為自己殺了Lily,喚出自己心中那個隱藏的黑天鵝開始,直到她發現真正被痛下殺手的對象不是Lily,而是自己時為止──白天鵝變成黑天鵝,然後白天鵝毀了黑天鵝,重又回復潔白,並帶著這樣的形貌走向死亡,走向解脫。


這段Natalie的演出非常值得一看,「白─黑─白」的表情變化絲絲入扣,極有說服力。她的最後一句話"I was perfect..."以及背景隨之而起的熱烈掌聲,暗示著Nina已經達到了她所要追求的目標,Swan Lake的故事建立在美與幻滅上,掙扎衝撞到最絢爛時隕落的Nina,的確當之無愧為天鵝皇后。


而為何Thomas新編的Swan Lake不可能是這樣:黑天鵝Odile確實是惡魔Rothbart的女兒,但並不是Odile代替白天鵝Odette和Prince Siegfried訂婚,而是Rothbart引誘出了Odette黑暗的另一面?──起碼我認為Thomas萬分適合Rothbart這個角色,而這也確實是他一手主導的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