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2日 星期日

《棋子》‧扶搖

More about 棋子(上)More about 棋子(下)


諸君,我想人是不能逃避面對真實自我的,所以我要在這裡承認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是喜歡看各式各樣的雷文。

中央氣象局告訴我們,這個是正常能量釋放。

那麼,這次為什麼會選到了這本呢?是的,因為我的惡友阿糧說了,這本書很雷。

我們都知道,壞的吐槽文讓讀者看見絲綢、不好不壞的吐槽文讓讀者決定這輩子不看這本書,而好的吐槽文則是最成功的負面行銷。──阿糧為我們證明了這一點,所以現在《棋子》就擺在我桌上。

……喔、太好了,第一句就讓我有種不吐槽不快的欲望:

呼呼的北風狂吼著肆虐大地,漫天的黃沙在狂風中悠然起舞。

我想這應該是一句寫景的話,但我想破腦袋還是沒有辦法理解黃沙到底要如何才能在狂風悠然起舞?根據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悠然」這詞是「閒適自得的樣子」,這句話給人的違和感實在是筆墨難以形容!

但我仍然堅持著看下去,一開始似乎是主角之一皇甫灝(不要誤會了他的國籍!作者說這男人「名喚皇甫」,根據這姓名的前後倒置來看,合理推測這位先生極可能是個洋人。)然後在第二頁,我看到了阿糧吐槽的那句話:「曾經還是少年的自己,在某個夜晚,同那個人一起披星戴月地站在城樓上談天」……雖然我早就知道有這句話,但我沒想到它在這麼前面就出現了!披星戴月這四個字是用來形容旅途奔波勞累的啊作者!這樣用對嗎?到底要怎樣才能在城樓上披星戴月地聊天啊求求你告訴我!或者其實皇甫灝(再說一次,他絕對不是中國人)他們兩個有任意門對不對?所以在城樓這麼小的地方也可以來回所有想去的地方以至於奔波勞苦是吧?是吧?

這故事是以倒敘法開始的,想當年皇甫灝(不是中國人)和同伴一起說定參加徵兵以報效國家,打退北方的游牧民族昊族,誰知道就在徵兵的公告前看到了一個「蓬頭垢面的小乞丐」,皇甫灝的朋友君玉馬上就取笑這小乞丐身體瘦弱怎能當兵,於是小乞丐「朝皇甫灝和君玉看了一眼,就轉身拖著步子走開了」,而「就是在那驚鴻一瞥中,皇甫灝發現那小乞丐的臉雖然髒兮兮的滿是塵土,但五官端正,若是將塵土擦去,應該是極為秀氣的。尤其是那一雙眼睛,端華奪目,讓他直覺地想到一個成語,叫眉目如畫」。

各位看出我為何一再強調皇甫灝絕對不是中國人了嗎?你看看他眼睛多厲害啊!只是一瞥之間就能開濾鏡穿透小乞丐的一臉塵土,看出他其實是個清秀的美人胚子!這種透視能力根本就是超人克拉克啊!更不要說「眉目如畫」也不是用來形容一個人的眼睛長得很美,而是形容相貌端正的!像這種細微的成語謬誤,顯然他是個還在學中文的外國人啦!

順帶一提,中國傳統上對於異族都會使用貶抑性的稱呼,如匈奴、鮮卑等,但昊族的「昊」字義為「廣大無邊際的天」,是相當正面的用詞,當然,是不符合傳統命名法的,所以我想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這朝代對於種族平等、國際外交非常重視。(不要問我那他們為什麼還時常與昊族開戰。)

