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6日 星期五

《本事》‧張大春

犬五與仰觀的卅日計劃‧第廿二日



More about 本事


關於《本事》這本書,先引一段書末的介紹好了:


「pseudo這個字在漢英字典上的解釋是『冒充的』、『虛假的』、『騙人的』、『偽善的』。可是這個字原來沒那麼『不道德』。有人非常認真地投入一個理念、一個想法、一個信仰或者一個人生態度,可能永遠不明白這種投入其實全然錯了。很多我們稱之為『偽知識』的東西就是這樣發生的,它們不值得一讀嗎?如果把它們當作小說來讀呢?《本事》是張大春對小說書寫行事的另一獨特發明,無論東方、西方,皆可謂前不見古人。」


所謂「本事」,據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網路版的解釋,可指「事情的經過、原委」,但由書末的介紹即可知道,這本書雖然有這樣一個書名,書中所言卻絕不是什麼事實真相、學術文章。一開始看這本書時,我並沒有先看過關於這本書的介紹,直接開始閱讀的結果是一開始我真的以為這些文章所說是「真的」──張大春很刻意地使用了報章雜誌在報導一些「新知」時慣用的文體撰寫他虛構的故事,同時又巧妙地引用了各式各樣的「文本」,其中有真有假、虛實相雜,乍看之下確實很容易被其迷惑而信以為真。我一直看到〈遠離星空〉這篇文章才發覺這些東西似乎不太對勁,一查之下果然是偽事,但這個發現卻反而更讓人發笑,即使上當也相當開心。


書中刻意地處處引用文本,列舉古聖先賢之言的手法,無疑地是對於所謂高知識分子(其中或許也包含張大春本人)毫不留情面的取笑:你不是相信考據嗎?不是相信文本嗎?我就讓你看看你相信的都是些什麼東西!套句《Bleach》大魔王藍染很愛掛在嘴上的話:「你以為你以為的就是你以為的嗎?」利用這些真真假假的資訊拼貼出來的小說,首先已經抓到了曹雪芹所說「假作真時真亦假」的境界,優雅地幽了自以為是的讀者們一默。


另一方面,《本事》讓讀者開始質疑這個資訊爆炸的世界──當年第一次看這本書的時候我就已經覺得很感慨了,這明明是一本小說,但在言明它小說的本質之前,若是把這些文章隨便抽一篇放到報紙上呢?會有多少人和當初的我一樣相信這些事情都是「真的」?而我們又要怎麼確定,那些真的就放在新聞媒體上的各種消息,其真實性會高於這樣一本小說?最近友人轉貼了一個日本的網站「虛構新聞」,兩相比較之下可以說都是在做一樣的事,張大春和這網站都等於是狠狠打了人云亦云的人們一巴掌,直接質問讀者「你有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這年頭很奇怪,新聞寫得像小說,甚至連造假、偽托的消息都時有所聞,而小說的內容有時反而比新聞還要可信,我覺得這是不對的。





藉本文推廣一篇文章:拒絕「同性密友期」偽科學 支持「同志教育」進校園,對於性別教育暫緩施行這點我深感遺憾,或許我們的教育部到今天都還是只有當年在課堂上要我們簽守貞書,以便「在新婚之夜告訴你的另一半你為他做到了」這樣的程度。


我真的覺得很遺憾。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