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9日 星期五

《鴉之聲》‧IROYI.h

犬五與仰觀的卅日計劃‧第十五日


More about 鴉之聲


竟然已經十五天了,意外地持久呢!

因為《月光愛人》我還沒看完,所以今天先寫之前蓮沼要我看的《鴉之聲》,本屆尖端浮文字獎的銀賞。

雖然說是銀賞,但相信大家看過本屆BL金賞《賭牌‧迷信愛情》那一面倒的負評(不要去看書!)之後也可以大致了解這個獎多少有點微妙之處,至於我則是因為他打著大大的「發生在臺南市的冒險奇想」招牌在宣傳,作為一個住在臺南近二十年的臺南人,不看一下實在說不過去對不對?

看了之後……不、應該說在閱讀的時候我就覺得心情非常複雜,因為我實在很難決定我到底喜不喜歡這本書,它故事背景設在臺南這點照理說可以激發我很大的好感,用塗鴉的方式召喚塗鴉使戰鬥這種設定在國人輕小說中也稱得上是蠻新穎的(雖然並沒有超過我小時候最愛的周顯宗老師《摺紙戰士》),但就是、就是有哪裡不對!

好吧,先從最基本的文字使用開始檢討,我覺得作者在詞語的使用上頗為偏離常態,比方「一頭猛獸『聳立』在我眼前」、「少女就有如女武神一般,『豎立』在我面前」這種句子,或是「看來那是一條為了方便居民穿過鐵路而設置的穿過鐵道底下的地下道」這照理說應該放在高中國文「請問下列哪個選項有冗言贅字?」試題中的敘述,「你免不其然地就要被捲入塗鴉使之間的鬥爭」這句我看了很久還是不懂──「果不其然」的意思是果然,那這句的意思也是「免然」嗎?可是這樣語意完全反了啊?諸如此類的問題在文中屢見不鮮,對我來說這比作者自己承認的錯字問題還要嚴重(感謝他的編輯,這本錯字其實並不多),因為再多的錯字只是會讓人在看到的瞬間覺得眼睛有點刺刺的,但文句不通順、詞彙使用錯誤卻是會直接影響閱讀時的流暢性,就以這點來說我覺得作者還是待磨練。

另一方面,蓮沼說作者「文筆很微妙地像小鬼」,這我也同意。首先他真的很愛掉書袋,但當他無法把書袋掉得很自然的時候,這種行為就會非常讓人討厭,你知道很多專有名詞並且想把它們放在書中這無所謂,但在每個名詞之後都用英文加上附註這就顯得非常多此一舉了,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月之女神阿蒂蜜絲是Artemis,而就算不曉得「戰或逃」的英文是Fight or Flight我也一樣看得懂這個故事!寫作之前拜託先認清楚這世界什麼人都可能有,所以不要把你的讀者當白癡!

除此之外,作者在描寫正經的對話時總有種刻意營造的感覺,不夠生動自然,好像這些人都是拿著演講稿在讀詞一樣,或者說像是民初舞臺劇剛出現時,那種直接把書搬到臺上去唸的講話方式,為了不要像作者一樣愛掉書袋,這邊不要求大家去看林海音的《婚姻的故事》,我們直接搬一段【那一夜,我們說相聲】的段子上來:「原先我以為我是被夾在幸福和痛苦之間後來發現我是排在幸福和痛苦之外雖然追求的本身就是一種收穫付出的意義就是一項取得我寧可斷不可亂也不願剪不斷理還亂我要跟你一刀兩斷!」相信大家看完這段本來就沒有標點符號的段子之後,一定很能理解我對於本書文句的感覺,說到底《鴉之聲》在處理這種對白時也就只贏在有標點符號而已。但奇怪的是遇到比較閒聊或是打情罵俏、開玩笑的對話,他就能寫得相當生活化,讓我有種作者一開始就選錯題材的感覺。

回到故事本身,故事主角詹立樹是臺南一中的高二學生,跟超聰明的哲廷學長被班上同學公認為夫妻(這作者自己說的),某天在地下道被塗鴉使魔攻擊的時候,被同校的女生藍香莉和其塗鴉使魔「紅心一擊」救了,之後他自己也覺醒,畫出似曾相識的少女「鴉」,才聽說這座城市自從六年前大量出現塗鴉使之後就開始了爭戰,一個自稱「王」的神祕人物帶領一群被稱作「夜」的塗鴉使魔攻擊塗鴉使和其使魔,被擊倒者會死亡或失去神智,於是阿樹和香莉就和意外認識的空軍基地少校白先勝合作,開始暗中調查這一切的真相。