總而言之,克拉克……抱歉、是皇甫灝與小乞丐(順帶一提,他叫寧斯然,來軍營以前是南方某青樓的預備紅牌,因為不想接客所以大老遠跑來從軍)就去參加了從軍的考試,其中一項是「從十丈長的高臺一側跑到另一側」……你們那邊沒有平地嗎?這是要考什麼?平衡感還是體能?更可怕的是這考試的最後一場是「參加一個遊戲,名字叫做丟沙袋。二十名士兵圍成一個圈,二十名應徵者待在圈裡,士兵們手上有兩個小沙袋,拿沙袋扔圈裡的應徵者。被扔到的人就要出局,遊戲要一直進行到所有的應徵者都出圈才算結束。」酷,真是走在時代的尖端啊,據說這遊戲的目的是要測驗「靈活性和反應能力」,我只想跟作者說隨便你掰好了。

因為皇甫灝在考試過程中作弊幫寧斯然的忙,所以到了放榜那天,兩個人都通過了考試,皇甫灝遠遠發現寧斯然也來看放榜,「金色的陽光從頭頂照下來,打在寧斯然一頭及腰的長髮上,那髮雖然很髒亂,但被陽光這麼一照,卻透出濃墨般的黑色,仿若要將人的目光都吸盡一般。」我實在難以想像,如果光照在頭髮上才會透出濃墨般的黑色,那沒有光的時候寧先生頭髮到底是什麼顏色的?不、在那之前我們應該要先來複習一下基礎物理:白光其實是各種顏色的光線的總和,而物體顯現的顏色,其實代表了它不會吸收那種顏色的光線,所以黑色的物體就表示它的物理特性是「什麼顏色的光線都吸收」……換言之,寧斯然的頭髮本來就是黑的!不需要光照它也是黑的!那作者你到底是在強調什麼啊?

好吧、可能作者不是理科的,可是你看看後來皇甫灝拜託(?)寧斯然跟他做朋友時都說了些什麼:

「雖然你說萍水相逢,不敢勞煩我,可茫茫人海,相逢便是緣分,我有意結交你這個朋友,你一定要拒絕我嗎?」

「你我身份相拒懸殊,並不適合做朋友。」

「君子之交淡如水,你覺得我是在乎那些的人嗎?」

我不禁要感到疑惑,作為一個這麼喜歡運用成語(雖然總是會很微妙地用錯)的作者,為什麼會不知道有個成語叫做「杵臼之交」呢!

接下來讓我們快轉一下,因為我覺得會來看這個部落格的人中文普遍都還不錯,要是我這樣一頁一頁有什麼吐什麼,大家看到這個作者諸如「風吹日打」之類了不起的成語造詣,可能會當場吐血死在螢幕前面。

直接說劇情好了:總之皇甫灝跟寧斯然按照BL小說的公式,理所當然地進了軍營、理所當然地成了軍營裡最有名的兩個人、理所當然地在蹴鞠大賽(不要問我軍營裡比這個有什麼意義,更不要問我這段在故事中到底有什麼意義,因為我想兩個答案都是「沒有」)裡狹路相逢、理所當然地官運亨通、理所當然地在戰場上有傑出的表現……到後來大將軍鄭澤理所當然地看上了寧斯然、理所當然地覺得皇甫灝是寧斯然的姘頭(雖然寧斯然其實一直都還停留在暗戀階段)、理所當然地陷害皇甫灝受困戰場、理所當然地要寧斯然用身體換自己出兵救皇甫灝,而寧斯然也理所當然地在千鈞一髮之際逃出軍營救皇甫灝,自己則被昊族王子誤認為舊時相識虞子青帶回草原,當然皇甫灝也要理所當然地發現寧斯然對他的心意,然後開始理所當然地尋找寧斯然。(上集完)

唉,我真的覺得這部的反派是白痴,鄭澤是什麼角色?大將軍耶!皇甫灝和寧斯然只不過是他手下兩員小將,軍中軍令如山,你想要弄死他什麼辦法沒有,幹嘛一定要讓皇甫灝引昊軍到絕壁峰,自己再拒絕照原訂計劃出兵由後包抄啊?這樣先不要說除了皇甫灝外,其他的兵士都要跟著一起陪葬,事前說了要由後支援包抄卻失信,這又會失信於部屬,更不要說這一敗對於他自己來說也是只有扣分沒有加分,弄得不好還會被追究責任!拜託、這個主意要是不是鄭澤自己想的,麻煩把那個出謀劃策的人推出去砍了好嗎!

