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6日 星期六

《あいの、うた─The End of Youth─》‧木原音瀨

あいの、うた.jpg  



寫在觀後感之前,容我先引述美奈小姐對於木原音瀨作品的一句總結:「他寫愛之歌就絕對是痛苦之歌,她寫甜蜜生活就肯定不怎麼甜蜜,他寫吸血鬼與愉快的伙伴們就是完全的黑色幽默啊!」


雖然這麼說,不過就前一個故事〈あいの、うた〉而言,確實是愛之歌無誤,我真的可以感覺到小菅博近和久保山明人之間的那種感情是愛!跟上一本《HOME─縈夢之家─》讓我翻來翻去看不出夢在哪裡(除非那是惡夢)比起來,小菅和九保山的相處非常可愛。不過後一個故事〈The End of Youth〉的主角小日向力和田頭真一就又完全進入讓我完全無法理解的境界,或者說除了故事背景有一部分在校園之外,我沒有辦法理解它和青春有什麼關係,這故事根本沉重世故到可怕的程度啊!


整體而言,本書內涵的兩個故事有其同質性,但又不是完全相同。


從故事的基調也就是角色觀察,前後二個故事都是一個普通人(小菅、田頭)配上一個個性/人格特質有所缺陷的人(九保山、力)所演繹的,小菅與田頭都屬於正常社會化的人種,通曉人情世故,像任何一個人一樣有自己的私心和欲望,但基於道德和人情義理的壓力而懂得要適度地掩藏,守分寸知進退,但又不會做得太過完美以致於到了薛寶釵那樣讓人害怕的程度,我其實很喜歡這樣的角色,他們心裡自有一把尺,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都想得清清楚楚,雖然不是十全十美但絕對可以說是很棒的男人。(可惜兩個都是GAY……)


另一方面的久保山和力則完全是不同的典型,不能說神經很大條,甚至其實還蠻纖細的,但就是非常遲鈍,某方面來說可以形容成十足的自我中心而且我行我素。不過這二人還是有其不同之處,久保山雖然對於外在事物極端遲鈍,做事情也往往依自己的喜好來,但並不像力那樣極端地任性,他也有自己的脾氣與堅持,所以才會因為創作被批評而手比腦快地痛揍第一次見面的小菅。但我覺得久保山他最有趣的特質,是發現自己給旁人添了麻煩時,會因為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就選擇默默地隱退消失,基本上是那種因為「這很難所以我才不要接觸」的類型。


以我的喜好來說,當然是比較喜歡久保山,因為我覺得他不管是清楚意識到「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有能力處理」的那種敏銳,抑或是對某些事感覺苦手,所以儘管心裡有點抗拒這麼做還是選擇脫身……凡此種種都相當地可愛,更罔論想到什麼就直接唱出來(即使是小菅的甜言蜜語或做愛之類不是很適合公開的事情),這種坦率的態度很值得誇獎。


〈あいの、うた〉中有兩個橋段我很喜歡,其中之一是久保山因為覺得小菅家很舒服自在,所以三天兩頭跑去窩在那裡,因而導致小菅被當時暗戀的對象井上(久保山樂團的成員)要求「不要一直讓他去你那裡,這樣傳出去不好聽」,小菅雖然當場否認自己是同性戀這件事,回去後卻對久保山說「你不要再來了」……當然小菅最後還是有把(被氣走的)對方叫回來,不過這邊久保山對他說了一句「你又沒說討厭我去你那裡打擾……沒說我怎麼會知道嘛!」講這種話真的超沒自覺的吧!XD


另一個我很喜歡的橋段則是小菅發現自己喜歡上久保山之後,因為覺得對方雖然對同性戀沒偏見,但實在不太可能喜歡自己,所以告白之後馬上接著發表絕交宣言(當然是立刻被久保山踹了一腳),然後很快就搬家躲起來。之後久保山找到他家去說「至少請我進屋坐坐、喝點東西吧!」(理由是「你搬家沒告訴我,我找來這裡很辛苦耶!」)小菅的回話是:「我已經決定了,今後除非是我的戀人,不然誰都不可以進我的屋子!……這樣你還想進來嗎?」然後在對方還在考慮/愣住的時候,二話不說把人拉進屋裡然後關門!……我說、你真的有要徵詢人家意思的打算嗎!?但可能因為久保山本身就表現得也有點欲拒還迎吧,這段的小菅真的讓人打從心底覺得帥氣!XD


〈The End of Youth〉就看得有點痛苦,一如前面所說,小日向力是個個性非常糟糕的中二,不管他在文學方面多有才華,這都無法改變他本質上就是個中二的事實。認定哪個人就死皮賴臉地用各種手段接近對方,一旦人家稍微不理你就表現得好像快要死掉一樣,這種動不動就尋死覓活的個性實在是讓我很想抓著他的脖子左轉九十度再右轉九十度……不管四周的人有多寵愛你,這個世界並不是以你為中心旋轉的!我可以認同並了解力那種想要活得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想法,但自由應該是以不影響他人作為前提的,而年輕時的力,其所作所為則是全然無視田頭的想法就硬是把對方拉著陪自己。考慮到這點,我並不覺得田頭就這樣一聲不響地離開有什麼錯,如果他一直縱容力的任性,最後只會把這小孩寵壞,但他的離開卻讓力成長為一個很有想法、可靠的人,光憑這點,力就應該感激他。


最後來個社會教育時間:當有人對你性騷擾的時候,不管那個人是誰、跟你熟不熟,都請勇敢地說「不」!聽懂了嗎、田頭同學!如果對人家沒那個意思,就應該誠實地拒絕,而不是礙於各式各樣的理由給對方希望與甜頭,之後才來苦惱──雖然感情問題無法主張信賴利益,但這種行為還是很糟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