首先為不了解臺南的諸君解說一下為什麼臺南一中會收女生,這是因為二○○八年開始成立了科學菁英班,但這點其實不太重要,因為藍香莉在書中唯一一次坐在教室也是坐在「詹立樹的教室」(普通班),而且還是在人家歷史老師上課上到一半的時候直接走進教室、大剌剌叫阿樹隔壁的同學起來、然後自己坐下去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話……啊、這種熟悉感,果然只有臺南人才知道臺南一中的真面目啊!老實說我看到這段還真的有種親切感,因為據我家唸臺南一中的弟弟所言,許多南一中學生上課時真的就是像書中那樣,第一排玩手機、第二排玩PSP、角落玩魔術方塊、最後面的直接圍成一桌打牌打麻將,很多人幾乎從來不穿制服、翻牆翹課什麼的是基本功,上課不聽下課直接去補習……雖然這樣講好像在婊南一中,但至少我弟待過的那班確實如此,所以這種描寫真的是讓人有種在地感,大概是全書最有在地感的部分了。

是的、這本書在我一個臺南人看來,除了地名很熟悉之外,實在沒什麼地方可以感覺到親近感,我想這主要是因為這些地名都只是背景──而且還不是普通的背景,再次用舞臺劇來比喻的話,這作者根本只有在臺上放了一個牌子寫「臺南公園」「民族路」等地名,連意思意思畫張圖放在後面當布幕都沒有──他不是沒有描寫,但那種描寫只是很單純地告訴你「這是什麼地方」……我知道這是什麼地方要做什麼?公園是什麼地方、地下道是什麼地方這我還會不知道嗎?不是臺南人也一樣知道這些地方是幹嘛的,那你幹嘛寫它?我真的很想跟這作者說,臺南之所以特別,不只是因為有這些「地點」,更重要的是有「臺南人」在其中生活,這些地點不管何時何地,幾乎都永遠只有主角在活動,可是要寫一個以臺南為本的故事,你竟然從頭到尾都不寫在其中生活的臺南人,卻試圖告訴讀者「這是屬於臺南的故事」,這樣怎麼可能會成功呢?

好、既然都提起這點了,我一定要提另一個很詭異的點,這個故事中沒有一個人會講臺南話!也不是說真的方言還什麼,但這本書我從頭翻到尾,只能說一句「姊姊我當了快二十年的臺南人,從幼稚園到高中都在臺南唸,臺南人才不會這樣講話呢!」這點我無法用文字形容,只能說他行文間沒有臺南人日常對話的感覺。嗯、不對,我想到一個很可能的理由是少了臺語,當然臺南人不可能每個人都會講臺語,但畢竟是在南部,多多少少懂一兩句那是很正常的,而且畢竟還是古都,臺語在日常生活中出現的比例高到很可怕的地步,同學朋友之間聊天國臺夾雜這是很正常的現象,全部都講國語反而是很奇怪的現象,因為就算你自己沒有不小心爆一兩句臺語出來,別人用了你就會不自覺被拉過去啦!所以這本書裡竟然一個方言都沒出現,這點超詭異的!

然後另一個很不臺南的點是人物名字,這部作品很微妙的一點是男性角色的名字都非常道地,什麼詹立樹、哲廷、阿德,但主要女性角色的名字卻都取得非常奇怪,比方藍香莉、艾綺香、芽蔦、顏料或是如茜之類的,如果只有一個兩個那我也不能說什麼,畢竟我自己就認識同學名字取得很言情小說,但以常理來說並不會發生你遇到的每個人都走這取名路線這種事。還有暱稱也是,藍香莉給阿樹取的暱稱竟然是「死色胚」,姑且不論不分青紅皂白就給人安上這種「暱稱」的行為算不算校園霸凌好了,就算要這樣取暱稱,臺南人一般都會直接說色狼或變態吧?胚很難唸耶!

然後回頭說故事和人物設定,首先這作者在事件前後順序的敘述上還蠻有問題的,怎麼會先說顏老師跟隨詹爺爺的腳步修習神經醫學,之後才提到爺爺是知名神經醫學學者的設定呢?再說詹爺爺那個神經醫學學者的設定也只是為了鋪後面讓阿樹壓抑記憶的梗而已(而且還鋪得蠻糟的),既然這樣還不如不要提!塗鴉使和使魔的設定上有些地方還蠻有趣的,至少有交代為什麼要有塗鴉使以及塗鴉使之間的爭鬥、紅心一擊的手槍擊發後還要換彈匣這點相當寫實,而某些類型的使魔自行投映武器需要削弱本身力量(顏料)……作者在這些小細節上可以說是蠻用心的,但就整個塗鴉使魔的設定而言卻不怎麼樣,光是為什麼這些使魔不會跑出臺南市這點就沒解釋,為什麼「王」以普通人的身分卻可以跳脫塗鴉使的規則也沒說明,更不要說夜之女皇那個突兀的設定,就這個可以說是奇幻小說的故事來講,設定不穩實在可以說是非常失格的一件事。