閒話休提,總之昊族後來決定跟中原結為通家之好,把公主嫁過來中土(你看、我剛剛就說過他們很重視外交了吧!)然後皇甫灝因緣際會地發現昊族王子來中原作客時,帶在身邊的銀色面具男虞子青很可能就是寧斯然,所以就硬是拉虞子青一起出門泛舟,誰知道河上另兩條船的艄公打架,導致他們坐的小船晃動得十分嚴重,虞子青更是被艄公一不小心打進水裡,於是皇甫灝「大吼一聲,手中竹竿一掃,把還纏著他的艄公和遊客全打入水中,接著他縱身一躍,也跟著跳下了水……」給我慢著!那些人就算惹到你,也沒必要這麼狠吧!雖然你是因為(可能是)寧斯然被打進水裡才這麼做,但這種行為跟他們到底有什麼兩樣啊!真要說起來,艄公只是過失犯,皇甫灝可是百分之百有故意的!

在好不容易從水裡起來之後,皇甫灝就帶虞子青到京城裡最好的酒樓去吃飯賠罪,然後也不曉得他們為什麼這麼衰,總之就是聽到二皇子在跟鄭澤討論要怎麼除掉皇甫灝好友兵部侍郎葉淨珽,以便爭皇位,皇甫灝當然馬上就拉著虞子青去給那朋友通風報信,於是發現他們的二皇子就派了人去追殺,皇甫灝和虞子青一出葉家家門就被追上了,過程中皇甫灝被劍刺傷(同樣也請不要問我超人克拉克為什麼會被刺傷,我想合理的解釋大概是那劍是氪石做的),虞子青帶著皇甫灝逃到八皇子府上,然後虞子青坦承他就是寧斯然,兩人就相認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你真的這樣覺得嗎?

醒醒吧客官!虞子青可是昊族王子帶在身邊的重要客人耶!葉淨珽竟然說「虞兄戴著銀色的面具,如此明顯的標誌,對那個人來說,幾乎是立刻就可以查出他的身分的。」在那之前不是應該要先想到「虞子青是皇家的客人,所以二皇子不可能不知道他是誰」嗎?更可怕的是二皇子還真的不知道!我說你連這種外交大事都不曉得的話,皇位什麼的還是別想了吧!另外這麼多人都沒想到兩國相交不斬來使嗎?誰會真的去殺昊國的使者啊!所以我說這部的反派都是白痴。(當然正派也是。)

接下來讓我們再快轉,皇甫灝與寧斯然和昊族人出逃,路途上被二皇子抓到,為了要脅他們便讓寧斯然吃下為期一年的毒藥,一年後要是沒有得到二皇子的解藥就會死掉……唉好經典的毒藥梗,我只能說早年的醫學藥學還真是發達呀。

一行人回到北方軍營之後,皇甫灝的部屬祝玥驚爆她找到了真正的虞子青,然後虞子青說出寧斯然是他家流落在外的私生子,接著皇甫灝帶寧斯然回家去,兩個人正接吻的時候被皇甫老媽撞見(到底為什麼不鎖門!)於是坦然出櫃,皇甫老媽抗議表示皇甫灝明明還有未婚妻宛如,但宛如小姐就如同BL小說中眾多的女角一樣,轉瞬間就決定要讓出這個未婚夫,還倒戈幫他們勸說皇甫老媽,結果老媽一離開房間,這兩個就搞上了,搞完出來又火速地說服了家中二老欣然接受(大家也都知道,在這種書裡面大家都把BL看成非常普通的事情的,跟現實社會簡直有天壤之別啊!)

