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7日 星期日

你知道人總是會寫些沒有經歷過的事

不過經歷與否跟寫得怎樣實在是兩回事。


今天因為某種原因回頭去看了之前某分類的舊文章,但是才看了幾篇我就看不下去了,某方面而言我很受不了有少女情懷的自己(雖然這句話很像在開玩笑或是畫虎爛,但請相信它是真的),當然這也包括了那種一點都不嚴謹的文字在內。我覺得那樣的自己很不可愛、真的很不可愛,不可愛到我自己都覺得有些討厭的程度,但那卻是真實發生過的事。


另一方面也是覺得有點感慨,有很多事情實在是說變就變,而變化的迅速和劇烈,幾乎已經到了若有人說不信任我,我可以點頭同意的程度──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所說的話、所做的事,歷史告訴我們凡事總會循環流轉,這世上唯一一件不變的事情,就是什麼事都會改變,這句話聽起來像悖論,但卻是僅存唯一的真理。


因為當初的自己一定沒想到今天的自己會抱著這種心態看他,所以這整件事是如此地讓人感慨。我懷念彼時那種心情,但卻無法想像今日的自己可以懷有那樣的心情。


有的東西失去就失去了,那是一段只應懷念而不應回頭的時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