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7日 星期六

《矮丈夫》‧葛冰

犬五與仰觀的卅日計劃‧第廿三日


More about 矮丈夫


這本書是我還很小的時候老爸買的,那時候非常迷武俠小說,瘋狂到還因為半夜偷看《天龍八部》被處罰(很諷刺的是時至今日我對金庸的評價反而變得有些複雜了)。不過今天重看這本書,我覺得它與其說是武俠小說,還不如說是諷刺小說,只是藉著武俠的背景來傳達這些理念而已。


《矮丈夫》是由許多各自獨立的短篇小說所集結成冊,每個故事都有其所要傳達的主旨,不過大部分都是在告訴讀者武力之不可恃,它有許多篇都是武功高強的絕世高手到了某個偏僻的小地方,原本覺得這地方的人們都是些鄉野愚民,不懂得自己的武功多麼厲害,卻在試圖炫技時栽了大跟頭,赫然發現這些「鄉野愚民」才是真正深藏不露的高手。如〈天街〉、〈妙手空空〉、〈田家〉都是此類文章。


之所以說葛冰此書應該不算武俠小說,一來是因為他並不刻意描寫那些在武俠小說中很常出現的對招、練功或是門派競爭、行走江湖等情節,「武林中人」的身分之於他筆下的角色,更像是一個貼在身上、讓整個故事比較合理的標籤,就像為了符合時代背景而讓演員在古裝劇中穿上符合該朝代的衣服一樣,骨子裡這些角色卻是超越時代,僅只是一個傳達作者意念的形象。


其次,與其說葛冰試圖寫一本武俠小說,還不如說他是藉由本書在吐槽那些武俠小說中經常出現的情節,比方〈劍俠時尚〉這篇,主角是個長相醜陋的絕世高手,他一直很羨慕其他劍俠們走進酒樓喝酒吃肉的瀟灑樣子,但他不但長得醜,又不會喝酒,想要叫兩大盤肉還錯口說成兩大盤臭豆腐,出於一時羞窘,他就施展了一招絕世武功然後逃逸無蹤。後來他遇見了整型高人,又練好了酒量與膽量,一派風度翩翩的劍俠模樣回到這家酒樓,卻發現所有劍俠都學著他當年那醜樣子在叫臭豆腐吃了!我覺得這實在是個非常棒的故事,對於武俠小說中那些所謂的俠義之士形象著實挖苦了一番。


雖然前面說這本書就是作者在闡述他的各種理念,但就像〈秘方〉那遠遠透出森森劍氣的堅硬燒餅,其實是因為老闆娘不小心把鑄劍的秘方拿來做燒餅,把做燒餅的秘方拿來鑄劍,《矮丈夫》中的許多故事都散發著這樣奇想的諧趣,它們已經跳脫出常識與物理性的界線,直接挑戰奇想的各種可能了。因此整個故事並不會因為背後要傳達的理念而顯得枯燥無趣,相反地當作武俠小說的吐槽作品,可以看得非常有樂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