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6日 星期四

當代傳奇劇場【忠義堂:水滸108Ⅱ】

忠義堂.jpg  


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想不透,為什麼我明明就很喜歡張大春、很喜歡周華健,當然也很喜歡吳興國老師,但為什麼他們三人加在一起,卻可以合作出一齣可說是我進劇場觀戲史上第二難看的戲?而且更可怕的是,我心中第一難看的臺灣戲劇表演家【落跑兵】編劇、導演都是沒什麼經驗的生手,做出來的東西全無重點、技巧欠佳也就罷了,為什麼有了這三位大師級的人物,做出來的東西還會只有這個程度?


好吧還是先來說優點,【忠義堂】的服裝設計很有趣,雖然大部分的服裝都看不太出來到底跟人物本身有什麼連結性,但以一齣追求創新與流行的京劇來說,確實有它的水準。


而編劇方面,上半場【潯陽客夢】一折,宋江大醉書壁憶往的畫面非常美,吳興國老師一個人就演滿場,英雄氣魄背後的滄桑感慨直入人心,而雖然這場吳興國老師是作彩帶舞,但相較於《天女散花》的彩帶舞,這場的兩條綢帶完全看得出是宋江手底下的斑斕墨跡,非常動人。另外下半場【笑英雄】一折,母夜叉孫二娘帶著滿懷菊花穿梭在水滸眾人間歌唱的畫面,雖然是梁山伯眾人極盛的時候,卻同樣讓人感傷這些英雄們未來殘酷的結局。


然後好話就說完了。


雖然服裝設計不錯,但同樣構成畫面的場景設計就糟糕到幾點,充當背景的大塊投影幕效果極差、該亮不亮該暗不暗就算了,【三打祝家莊】一折放的人物圖片小到根本看不出上面畫的是誰,我還坐一樓呢!要是從四樓往下看,大概就只看到幾個白色的正方形在那裡變形換位置了吧?喔、說到正方形我就有氣,那個背景特效到底怎麼搞的?我通識課做的簡報都還比較精美一點,畫面粗糙的可以,圖片的邊也不修一下,要多難看有多難看。道具更是讓整個臺面變得很雜亂,我覺得舞臺設計應該要重新學一下減法,場子要好看,不是把什麼東西都往臺上堆就有用的。


說到減法,其實故事本身也是很需要的,這場演出我覺得最糟糕的一點就是不知道何謂「適可而止」。不管是其中穿插的笑點也好、故事本身的節奏也好,鼓上蚤時遷吞火一次,觀眾會覺得很新奇很厲害,連續吞到第三次就叫做黔驢技窮了,矮腳虎王英三番兩次跟觀眾要掌聲也是,你演得好,不用特別要好臺下也自然是滿堂彩,偏偏那場王英跟一丈青扈三娘兩個的調情根本就多餘又做作到極點,場子已經乾了還硬要拖在那裡、還好意思要觀眾拍手,拿劉嗣的話說:「人家不是看你唱得好給你鼓掌,是恨不得催你快點下臺去,好讓會唱的上來!」


以上說的是小處,放大來看全劇節奏的話,下半場有好幾個時點都可以作收尾,而觀眾也都覺得那是收尾、在拍手了,結果燈一亮──後面還有!而最後真正的收尾反而還不如前兩個疑似收尾的點來得有意境有餘韻,這點我真的覺得非常可惜。看戲的過程中一直覺得好像有抓到導演、編劇想要表達的什麼東西,但卻總是在它真的浮上臺面之前就又被其它的雜訊扯開了,以至於劇中之後,我只能說我知道這戲的主軸大概是想說些什麼,但卻又同時牽扯了太多小的概念在裡邊,以至於就像花開得太多太重的樹木,反而讓人看不清枝幹本身的姿態了。


散場之後跟朋友討論這齣戲,一致覺得無法理解為什麼這戲在香港會大受歡迎──其實早在林秀偉老師來課堂上宣傳【忠義堂】的時候,我就有不太妙的預感了,當一群已經離開青春時代很久的人得意地說出「我們要做一些年輕人會喜歡的東西」時,我沒有辦法不去懷疑「你們真的知道什麼是年輕人喜歡的東西嗎?」因為我已經看過太多說著這種話卻失敗的例子,時代的鴻溝不是輕易能夠越過的。而當散場後我看見許多人向我大讚這齣戲,我更加迷惘的是:我也是年輕人,卻不覺得這戲吸引我,那麼,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