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9日 星期二

《紅楼夢の殺人》‧芦辺拓

犬五與仰觀的卅日計劃‧第五日。


More about 紅樓夢殺人事件

※本文無雷,因為不需要提到他的劇情就可以吐四千多字,我累了。


其實這本書臺灣有出中譯版,而且以我爛得可憐的日文造詣當然也是看中譯版的,那麼為什麼要放這張日文版的封面呢?原因無它,這張圖大概是整本書唯一的亮點了,要是再把它換成中譯版那悲劇的封面,這本書馬上就會由百分之九十九的難看變成一無可取,雖然都到了這個程度也沒有差很多,但我還是決定抱著最後的一點憐憫之心做點好事(大概吧)。

書名取得非常直白易懂,故事也真的就這麼簡單:一個以《紅樓夢》為背景的謀殺故事。亞馬遜上的介紹是這樣的(配合本人參照中譯版內容的隨便翻譯):

あるいは衆目を前にして死し、あるいは死して宙に浮かび、あるいは忽然として屍を現わし…。絶世の貴公子と少女たちが遊ぶ理想郷で、謎の詩句に導かれるように起こる連続殺人の真相とは?中国最大の奇書『紅楼夢』を舞台に、著者が放つ入魂の本格巨篇。

(或在眾目睽睽之下死去、或漂浮在空中死去、或忽然現出屍首……。絕世佳公子與少女們遊玩的理想鄉中,由謎一般詩句引導發生之連續殺人案的真相是?以中國最大奇書《紅樓夢》為舞臺,作者傾注全力的本格巨作。)

看起來似乎是一部非常有趣的作品,當年它剛出版的時候我一度非常想要買來看,但因為手頭上沒有足夠預算而作罷;時至今日,我非常慶幸當初沒有買下這本書,它試圖結合古典文學與推理小說,但做出來的成品卻是兩面不討好的四不像──我並不是討厭推理小說或《紅樓夢》,但你知道有個笑話說以加拿大的歷史背景與地理位置,這個國家本來有機會擁有世界上最棒的三樣東西:英國文化、法國食物與美國科技;但不幸的是,最後加拿大擁有的是美國文化、英國食物與法國科技。在我看來《紅樓夢殺人事件》就是這樣的一部小說,以一個推理迷的立場,我覺得書中的推理只能說是三流中的三流;而以一個《紅樓夢》死忠書迷的立場發言,我只能說我還擔心把這本書丟進垃圾焚化爐會嚇到可憐的曹雪芹。

早在當年評《傲慢與偏見與僵屍》的簡介時我就有講過,要說續書,聰明人一定知道不要續那些經典之作,因為不管你寫得再好,明擺著珠玉在前,你就只能當那團被踩在腳下的糞土,所以說寧可花十天把九把刀的作品重寫一次,也不要花十年去動《紅樓夢》的任何一個字,不是你寫得不好,而是因為這本書實在太經典,碰一碰都動輒得咎(更何況很多想去動的人都是不折不扣的傻子)。這甚至跟文體或是你有沒有研究紅學無關,高鶚接寫的後四十回一樣被人譏為狗尾續貂,劉心武浸淫紅學這麼久,寫出來的《劉心武續紅樓夢》也依然是個笑話,蘆邊拓就更不用說了,當初在PTT紅樓夢板曾有板友整理出各種《紅樓夢》續書(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一下,文章代碼是#1BIs36M1),我當初只覺得每一部都像存心來亂的,誰知今天會讓我看到一本真正來亂的《紅樓夢殺人事件》。

在正式進入吐槽之前──沒錯、前面那一串都「還沒有」正式開始吐槽──我想先解釋一下為什麼我對這本書如此地看不順眼:因為當初看到《傲慢與偏見與僵屍》的時候,我一度嗤之以鼻說這種書我一輩子都不會想看(雖然為了寫吐槽文,我還是有拿來翻過),但闔上《紅樓夢殺人事件》最後一頁的那一刻,我除了腦中幾乎一片空白、感覺好像人生平白無故消失了一個小時那樣之外,唯一浮現的念頭就是「啊啊這種和《傲慢與偏見與僵屍》同類型同等級的書,我當初為什麼會想看!」雖然美奈小姐說乾脆就把這本書當成同人誌來看,我自己也蠻想把它當成最近很流行的《紅樓夢》穿越/重生小說來看待,同時我也很想說服自己說,一個自信滿滿表示
《紅樓夢》被稱作「中國四大奇書」的作者,實在沒什麼好跟他較真的,但是、但是……但是我做不到啊諸君!這種鬼東西要是也能算是同人誌,它稱二流天底下就
沒有三流作家了!作為一個同人作家我實在是忍不下這口氣!所以不發篇文歷數其罪愆,難消我心頭之恨!

