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8日 星期日

《暗黒童話》‧乙一

犬五與仰觀的卅日計劃‧第廿四日


More about 暗黑童話


連發五篇好累啊。


一樣是友人點書,這篇心得欠三年了囧。



我對這個故事關注的點可能有點偏離乙一原本要寫的東西,對於眼睛的主人和彌真正死因、或是三木的特殊能力之類事情,我並不特別感興趣,比較在意的反而是主角菜深和她母親的態度。


第一次看《暗黑童話》的時候,我對於菜深母親的態度感到相當憤怒,因為我無法理解她的想法:為什麼一個母親會只因為女兒失憶後變得不一樣、做不到從前能做到的事情就厭棄她?她的女兒會出意外受傷、會失憶,都不是出於自願的,為什麼這個母親竟然可以把所有的一切都怪到女兒頭上,甚至直接說出「連媽媽跟你之間的事情都不記得,真的好過分」這樣的話?菜深的同學說出「都是你害我們輸掉的,如果是以前的菜深……」之類的話,還可以諒解,因為這些同學都還只是孩子,與菜深的關係也並不那麼密切,加上當時是在比賽,會出現這種反應還算正常。但菜深的母親卻不該說出這種話,因為她是「母親」,一直以來和菜深感情最好、最親密的人,當菜深失憶時,我原本以為她會用關懷和愛來協助這個嬌寵的女兒,然而她的態度卻是譴責與不諒解。


但是時隔多年再重看這本書,我卻覺得好像可以理解她母親的想法了──對她來說那個個性、特質都迥異的菜深已經不再是她的女兒菜深,而變成另一個從來不認識的陌生人了。這個陌生人雖然有和菜深一樣的臉、一樣的身體,卻是「搶走」她女兒的兇手,因此不但沒有關愛,反而滿懷怨忿也是可以理解的。當年看的時候無法理解,但上了大學之後卻覺得有點明白了──高中以前從來沒有和同學朋友分開過,大家共享一樣的校園生活、經驗,因此話題基本上都可以相通,彼此之間也都非常瞭解;但一旦離開高中去念分散各地的大學,重新聚首時往往驚訝於彼此的改變之大。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在長期分隔之後又很快回到當初的親密熟悉,大部分的朋友反而正是因為這樣漸行漸遠。我們不會覺得太受傷是因為在這段分離的期間,我們自己也找到了各自生活的重心,有新的朋友、新的學校生活、新的環境……這些事情分散掉我們對舊事物的注意力,但即使如此都仍然會感到失落,更罔論完全沒有這種緩衝期的菜深母親?


相形之下,菜深在回復記憶之後的態度我也似乎可以理解了,那種對於過去的自己無法完全接納的想法,其實就好像我們聽長輩說「你小時候和隔壁的小明很好,還常常說長大要跟小明結婚」,而這個小明完全是不存在於目前生活中的人物那樣,對於這種人物的一切,我們多半已經不復記憶,絕大多數的事情都仰賴週遭人們的說法,但那些事情卻無法讓人產生身歷其境的真實感,連帶地也沒有辦法產生同理心,過去的那個自己就像陌生人一樣、那個小明就像陌生人一樣,或許哪天見了面,我們仍然會以禮相待,但那卻已不是出自自身的感情,而是因為社會化的歷練了。我想恢復記憶後的菜深大概就是這麼想的吧,只是這樣一來,那個只存在短短一段時間的菜深,或許就真的只能存在於三木的小屋中,或是跟著已經變成畸形怪物的久本和持永那樣遠走深林,不見容於世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