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9日 星期一

《妖異之龍王》‧蒔舞

犬五與仰觀的卅日計劃‧第廿五日


More about 妖異之龍王


回到宿舍又可以繼續把之前寫一半的CWT28同人誌心得補完了!


這本是蒔舞最新的同人誌,也是新的系列第一集,以一個開啟新系列的故事而言,我還蠻喜歡這本書的,一方面是因為我本來就喜歡蒔舞的寫作風格,另一方面是我其實也蠻喜歡看妖魔鬼怪的故事。


蒔舞是除了莊莫之外,唯一一個我會用「溫柔敦厚」形容其文風的作者,這並不是意味著他筆下的故事沒有高潮起伏、或是人物沒脾氣,而是他將故事中的那些衝突與人物性格中的尖銳面都包裝得非常柔和,但與其說是好脾氣,倒不如說是因為多了一分體貼與寬容,所以相較大部分小說的戲劇化與大起大落,蒔舞的小說總是留有一分餘地,不把事做絕也不把話說死,所形成的那種氛圍卻反而更加真實──閱讀的時候彷彿可以感覺到這些人物是真實地存在於這世上的某個地方,而且就像同樣生活在這社會中的你我一樣會為各種問題苦惱,頭痛的同時也努力思考著應該要如何作為才能圓融地處理這一切而不傷害他人……和大部分的耽美作家相比,蒔舞的風格確實更令人感到溫馨,而她的作品吸引人之處,我覺得也正是這一分溫馨。


《妖異之龍王》是由數個短篇組成的故事,每個故事都關於某個妖/鬼/仙,有點像是單元劇的形式,每則短篇的主線放在解決事件,而支線與細節則帶出整個故事大主線的小線索。可能是還在第一集的關係,關於主角軒珞與他那三個同居人軒雷、軒應、軒赤之間的故事都還是一片謎團,只稍微透露了軒珞前世是三界中地位非常高的人士,而且似乎與軒應之間有些糾纏不清,其它就只能留待之後的續作慢慢揭曉了。


就以目前能見的四個故事而言,可以說把起承轉合四點都安排得很妥善──首篇〈女客〉的完成度最高,即便單獨挑出來作為一個故事也全然無礙於閱讀,軒家的背景在這故事中並不是那麼重要的成分,只略微帶過,挑起讀者的好奇心,之後又把重心移回死後仍繼續哺育孩子的母親上。這其實是個非常古老的鬼故事了,我相信絕大多數的讀者在看到女客深夜來軒家麵攤買大骨湯回去餵孩子時,一定都馬上想到了「這女的不是人」,但蒔舞很巧妙地將這老故事的後半段做了巧妙變化,結合彷彿是社會新聞會出現的男人殺害伴侶與幼子事件,再配合企圖利用媒體與假案件訛詐醫院賠償的父親,把古老的傳說拉回到現代思維中,各方面而言都是上乘佳作。


接下來的〈生而為人〉將時間帶回軒珞的成長過程,承接前一則故事的層層謎團,初步解答了軒珞的特殊背景與其他三人出現的原因,但同時又丟下了更多的問題給讀者。我覺得本篇的主角其實並不是軒珞、軒應,而是軒珞的「曾奶奶」、桃花精香苓,儘管她在這則故事中的戲份並不比另外兩人多,但〈生而為人〉實際上卻勾勒了這個桃花精的一生,她從一棵正在修練的普通桃樹,一變為兼得應龍與軒轅珞(依目前推測應該是五帝中的軒轅氏,也就是黃帝)二人嬌寵的少女,再轉變為堅守誓言二千年,等待故主回返的奇女子,這三個階段寫活了香苓的一生,即使她其實只是書中的一個背景人物,在故事甫開始時就已不在人世,她的影響卻無處不在。


第三則故事〈鬼月〉一方面承續前篇,鋪寫香苓的等待與傳奇,另一方面也開始讓軒家麵攤和三界的其他人有了交集,帶出更多線索與謎團的同時,鬼月事件顯示出軒珞今生的影響力與處事方式,儘管沒有了前世的神通,他依然以一個麵攤小老闆的身分幫助了許多人。這則故事中麵攤打工仔小俞和已過世老友阿成間的衝突與和解非常催淚,有種說法是人會怕鬼,是因為我們對祂們素昧平生,更不曉得祂們會對我們做什麼,因此感到害怕;然而即使見到生前的熟人,也未必就是件好事──不需要有什麼冤仇,光是自己「還活著」這件事就足以讓對方嫉妒了,即使沒有嫉妒與怨恨,陰陽兩隔後的短暫交錯,帶來的往往是更多更多的遺憾,生死皆然。


最後一個故事〈慾魘〉在我看來主要還是為了最後的床戲做舖陳,或說是為了補足前三則故事中短缺的感情戲,故事性與情節都比不上前三則,但作為一本小說的收尾倒還算是中規中矩。


另外提一下,不知為何,《妖異之龍王》錯漏字的情形還蠻嚴重的,可能如蒔舞在後記中所說,是因為時間急迫以致於來不及校稿完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