好、那麼吐槽開始,首先讓我們看看《紅樓夢殺人事件》的章回(是的,連章回都有得吐,所以說這不是我心狠手辣不肯放過它,實實在在是它明明看見了槍口還硬要撞上來逼我扣扳機啊!),本書一共分成十三章,各章回目計是:


第一回  元宵夜賈貴妃榮歸 榮國府大觀園雄偉

第二回  總管之子受託偵查 才子佳人移居樂園

第三回  無憂男女締結謎社 寧國府內密傳謠言

第四回  大觀園爆發殺人案 寶玉協尚榮共偵探

第五回  送棺之日又出事故 不明物飛返榮國府

第六回  賴尚榮目擊兩寶玉 花園裡新增美少女

第七回  孔目明斷好戲上演 芍藥花下少女長眠

第八回  佞臣魔手致陷冤獄 囹圄之深出沒密室

第九回  薄命女流轉悽涼死 劉姥姥逗趣榮國府

第十回  女亡靈池畔驚現形 傲姑娘撕扇千金笑

第十一回 公子成婚暗設奇謀 花燭日機關盡暴露

第十二回 婚宴講述犯人詭計 短劍血染新娘紅衣

第十三回 白日下顯罪行族滅 黃昏裡解謎失樂園

我也不問別的,只問你這十三聯回目裡面哪一個有對仗了?不要說對仗,有些根本連字數都對不上啊!你知不知道羞恥怎麼寫啊你?寫出這種東西還敢自稱是回目,你就算要切腹謝罪都沒人願意幫你介錯啊!我是不曉得日文原版有沒有這種自曝其短不知羞恥的回目啦,但譯者你譯出這種東西真的有臉說自己學過中文嗎?出版社竟然還讓這種東西出版,你們人手有缺到沒人可以稍微看一下稿子?天下書籍何其多,光是目錄頁就讓人想撕書的你是第一份!(為了讓大家看看什麼叫做對仗,本文提及原作章回時一律列出回目。)

我本來以為,看過這個目錄之後,不管內容再怎麼糟糕,我也都可以雲淡風輕了……連《臺灣漫畫月刊》都挺過來了,這世界上還有什麼大災大難躲不過呢?

但我錯了。

蘆邊拓不是華人,這我理解。蘆邊拓的母語不是中文,這我也理解。蘆邊拓看的是日譯本的《紅樓夢》,這我也理解。蘆邊拓的文學造詣無法寫出原作那樣的白話文,這我也理解。蘆邊拓為了要讓沒看過原作的讀者也能瞭解故事背景,所以使用了過路人說書的手法,這我也理解。但!是!蘆邊拓明明就自稱「隔了兩年五個月才寫成」的這本小說、明明就列了一車參考資料的這本小說……竟然能夠寫出賈璉是邢夫人的兒子這種從頭到尾違反設定的文字,我想破了頭還是無法理解!什麼「賈赦的後嗣賈璉,是他與正室邢夫人所生的兒子」(頁廿九),君不見原作第七十三回「痴丫頭誤拾繡春囊 懦小姐不問纍金鳳」邢夫人親口說的:「……倒是我一生無兒無女的,一生乾淨,也不能惹人笑話議論為高。」合著這是把邢夫人的話當放屁啊!

完全沒有忠於原作的還不只這處,第卅八頁「對寶釵來說,她從未想到自己會有幸住到京師來。」薛家這皇商是當假的嗎?薛姨媽說:「你舅舅姨娘兩處,每每帶信捎書,接咱們來。」賈家這些信也都寄假的嗎?寶釵這個待選秀女也是當假的嗎?更不要說什麼「縱使薛家與賈家原有親戚關係,賈家也根本不在乎家中多出一百乃至兩百個食客,不過,食客畢竟是食客,她(寶釵)還是感到彆扭。她家這時雖已不及往常那般權大勢大,但也不至於要寄人籬下呀。這簡直就像是飄萍般無處可依的孤苦之身嘛!」(同頁)嗯,我是很高興你還蠻會推敲的,但這段說真的比較像黛玉的思考模式,順帶一提,住進賈家時薛姨媽「又私與王夫人說明:『一應日費供給一概免却,方是處常之法。』」而且「王夫人知他家不難於此,遂亦從其願。」(以上見原作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蘆僧亂判葫蘆案」)說真的,就算你不想考據,連第四回這麼前面的地方都沒看仔細真的好嗎?