接著談談人物塑造,這應該是我對作者最不滿的一點了──如果不會寫女人就不要寫啊!我寧可你去寫那種全家全校全生活安全課都是同性戀的BL小說,也不想要看你在這裡糟蹋臺南女子的形象!先說幾個個性很扁平的小角色,比方才唸國小的塗鴉使小茜,講話全部用名字當第一人稱很有趣嗎?這樣一點都不可愛,而且這孩子講話的口氣也不像一個國小五、六年級的小女孩,說的話、表現出來的態度還可以在同一頁內就前後矛盾這也蠻神的。另外名字叫做顏料的美術老師從頭到尾都用「少年」「少女」稱呼別人也很怪,想要表現人物特色有很多方法,這個大概是最差的一種。(頭痛)

然後我終於可以吐女主角藍香莉了!耶!看這本書的過程我真的是恨死她了,甚至可以說要是她個性沒這麼糟的話我可能不會如此討厭這本書,前面有提到她大小姐闖進人家正在上課的教室大放厥辭這回事,現在我們就來看看這女的都說了些什麼:「我確實是叫你好好反省,但是我沒叫你不來找我啊!」「我知道你一定因為想我想得很痛苦,雖然那時是你的不對,可是給你這種懲罰好像又有些太殘忍,所以我今天就主動來陪你上歷史課,嗯,不用太感謝我。」這……與其說女主角是傲嬌很萌,還不如說我只看到一個自以為是的大小姐,而且這大小姐對男主角阿樹的態度從頭到尾都差到不行,一直叫人家死色胚就算了,連阿樹的老公(作者說的)哲廷學長都被她叫成「矮蛋」,但明明就是這種態度,卻在第三次見面的時候就自稱阿樹的「女朋友」?

藍香莉小姐,雖然妳不是土生土長的臺南人,好歹也在這裡住過六年吧?「面皮較厚王城壁」這話聽過沒有?沒聽過的話我就好心解釋一下(不用太感謝我了),這是在說妳的臉比安平古堡的古城牆還要厚啊不要臉小姐!話說回來明明就以人家的女朋友自居了,還會質疑自己「我怎麼會那麼在意那個白痴呢?」賣鬧啊妳真的有打算當他女朋友嗎?

還有為什麼一個打定主意要當乖孩子的女孩,會跑去把頭髮「染成金色」呢?在南部這可是十足挑釁學校的壞學生行徑呢!更詭異的是藍香莉自己又說:「聽清楚,我叫『藍香莉』,我不叫『資優生』,我活的方式,是照著『藍香莉』的方式而活著,並不是照著『資優生』的方式活著,為什麼只是比別人聰明一點,就一定要當個乖、寶、寶呢?」妳到底想怎樣?可不可以先決定好再說出口?再說這段簡直是十足的中二發言,藍小姐該不會以為「資優」兩個字唸成中二吧?雖然某些情況下確實適用但也用不著這樣嗆資優生你說是不是?

更有甚者,雖然作者把藍香莉設定成智商超過一百卅的天才,但由她的言行我完全看不出來有哪一點比別人聰明!光是會嗆男朋友(存疑)的老公(已經作者證實)「喂,死色胚,矮蛋都這麼喜歡虐待自己嗎?明明身體就夠短了,為什麼好好的門不走,還要去爬那麼高的窗戶啊?」這種無禮又缺德的話,我就不覺得這是個聰明女孩,更不要說和她是一體的紅心一擊說出「嘻嘻,死色胚一定是沒姐姐或是妹妹,對於女性的資訊又是從色情書刊來的,所以都不知道女孩子是需要穿漂亮衣服的!」這種話,我強烈懷疑這女孩的存在是為了佐證臺灣確實需要落實各級學校的性平教育。

