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1日 星期五

暗黑芒果罐頭

事出必有因,總之省略不必要的細節之後,故事是這樣的:


某天在日本long stay的美奈小姐買了裡面有木瓜的水果罐頭,當時我一時失言,脫口表示這實在是太妙了,於是美奈小姐這次回國就帶了一個據說非常難吃的芒果罐頭給我。


是的,你沒看錯,據說非常難吃


從MSN視窗上看到這消息時,我內心感到了無比的震撼──到底是要個性扭曲到什麼程度,才會千里迢迢專程帶難吃的東西送人呢?或者這是某種對於我做人失敗的暗示?要知道除了拿水泉的小說跟朋友交換《十二國記》之外,我完全想不出比這更加惡劣的行為啊!看著美奈小姐文字中那種樂不可支的語氣,我發現,即使大阪跟臺北距離了十萬八千里,惡意還是可以毫無保留地透過電腦螢幕傳送過來!


昨天因為約好去吃港式飲茶的關係,先繞到美奈小姐家去,於是她就帶著一臉開心的笑容拿出罐頭……請相信在看見她期待的表情那一刻,我真的感覺到了全世界的惡意!送這種東西給人家還說「我很期待你寫開箱文」,啊啊這世上真的有形容詞可以完整形容這種行為的惡質嗎!


110310‧暗黑芒果罐頭 001.jpg


外表看起來,毫無反應就只是個普通的芒果罐頭,最多就是側邊文字有稍微強調一下這是在南國的陽光下培育而成的,但是生活在人心險惡的現代,我們怎麼可以輕易地就被它樸素的外表所欺騙呢!要知道間諜都打扮得像一般老百姓,中國製造的山寨貨看起來也都和正版相差無幾,連TO系列祭典中放的那個計時炸彈看起來都毫不起眼,所以就算罐頭打開之後裡面迸出蕈狀雲也是很合邏輯的!


110310‧暗黑芒果罐頭 002.jpg


裡面長這個樣子,沒有出現蕈狀雲或是白色的可愛生物逼人簽契約。(廢話)


聞起來很像超市會賣的芒果乾,但是在我鼓起全部的勇氣,抱著彷彿要跳下清水舞臺的決心試吃了一小口之後……這這這、我好像看見了人生的跑馬燈在眼前快速掠過,這種痛心疾首的感覺究竟該怎麼形容……這叫芒果罐頭嗎?這種甜到好像會讓吃的人從毛孔裡流出糖水的東西叫做芒果嗎?你不要以為只要是黃色的東西就可以叫做芒果喔!要知道黃色的可是還有小玉西瓜和榴槤啊!


而且為什麼芒果會有這麼粗這麼明顯的纖維!不管是愛文還是金煌可都是既綿密又細緻的臺灣之光啊!你是用土芒果做嗎?既然這樣為什麼會沒有芒果味!完全吃不出芒果味的東西怎麼可以叫做芒果呢!給我跟玉井鄉的鄉親父老道歉……不、即使叫製造商到玉井鄉農會門口去下跪切腹也不足以形容芒果塊接觸到舌尖那一刻在食用者心中產生的殺意啊!這種東西竟然可以被做出來販售,要我們臺南民眾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製造商你們給自己本國人吃這種東西難道都不覺得愧疚嗎?這難吃的程度簡直是看不起日本民眾的味覺、就像《二分之一王子》可以出版是看不起臺灣人的智商一樣啊!(悲憤)


……然後、我這邊還有整整一罐,要怎麼解決它讓我感到無比的困擾、比被敖潤纏上還要更加地困擾啊!(哭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