本書對於賈政的描寫也很奇怪,先不要說好好一個嚴父被作者描寫成寶玉的仇人,莫名其妙就恨自己的兒子入骨,看見寶玉被稱讚還滿心不高興,甚至賈政講話還是「和嚴峻外貌毫不搭調的假嗓聲」(頁四十)!所謂假嗓,就是平劇中旦角和小生使用的發聲方式(小生是真假嗓並用),所以以常理判斷,賈政一個中年男人是絕對不可能有這種聲音的,除非、除非他是個太監……咦、好像剛好解釋了他討厭寶玉的原因呢,看來寶玉八成不是賈政生的!(恍然大悟)

不只賈政,書中把惜春描寫成一個見花動情、感時嘆景的美少女,而且還非常擅長繪畫,她畫的香菱人像騙過賈雨村、巨幅的大觀園圖還巧奪天工到讓賈政站在畫前面都以為是真的……呃、我們分兩點來說好了。首先惜春在書中的個性是「避世」而非「入世」的,第七十四回回目「惑奸讒抄檢大觀園 矢孤介杜絕寧國府」就很明白地說明了她的性格,書中所說「惜春雖然年幼,卻天生成一種百折不回的廉介孤獨癖性」尤氏說她「是個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這樣的人你要她去傷春悲秋?還說出:「那裡是──寶玉哥哥才配得上的『怡紅院』囉!這裡若畫得不夠用心,可能會受到眾脂粉姐妹的猛烈抗議,所以得當心點畫。」(頁五十六)這種話不要說惜春絕不會講,就是大觀園裡那些姐姐妹妹們,也絕不可能為了這回事抗議的──你以為那是什麼時代!女孩兒家的名節都不用顧了嗎?

其次,第四十二回「蘅蕪君蘭言解疑癖 瀟湘子雅謔補遺香」中,惜春自己明明白白說了:「我又不會這工細樓臺,又不會畫人物」黛玉更說:「人物倒還容易,你草蟲上不能。」樓臺不會、人物不會、草蟲更不會,就這樣的蘆邊也還有臉把惜春的畫技捧得天一樣高?

然後下一個崩壞的是香菱,她被描寫成「雖然從小到大在污穢中打滾,卻是品貌皆優,足堪匹敵賈家諸姬,而且她作詩的才華也令人咋舌稱羨。說不定她本來出身於門第相當的家庭……」(頁五十九)甄士隱家的門第和賈家是否相當這當然用不著我說,不過作詩的才華?第四十八回「濫情人情誤思游藝 慕雅女雅集苦吟詩」中香菱學詩的過程,到底該說被鬼隱了還是沒有被鬼隱呢?我還真是想不明白呢……先別說香菱,連襲人的重要情節也改了,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語 意綿綿靜日玉生香」襲人提及家中有意贖身的事,以此換得寶玉答應三件事情的橋段,在《紅樓夢殺人事件》中莫說把三件事改成了兩件事,作者更顯然連襲人是個「賣倒的死契」這回事都一起忘了。

接下來我翻到第八十七頁,但該怎麼說呢?和前面這麼多的雷點比起來,區區一句史湘雲「這女孩可能舌頭稍捲的緣故,反而變成愛說話的人」好像也沒那麼可笑了──雖然我還是覺得把第二十回「王熙鳳正言彈妒意 林黛玉俏語謔嬌音」中黛玉所言「偏是咬舌子愛說話」這句曲解如此,即便是淚盡了的林妹妹都要忍不住為己一大哭的。──當然還有什麼拿水潑人還破口大罵「髒男人,出去!」,甚至跳出來做法大喊「亡靈退散!」的妙玉(頁一一四、二七三)、講話非常機車的賈寶玉(到處都是,我實在舉不完)、對微妙的人情事態大有心得的李紈(頁一六一)、可以隨隨便便跑進小姐閨房的朝廷命官、大剌剌見外人還不用下簾子的千金小姐(這二者也是太多了)……什麼的,這一切都跟著合理起來了呢!

不過說真的、我很想詳細一下蘆邊拓看的那本《紅樓夢》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什麼?跟我看的這本一樣?冗談じゃない!

1 則留言:

  1. 雖然我沒看過紅樓夢,可是那章回的對句(?)也真夠悲劇的...

    版主回覆:(08/07/2011 04:33:17 PM)


    是吧是吧,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