……這麼多老梗一路用下來,作者你不累我都累了啊!要是想不出劇情就不要寫,寫出這種東西你對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嗎?還有這麼短短幾頁就爆了這麼多料,趕進度嗎?這又不是數字週刊,你不把所有重大新聞放在同一個版面是會死啊!

啊再順帶一提、這本的H超難看,我還寧可去看凌豹姿。(而且肛交沒有潤滑很容易受傷耶!你們怎麼有辦法這麼順利啊!)

但雖然這麼難看,作者卻硬是寫了三場之多,先是皇甫灝為免捲入政治紛爭裝病退隱,兩人在病榻(假的)上做過一次(再說一次,因為書中人物都是白痴,所以他們這麼明目張膽是不會被人發現的),之後因為皇甫灝的邪念,兩人在鄉間種了一大片油菜花田,中間特地留下空位,在寧斯然得到解藥之後又光天化日地……唉、我想這個世界大概沒有床吧。

至於為什麼是油菜花田……有請皇甫先生解惑:

「油菜花高,在裡面親熱外面看不見啊。」

20100123.jpg

……這是我家的油菜花田,高度只到腰而已,諸君覺得看不看得見呢?

4 則留言:

  1. 最後一句害我大笑XDDDDDDD好棒的吐槽啊!XDDDDDDD

    版主回覆:(06/09/2011 07:31:03 AM)


    我看到那段只覺得作者你一定沒有真的種過油菜花!
    不要看不起家門口望出去都是油菜花的彰化人啊!

    回覆刪除
  2. 也很喜歡被雷的木凌2011年6月13日 下午8:06

    嘖嘖,我也想看這本書了XD
    從第一個吐槽點到最後一個都很讚啊!
    我覺得最有趣的是雷文大多銷量都很好,
    看來人們壓力都很大啊.

    版主回覆:(06/13/2011 02:54:02 PM)


    所以說你真的是我的心之友啊!

    回覆刪除
  3. 大大的吐槽讓我笑超大聲XDDDD~
    都想去借來看了.因為我也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是喜歡看各式各樣的雷文(拖
    雖然每次看完都唉很大聲.但下次心情不好時還是會很M的又跑去找來看(掩面
    是說現在的雷文真的各式各樣都有.看來作者壓力也很大XDDD

    >>這是我家的油菜花田,高度只到腰而已,諸君覺得看不看得見呢?

    我想..眼睛不好的人應該是看不到(喂



    版主回覆:(06/16/2011 09:38:22 AM)


    很高興有娛樂到你XD
    我必須承認總是忍不住要去翻雷文出來看實在是個很要不得的犯賤習慣,所以發現很多人都跟我一樣有病的時候其實還蠻讓人感到安慰的。
    另外、直接叫我仰觀就可以了,看到敬稱用在自己身上感覺總是怪怪的。

    回覆刪除
  4. 仰觀你好,初次來到這裡也首次留言
    看到那句「壞的吐槽文讓讀者看見絲綢、不好不壞的吐槽文讓讀者決定這輩子不看這本書,而好的吐槽文則是最成功的負面行銷。」真的打從心底贊同不已。
    我必須誠實的說,我只看了成語的吐槽而跳過了部份的劇透,因為我已經覺得這書的重點已經轉移到(微妙的用錯)成語來娛樂觀眾了。 我也很想找來看,只差有沒有租書店肯留這本書讓我借了。
    跑去看雷文的事情也讓我回想到自己以前偶爾也會收看某個制服美眉的娛樂節目,我想效果應該是差不多的XD。

    版主回覆:(06/27/2011 03:04:54 PM)


    看了你的留言之後我很認真地想了想,我覺得我可以接受雷文,但沒有辦法接受制服美眉的娛樂節目。
    要說為什麼的話,我想大概是因為雷文畢竟是被創作出來的作品,如果裡面有愚蠢的人物或不可思議的劇情,那也都可以歸咎於作者的刻意為之;但制服美眉就……我很清楚她們是真人,所以實在很難忍受這世上真的有人可以這麼愚蠢──不是笨,是愚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