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8日 星期二

我得承認

一點雜感。


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事情,可以跳過沒有關係。



 


看到或聽到自己很喜歡的寫手或繪師被批評,我會覺得蠻難過的,尤其批評的人還是朋友時。


然後看到或聽到自己的朋友被批評我也會很難過,尤其批評的人也是朋友時。


通常這個時候我還是會召喚出我應有的理性,告訴自己他們當然並不如我所認知的那樣完美,不管批評者或被批評者都是,而我自己只是因為那種喜歡的情緒,而太過於習慣性地盲目與選擇忽視那些缺點,同時又因為彼此有「朋友」這層關係、因為在很多時候我們都志同道合,因而忘了其實我們根本上還是不同的個體。


說到底我的思考邏輯其實很單純:「我覺得你很好,所以希望全世界也都覺得你好。」


但其實在此同時我也知道,這種事絕對是不可能的,就像很多朋友喜歡的作者繪者、交往的友人乃至於談戀愛的對象我都極端不欣賞一樣,如果我並不掩飾自己的惡意,那麼自然就沒有立場要求旁人也顧慮自己的感受,這是更加顯而易見的道理。而既然我比較想保有我有話直說的自由,那麼勢必就要忍耐一定程度、對等的針鋒相對。


而且更重要的是,當被批評的對象並不是我自己的時候,通常我其實也沒有立場去為此苦惱,因為那並不是「我的問題」,無論如何那些事情都是應該要留待當事人自己去處理、解決的。


然而理性上知道是一回事,實際上並不會因此就覺得蠻不在乎或不難過,尤其當我覺得某些責備其實自己也應該要負一部分責任的時候。


1 則留言:

  1. 我們可以控制自己但無法控制他人~~學著淡定是一種方法,正面攻擊也是一種方法,端看每個人的堅持不同~~其實不用太放在心上,有你們支持的人努力去支持那些作者或是繪師~我覺得這就夠了,人不可能樣樣完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