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5日 星期五

《ねじれたEDGE》‧崎谷春日


ねじれたEDGE.jpg 

寫到這本書的觀後感時,我第一次慶幸一開始就決定統一用原文書名當標題這件事──休想要我說出這本書的中譯名是什麼東西!絕不!日文書名「ねじれたEDGE」直譯明明就只是「扭曲的邊緣」(也有人翻成「扭曲利刃」),中文書名……誰來告訴我翻譯的過程中出了什麼問題!(抱頭)

……不過還是不敢把封面直接擺出來。(汗)

以前就有看過崎谷春日的《Suggestion》和《Answer》,所以已經知道她的書特色就是H寫得非常精彩,而且份量也非常夠,講得鄉土一點就是俗擱大碗,但並不是只有H而已,劇情方面也算得上是相當出色,就算有些用語頗雷,對我來說也可以歸類到爽雷,所以這次完全就是懷著「想看很棒的H和很爽快的劇情」這種心態而借的。(而且插圖還是山根綾乃!)

不過借回來看完之後,該怎麼說呢、總覺得有點不如預期的感覺,可能因為這故事開頭實在是很老梗,簡單來說就是某私立女校的教師咲坂曉彥週五晚上在酒吧釣到一個男人打算上賓館,誰知道這男人竟然對他下了不太妙的藥,咲坂勉強逃出賓館之後遇到路過的鴻島齋,因為藥性發作所以就拜託對方上床解決……週一到學校卻發現新來的實習老師就是鴻島,而且還是他負責要指導的對象,更慘的是鴻島因為咲坂反射性裝做不認識他而決定以說出對方性向這點來威脅對方維持肉體關係……

……以上,如果有誰覺得在哪裡看過這劇情,相信我,那絕不是你的錯覺。

我是覺得這劇情很大一部分就是為了要理所當然地放進H而寫的,但基本上我如果單純想要看H的話,論壇上還有更多無劇情無邏輯只有高潮的文章可以選擇,或者最不濟我也還有最後的堡壘暗黑下品三枝梅。這麼說吧,既然要出書,我希望至少劇情可以有一定的水準,這點崎谷在本書裡不是沒有做到,但想到《Suggestion》和《Answer》中的表現,就會覺得《ねじれたEDGE》相形之下遜色很多。

前半就是咲坂為了保守秘密而不斷忍受鴻島的狎弄,然後因為年紀大了(廿八歲)又夜夜春宵──喔我覺得寫這篇讀後感真的是在挑戰我可以用多少代稱來説那件事,謝謝你了,崎谷。──而使得身體變得很差,某天終於撐不下去而在學校倒下,雖然我不得不承認我看了大半本就是在等這劇情出現好結束這兩個人的互相折磨,但他真的倒下我還是忍不住「嘖」了一聲,因為在此之後,這兩個人的關係「一點也沒有改善」!鴻島雖然覺得自責卻又無法鼓起勇氣好好跟人家道歉,咲坂個性本來就倔強得要命當然更是什麼都不會說,所以兩個人又這樣拖下去……

坦白講這種劇情讓我看得很煩躁,因為我很不喜歡那種明明只要把話說清楚就可以打破僵局的事,卻因為各種可笑而令人無法信服的理由裹足不前,如果說這種畏怯的情緒是出自人之常情,比方說一開始咲坂滿心害怕鴻島會把事情說出去而不敢反抗,也不敢說出心中真正的想法,這點我覺得合理;但鴻島明明本質上就不是那種個性惡劣的傢伙,每天自責不應該這樣對咲坂,卻又不停止這種錯誤的行為就很不可取,因為並沒有誰逼他一定要這麼做,他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停下來,卻選擇讓生理衝動決定一切,如果他不是耽美小說男主角,一般人早就會痛罵他是個爛人了吧!

話說回來,故事後半的發展倒是比前半出色很多,講好聽一點可以說是倒吃甘蔗,從鴻島覺悟自己過去的行為非常爛之後就開始改採(還算積極的)攻勢去表達他的歉意,這部分感謝他的同期實習教師山岡先生好心幫助,這傢伙真的是個很不錯的好漢子,除了外貌和聰明才智之外可以說整體分數要比鴻島高很多。但鴻島此時的改變也確實讓我有些刮目相看,跟之前比起來要有擔當多了。

另外一點有意見的則是鴻島第一次在學校見到咲坂時想的「反正會在那種地方被人下藥,想來也不是什麼生活檢點的傢伙」,基本上我是覺得會去什麼地方、要跟誰做愛之類什麼的,這些事情都和這個人的人品無關,因為一個人的某些習慣或片面的評價就看不起對方是很不負責的行為,再說就算咲坂的生活方式確實可以用淫亂來形容,我也不認為他就應該要受到賓館那男人、鴻島或是其他任何一個人如此對待,講難聽一點,就算對象是性工作者,在不情願的情況下發生關係也一樣是妨害性自主,最多就是法庭上比較難舉證,這個社會到底是憑什麼以為可以用下半身就偏頗地決定整個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