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0日 星期日

《子不語》卷一&二‧夏達

More about 子不語 01More about 子不語 02


這兩本我還蠻喜歡的,如果後面沒有爛尾或是出現我非常雷的劇情那應該會收。(而且這並不是因為看了臺灣漫畫月刊之後不管什麼書都覺得好看喔!雖然感想比較晚寫,但我其實是先看這套的!)


基本上我屬於蠻怕鬼的那種人,但同時也是會犯賤去看鬼故事或鬼片嚇自己的那種人,這樣說好了,對我而言鬼與其說可怕,還不如說是噁心(尤其有些刻意弄得血肉模糊又面目全非的),真正可怕的是鬼出場之前的氣氛,因為知道它可能會出來,可是不曉得是什麼時候、從什麼地方出來,這種未知感才是最讓人心驚膽跳的。另外一種我也很討厭的則是發源自生活的恐怖感,比如說電梯、廁所、校園或是宿舍這種無論如何都會接觸到的地方,或是紙娃娃、人偶之類共同的生活經驗,因為太貼近真實人生,看完之後再去面對那些東西就很容易想起故事中的情節,而且誰知道那種事情不會也發生在自己身上呢?(故事裡那些慘死的人一開始也都不信邪啊!)


但話說回來,如果是比較人性走向的妖魔鬼怪故事我就會很愛,這邊並不是在說坊間最近很流行的吸血鬼小說──別以為把普通的男女主角套上吸血鬼的身分,就可以讓他們看起來不像個笨蛋!──而是說以妖魔鬼怪與人類、或是妖魔鬼怪彼此之間的互動為主題的故事,這就是為什麼我這麼喜歡拾舞的《示見之眼》系列,另外伽樓羅之火翼的《燃犀奇譚》也屬於這類的作品,這套《子不語》也是。


我相信「萬物有情」這種說法,所以我沒有辦法接受某些宗教人士直接用善惡二元的概念將事物分類,就算天堂跟地獄真的存在好了,中間也還是有人間不是嗎?當然這世界上可能存在有不問什麼原因就是一心要害人的妖精鬼魅,就像世上也存有那種不問利益、只要看到旁人遭殃倒楣就開心的人一樣,但「存在」只意味著他們占了一定的比例,而不代表「全部都是」,以部分代全體、以偏概全的判定方式是非常危險的。


回到漫畫本身,《子不語》的故事我並不是每篇都喜歡,至少像第一冊〈木芙蓉〉這種的就不是我欣賞的類型,前面已經說過我喜歡有互動有人性的劇情,〈木芙蓉〉這種愛上鏡花水月遙不可得事物的故事實在是太虛無、太夢幻了,比起什麼神仙般完美的人物,我還更喜歡不那麼完美,但是也更有血有肉的妖魔鬼怪。《桂花巷》說神仙的日子就像喝鍋蓋上蒸氣凝結的水,淡而無味,所以才總是有這麼多神仙、仙女要下凡走一遭的故事。人類是因為想要長命百歲、無憂無慮才嚮往神仙生活的,但如果成仙之後反而要與人世間的一切絕緣,還會有幾個人想當神仙呢?


正因如此,我比較喜歡老木匠、狐狸精那幾篇故事,仙妖狐魅是同樣有七情六慾的另一個族群,與人類相似又相異,所以才需要「橋梁」去相互理解,這樣的故事可愛多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