以上這些都還不是最讓我受不了的部分,但其實我也無法確定下面兩段話到底何者比較讓人哭笑不得,到底是阿樹心裡OS的:「那時候我只認為香莉是一個酷酷的女孩。現在我才知道,在香莉酷酷的外表底下,其實是一位非常勇敢、熱於助人的遊俠,也是一位非常溫柔的好夥伴,雖然有時
候會變成暴躁的魔女,但真正的她是個愛撒嬌、讓人忍不住想好好疼惜的女孩子。」還是作者自己在後記中說的:「這篇故事本來的主角是藍香莉這個少女,整個故事題材和劇情也是為她量身訂作。但參賽時,我自己認為以女性作為第一人稱,我的功利尚不夠純熟,所以後來還是決定以詹立樹作為故事的主軸。」兩句話哪句比較讓我痛苦,這實在是太難決定了,所以我還是把這決定留給往後的讀者好了。

不過,看到作者在後記中說「紅心一擊本來是打算寫成一位男性,而且個性是沉著冷靜、深思熟慮的冷酷軍人,但是後來為了與香莉的個性互補,並且為故事添加一些活力,才決定將紅心一擊寫成故事中的女牛仔。」我還是忍不住想說句前面已經說過的話:既然不會寫女孩子就不要寫!你會害臺南女生滯銷的!想想看你筆下的哲廷學長多萌多可愛,隨便舉幾段學長的話都很萌啊,為什麼不多寫一點呢?

學長的話之一、
學長:「喂!阿樹!你告訴我!跟這種女生交往有什麼好的!她有的我都有,我還有她沒有的呢!」
香莉:「屁啦!你有胸部嗎?」
學長:「那算什麼……妳也沒有胸部啊!」

學長的話之二、
學長:「藍藍香(哲廷學長給藍香莉取的綽號),不要繼續用穿著黑長襪的腳踩阿樹的臉,這樣會開啟阿樹被虐狂的性格!」

學長的話之三、
學長:「伯母您好,初次見面,我是阿樹的情人。」

我覺得作者在描寫學長的時候能夠發揮出這種驚人的幽默感與尖酸實在是件奇妙的事,給你錢你快去寫BL!

最後我一定要婊一下作者在後記寫的這段話:

「臺南有這麼多的特色,然而,臺南卻沒有一個自己的故事,她不像九份有《悲情城市》,不像臺北有《一頁臺北》,也不像高雄有《痞子英雄》,更不像屏東有《海角七號》。明明就是一座迷人的都市,但是卻沒有一則動人的故事或是傳說發生在這裡,也沒有一則故事將她不為人知的美感呈現給大家,所有的人提到她,就只說得出赤崁樓、擔仔麵和安平豆花等。

「然而,臺南那段幽幽古城的姿態,卻沒有人知道。沒有人知道臺南小巷道中盛開的九重葛,沒有人知道隱身在老街中的古榕與小廟,更沒有人知道台南的每塊空地有那麼美麗的波斯菊花海,盛開在田間的波斯菊花海並沒有什麼,但是如果是與小巷古厝相間的波斯菊花海,那真的是非常美麗的。

「所以因為這些原因,我才決定我要寫一個臺南的故事,讓大家透過這個故事,重新認識到臺南不一樣的美感,也希望將這篇作品獻給所有在臺南、愛作夢的少年少女們。」

我很想只回他一句「省省吧,我不需要」,但這樣並不足以發洩我這個臺南人對這部小說的憤怒,所以我決定這樣說:「如果你沒有把握完全呈現出這個令你驕傲的家鄉有多麼吸引人,那最好先緩下你寫作這個城市相關故事的動作,因為連臺南人都無法感動的作品,更不可能感動其他人。」還有,寫臺南的作品已經有很多了,看看《鹽田兒女》、看看《千江有水千江月》吧,後者隨便抽個短短一段出來就可以打趴你了。

PS.吐這篇真的是又痛又爽。

1 則留言:

  1. 你讓這個引起你看這本書的興趣的我冷汗了XD
    大概是因為國人輕小我看的不算多(紫曜的不算),所以很難拿捏該吐槽到什麼程度、想要支持又覺得如果這是某個外國人寫的我鐵定看完還完就忘記了(嗯不過大部分同人/言曉我也有這種習慣),而角川也好尖端也好輕小獎感覺以『台灣』這個地域當作設定背景的並不多(好吧我承認我還沒看馬桶上的阿拉丁也沒看魔法藥販局所以也不能保證是不是真的不多啦),所以就變成我很微妙的想推廣但又覺得不值得我去推廣....(所以只能釣人上來看要吐還是要感想了)

    不過退一百步來說,上課時會從頭上(?)飛過的戰鬥機很吵還是沒錯啦。

    版主回覆:(08/20/2011 07:28:20 PM)


    所以說根本不要管是誰寫的,好看就推薦難看就吐槽,這樣不是簡單很多嗎?
    但話說回來地緣關係還是有一定的影響力啦,這本背景不在臺南的話我可能不會吐這麼多。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