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日 星期一

同性戀如何教?

(感覺標題下得頗為聳動,不過這是因為這篇文章關於NTU板那個「同性戀如何教」的討論串,所以我就照著寫了。點此可以看到朋友們在噗浪上的討論。)


我的立場是支持什麼的這應該都不用多提了,但我想說一下在LGBT進入教育這件事上,我是贊同家母看法,認為目前臺灣的教育環境並沒有能力去告訴學生這些事情,教材編得很好,但能教的人太少。


對於那些跳出來大聲疾呼說天啊你怎怎麼可以讓同性戀進入教材、這樣小孩會通通變成同性戀的人,我實在蠻想跟他們說「你怕同性戀幹嘛?可怕的根本不是LGBT,是那些老師。」我認識的長輩有七八成都在教育界,這些人裡面能夠教導小孩「什麼是LGBT」的人,把他們一一點名還用不完我一隻手的手指頭。


而且以臺灣教育的考試取向來說,除非這種事納入指考主科,不然實務界根本也不會把它放在重要的位置,自然更談不上利用好的師資,這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有國文老師會因為自己偏執地認為紅樓夢是淫書而跳過教學,連紅樓夢這種公認的經典、考試必考的作品都有人敢如此做,試問LGBT教育的爭議性、考試重要性,比之紅樓夢又如何?


從這點再往下想,現實的情況極可能是:課本告訴孩子「同性戀沒有錯」,而教師說的卻是「同性戀沒有錯(棒讀)」甚至「同性戀(怎麼可能)沒有錯☆」,教材是死的,人是活的,而活人永遠都更可怕。


但話說回來,我不認同家母「因為上述原因所以不應放入教育」的想法,推行這件事情沒有錯、這個政策沒有錯,而對的事情本來就應該要設法去克服障礙使之施行,這是教育部與支持者應該要去思考的事。


 





這幾天很忙碌,期中考還有最後也是最可怕的一科,雖然想法很多,暫時就只講這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