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5日 星期五

《原石少女》‧貓邏

犬五與仰觀的卅日計劃‧第二日。

More about 原石少女




因為錦城租不到瓊瑤阿姨的書,所以只好挖這本其實是上週末看的書來寫書評。

這本是朋友借我看的,未來書城出了一系列的「萌經典」,說穿了就是請一些作家改編經典之作,讓它們變成截然不同的作品。目前這系列我看了兩本多,大家其實都把原作改得面目全非呀!《原石少女》是改編喬治‧麥克唐納的作品《輕輕公主》,但除了關鍵的「沒有重量的女孩如何得到重量」之外,整個架構都不一樣了,變成一個鍊金學院的鍊金學教授在實驗製造賢者之石的過程中,不小心創造出輕飄飄的女孩,然後愛上她的故事。

一開始看到改編《輕輕公主》的時候我還蠻有興趣的,因為我還蠻喜歡原作的創意以及原作者一些小小的惡趣味,儘管我並不覺得《輕輕公主》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說,但閱讀的過程中依然可以得到很多樂趣。然而《原石少女》對我來說卻不是一本很讓人愉快的小說。

讓我對這故事印象不好的第一點是人物的塑造,《原石少女》的男主角是鍊金術師夏弗斯勒,而這位鍊金術師的設定幾乎處處可見《哈利波特》中魔藥學教授賽佛勒斯‧石內卜(Severus Snape)的影子──仔細一看,連名字都很像──無論是刻薄的講話方式、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設定、住在地窖甚或是他油膩膩的頭髮……要人不想到石內卜教授實在是不可能的事,比方下面幾段夏弗斯勒的談話:

「我想你們應該有拿到這學期的課程進度表,難道你們以為那份表格只是一張無用的廢紙?還是說課程進度表上的內容,已經超乎你們的智商能理解的範圍?我記得我可沒有用鍊金密碼填寫那張表格,再說,就算我用了鍊金密碼書寫,依照你們的身分──鍊金學院學生,也該能夠破譯,還是說,我對各位的期望太高,應該將我的標準降低,將各位當成三歲小孩,像個褓姆一樣,每天在各位耳邊叮嚀該做什麼、該學什麼?」(頁十八)

「沒想到歐樂先生在面對一張無法理解的鍊金方程式時,竟然是像無腦的石頭怪一樣,隨便臆測?身為鍊金學院的學生,我還以為你們已經暸解,鍊金術是一門精密科學與嚴謹的工藝,每一個步驟都需要謹慎地推敲,經由一次又一次的演算,小心翼翼推演過程,而後再著手進行實驗,進而追求真實……要是你們的大腦沒有被硫酸腐蝕,或者是被水銀毒化,你們就應該看得出來,這是一張『傳輸盒』的鍊金方程式,而且是最簡單、最基本,只能進行短距離傳輸的那種!」(頁十九~廿)

我相信看過《哈利波特》的人都可以明白為什麼我說夏弗斯勒的人物原型是石內卜,對於這點我真的非常不滿,雖然是還不到抄襲的程度,但感覺就是很奇怪──我不知道為什麼作者要這麼做,如果你很喜歡石內卜、喜歡到希望他當主角,那你為什麼不乾脆寫同人就好呢?就算你覺得原作裡面沒有一個角色配得上石內卜,你也大可以跟著最近左岸論壇很風行的穿越風潮,讓教授穿越到哪個有你欣賞的主角的地方去,為什麼就非得做到現在這種程度呢?又或許作者是想要藉此致敬什麼的,但以致敬來說,這種手法實在很拙劣,對於熱愛石內卜教授的人來說更幾乎是有點挑釁的行為。而若是因為「這種類型的角色很受歡迎」,那麼我也得說類型人物的寫法絕對不是挑一個人氣很高的角色,把他的名字改掉(以《原石少女》而言,我很難說這到底算不算有把石內卜的名字改掉)就算是自己的人物了,你要懂得去蕪存菁啊!想一想這個人物為什麼會受歡迎、然後把那個部分萃取出來化為己用,這才是比較高竿的作法,整套照搬實在是……唉。

然後很弔詭的是這個百分之九十九石內卜的設定就只有在第一章出現,之後女主角莉薇亞登場,夏弗斯勒的個性就出現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從石內卜變成了不折不扣的傲嬌──好吧、我知道可能會有人跳出來抗辯說石內卜本來就是個傲嬌,但就算這樣也不能救到這本書什麼──雖然理論上也可以解釋成夏弗斯勒本來就是個有石內卜個性的傲嬌,但當你第一章已經在讀者心中確立了一個石內卜的形象,之後再做什麼變化都會顯得是同人作品的角色崩壞現象,這也是為什麼我前面說只取用少數特色是比較好的作法。

另外一點讓我不欣賞這本書的原因,是我覺得作者並沒有把他想要傳達的主題表現得很好,貓邏在前言中說原作要探討的是「輕,究竟是身體的重量,還是心靈的重量?」而他有保留這個主軸。然而這個主軸在故事中並沒有表達的很明顯,《原石少女》主要仍然是個傳統的愛情故事,而且無論手法還是情節都充滿了老梗──什麼嫉妒主角成就的第二名、為愛犧牲然後重新鍊成回來之類的……我對於從頭到尾都可以輕易地猜到故事下一步走向這點感到非常失望,《輕輕公主》是個非常有創意的故事,《原石少女》跟它放在一起(書中有附原作全文)就更顯出無趣,這實在不是個聰明的決策,更不要說故事最後莉薇亞的信只讓我覺得矯情,但原作王子沉進湖裡那段可是讓我看到哭,比較之下就是鐵壁一般的差距啊!

最後我一定要質疑一段:照故事的設定來說,莉薇亞就是賢者之石,換言之夏弗斯勒有成功地創造出賢者之石了,但莉薇亞犧牲自己救回夏弗斯勒的生命之後,重新鍊成出的賢者之石少女為什麼還會有莉薇亞的記憶?照理說每一次的鍊成不是都應該創造出一個全新的賢者之石嗎?否則是不是每個鍊成賢者之石的人都可以得到同樣的莉薇亞?那又為什麼夏弗斯勒第一次鍊成的時候所出現的少女並沒有最後鍊成的女孩的記憶?由此可以看出作者其實根本就沒有針對背景好好做設定,這一點實在是很不可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