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日 星期三

(續)與錦城老闆的三段論法

總之今天又跑去錦城。


一進店裡當然還是先問老闆「請問架空之都出版的《棋子》現在有書了嗎?」


老闆噴笑:「又是棋子!你到底是有多想看那本!」


余:「唉唷你也知道人類都是有劣根性的……」


不知何時突然冒出來(明明就沒約你來啊)的友人JY:「你真的有病耶!」


余:「對啦對啦我就是有病啊!幹嘛我又沒否認!」


(隱約聽到老闆偷笑。)


過了一下因為我在BL書櫃遲遲找不到我想要找的書,無奈之下只好再跑去櫃檯問老闆:「請問倍樂的書放在哪裡?」


老闆:「在這邊。……不過你如果要看黯然銷渾蛋的書要另外找喔。」


余:「……。」


雖然我知道老闆你大概是因為很多人會問他的書才這麼說,但聽在我耳裡總覺得是在婊我總看雷書啊!(掩面)






好吧發網誌其實是有一點感觸想要說的,當然最近一連串的事情我都很想發表一些感言,不過好像有沒有那麼多時間逐一討論,畢竟期末也快到了。


嗯,說到期末,我今天忍不住想了一下如果我沒唸法律系的話會是在幹嘛,然後覺得有點難過,因為說到底我覺得我還是比較喜歡做文字工作,這邊說的不是當作家(雖然我喜歡寫東寫西的,但倒是從來沒想過要靠這個吃飯),而是出版業的編輯之類的。其實我根本很早就知道興趣在哪一塊,打從我還在混校刊社的時候就知道了,如果說就連單純校稿校錯字、排版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重複做十幾次都覺得很開心的話,要說不喜歡文字也很難說服別人吧?


但無論如何我現在就是待在法律系,這是沒有辦法否認的事情,我也不能昧著良心說我不喜歡法律,只是在這裡我也常常要面對強大的無力感(當然這樣的無力感在我當年做編輯的時候也時常碰到,比如說上面的大頭就硬是想要找一張恐怖的圖來當封面,或是為了討好讀者所以強迫大家收錄某些可怕的作品之類的),而有的時候我會覺得我還堅持待在這邊、沒有考慮過轉系或是研究所轉行之類的事情,或許只是單純因為我不喜歡半途而廢。


我覺得人生沒有後悔藥,我也不打算回頭,但人沒有辦法同時做很多件事情,這一點實在非常令人遺憾。


2 則留言:

  1. 的確,人不能同時作很多事情,有時會覺得有點傷感,但這也是沒辦法的

    回覆刪除
  2. 你到底是多想要看旗子。

    版主回覆:(06/05/2011 02:49:22 PM)


    大概就跟我想看完風動鳴的心態一樣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