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6日 星期一

誰說人笨不是錯

笨到影響其他人就是錯了。


開頭先引一段新聞:「很多雜種」 藍中常委惹火原民


(給不想點連結的人:新聞內容如下↓)


國民黨中常委廖萬隆日前在中常會中提議,立法「禁止原住民與他族通婚」,昨天接受電視訪談又說「很多原住民是雜種」,引起花東、屏東等地原住民抗議,要求廖萬隆公開道歉,否則將到國民黨中央黨部抗議,一天燒一百面國民黨黨旗與國旗。


國民黨發言人蘇俊賓表示,國民黨的立場,馬英九總統當天已經表達得很清楚,國民黨不會有相關的政策主張。


國民黨本月四日中常會安排原民會主委孫大川專題報告「民族發展與原住民族自治」,廖萬隆竟在會中建議,「為了讓原住民族保持精純,是否可限制原住民族與他族通婚,確保原住民血緣純正,以利文化傳承?」


廖萬隆發言後,立刻引起其他中常委議論,馬總統則直接回說「戀愛結婚是個人的自由,很抱歉我不能從命。」


廖的發言,直到身兼國民黨副秘書長的立委林鴻池公布在個人臉書上,才被公開。


昨天電視台記者訪問廖萬隆,為何要建議立法禁止原住民與他族通結婚,廖萬隆說「現在有很多原住民已不是純種是雜種。」經媒體播放,惹怒原住民各族。


民進黨立委陳瑩昨天與原住民文史工作者達悟(雅美)族的飛魚、阿美族的少多宜,以及排灣族長老教會長老高永旭舉行記者會,抗議廖萬隆發言不當,非常不尊重原住民,禁止原住民與外族通婚之議相當荒謬。


陳瑩表示,也許廖萬隆出於關心原住民,但錯誤的觀念和方法,反而害了原住民,目前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敢立法管制人民要跟誰談戀愛。


她說,廖萬隆在國民黨內部建議立法限制原住民婚姻,黨主席馬英九雖當場否決,但事後沒人對廖萬隆提出糾正,才會讓他再說出「原住民是雜種」不當言論。


飛魚說,聽到「雜種」說法他很憤怒,國民黨若不要求廖立即公開向原住民道歉,他們一定前往國民黨中央黨部抗議。高永旭等人表示,原民會主委孫大川在場未提抗議,對原住民傷害很大。


以下個人看法:


先說我沒有要從原住民人權的方向評論,因為廖萬隆的發言實在是笨到大家都知道有問題,這個部分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我想討論的是「他這麼笨到底有沒有關係」這件事。


這則新聞我有轉錄到facebook上,但我很不能接受一種反應是「反正選出來的立委素質低落是眾所皆知的事了,大家應該也心裡有數不用對他們的發言認真」,我真的完全、絕對、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這種論調,我寧可你跟我討論這到底是不是林鴻池主導的政治鬥爭,也不想要看到「不用對笨立委認真」這種論調。


首先我們要認知到一件事實,那就是「廖萬隆不是立委」,他是「國民黨的中央常務委員(中常委)」,但是否因為他是中常委,所以就能給他一個隨便說話不用負責的特權呢?廖萬隆是十八屆第二任國民黨中常委,我們先來看看這屆中常委的產生方法:


中國國民黨第18屆第2任中央常務委員選舉作業細則 第四條(選舉人及候選人)


Ⅰ符合本黨黨章第18條規定之代表為選舉人,選任代表黨籍轉出者,喪失代表資格。


Ⅱ候選人資格須具本黨第18屆中央委員身分,並依規定向中央完成登記。


所以說廖萬隆必須要具備第十八屆中央委員的身分,那麼中央委員又是怎麼產生的?


中國國民黨第18屆中央委員選舉作業細則 第五條(選舉人及候選人)


符合本黨黨章第18條規定之代表為選舉人,選任代表黨籍轉出者,喪失代表資格。候選人資格須具黨權,由本黨主席提名,或由大會代表7人以上連署,並依規定向中央完成登記。


好,又提到了黨章第十八條,接下來看看黨章第十八條說什麼?


中國國民黨黨章第十八條


Ⅰ全國代表大會為本黨最高權力機關,每二年舉行一次,由中央委員會召集之。全國代表大會代表任期四年,其組成如下:


一、由各級黨部選舉之代表。


二、中央委員。


三、中央常務委員會核定之代表。


Ⅱ前項第一款選出之代表,青年、婦女及弱勢團體黨員之當選名額應不低於代表總名額百分之四十;勞工、農民、漁民、原住民、身心障礙者應至少各有五人;婦女當選名額應不低於代表總名額四分之一;青年當選名額應不低於代表總名額百分之十。前項二、三兩款代表人數不得超過代表總名額的三分之一。


Ⅲ全國代表大會開會日期及重要議題,須於兩個月前通告全體黨員。中央委員會認為必要或有直轄市及縣(市)級黨部半數以上請求時,得召集臨時全國代表大會。


換言之,中常委的產生方式是層層的選舉授權所產生,也就是他有一定的民意基礎在。而立委的選任方式,相信大家都已經非常熟悉了,這裡不再贅述。


既然如此,中常委怎麼可以是個笨蛋?立委怎麼可以是個笨蛋?怎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這豈不是表示他背後的那些選民全部都是笨蛋了嗎?的確,我們都知道現在的政壇人物素質低落,但那並不代表「政治人物應該要素質低落」──應然和實然是兩回事,中常委可以說是一個黨的權力核心,制度設計上不應該存在笨蛋,而立委就更不應該有笨蛋了,因為他們背負的責任太過沉重。這是應然的層次。


而實然面則是:既然存在有笨蛋已經是個事實,人民更不應該坐視這種可怕的事繼續存在,之前沒發現是一回事,發現之後就應該要做出修正,而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要在意,為什麼不能不在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