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7日 星期三

《Sugar Free》‧紫曜日

犬五與仰觀的卅日計劃‧第十三日。


More about Sugar Free


因為感冒發燒所以有點昏昏沉沉的,希望這篇不會前言不對後語。(合掌)


前兩篇都寫tangstory的書評,他對我來說屬於不管有多平凡的故事,他就是能描述得文字優美到直接放在純文學中也不會輸給誰的作家;相對地,紫曜日對我來說就是文字的使用或許算不上頂尖,但卻完全可以靠劇情取勝的作家。


《Sugar Free》講述的分別是《冥道》中兩位主角阿久津佳哉和飛鳥阿斯卡的過去與現在,〈惡魔消失之日〉揭開阿久津死亡的真相,而那其實是一個很痛的故事──對於阿久津來說,不管他自己有沒有發現這一點,他其實非常寂寞,因為寂寞所以才會希望被理解、才會對其實沒有那種能力的七海義誠課以期待,而諷刺的是,這種期待反而更加深了七海的不幸。


從七海的角度來說,一開始負責接待阿久津的人是他可能就是不幸的開端,因為他無形中變成「第一個」在這研究室中與阿久津有接觸的人,也因此相較於其他人是在之後才逐漸體會到阿久津的不合群,只有七海是從一開始就「單獨地」面對阿久津的尖銳。如果阿久津只是普通的研究員,那麼這一點尖銳或許只會讓他成為研究室裡普通討人厭的人物,但更不幸的是,阿久津偏偏是個不折不扣的天才,就如書中所說,他的尖銳言行讓人最痛恨的一點,正是它們的精準與正確。忠言逆耳這句話並不是沒有道理的,很多人儘管心裡一清二楚,卻並不喜歡被他人直接翻出來,就像程式的漏洞那樣,如果不被攻擊,就可以當作不存在。不幸地是,阿久津偏偏是那個「連鎖病毒」,即使不做任何動作,他的存在本身就自然而然會去撕開其他人拚命保護的傷口,然後用漠然/無法理解的表情看受害者喊痛──因為病毒生來就是要攻擊這些漏洞的,你自然不可能告訴他「這樣做不對」,他也不可能理解。──而最常接近阿久津的七海就成了最常被傷害的那個人。


七海義誠又一個不幸的點,在於他其實也非常地聰明。人類會對與自己能力、地位相接近的人產生競爭意識,成績總是排在第十名的人,對於前三名的眼紅往往不如對於第九名和第十一名的看不順眼,因為他再怎麼努力也不太可能進到前三名,所以排名在那裡的人反而可能會變成「偶像」而非「敵人」。這就是為什麼女孩子不會嫉妒林志玲長得比自己美麗,卻很在意和妹妹出門的時候自己看起來像不像她媽媽。七海作為一個聰明人──而且還是在阿久津進入研究室前「最聰明」的那個人──澤口源次郎教授等於為他安排了一個競爭者,驟然變成第二名的七海自然無法不對阿久津產生競爭心態,畢竟在阿久津出現前,七海是眾所公認最有希望接替澤口教授職位的人,換言之研究室的其他研究員對他都不構成威脅、不會對他有競爭意識,七海義誠的敵人,從頭到尾都只有阿久津佳哉而已。


第四個不幸也源於七海的聰明,他有聰明人的通病:想要被認同,以及被更聰明的人吸引。對於研究室的其他人來說,他們只知道「阿久津是個天才」,卻不能很清楚地理解這個「天才」到底天才到什麼程度,然而七海因為與阿久津接近,他很清楚而深刻地了解到阿久津這個人到底有多麼的天才,正因如此他才會這麼痛苦。其他人都沒有七海聰明,所以他們不會想要在專業面上打敗阿久津(畢竟那是連前研究室首席七海都做不到的事),而且他們也不真正了解阿久津的實力,正因為這種無知所以他們活得自在;反之,七海聰明到了解阿久津的才能以及自己的極限,同時他也了解這二者是完全不能比擬的天壤之別。但在此同時,七海又希望能被這個天才認同、希望得到阿久津的一句「義誠做得很好」,因此他幾乎是無法控制地不斷接近阿久津、不斷做出他其實也很清楚只會再次傷害自己的事。七海義誠一方面相要阿久津的認同、一方面又不相信自己「只能做到這樣」而用盡各種方法想要超越,所以最後他選擇了作弊……不,與其說是七海的「選擇」,倒不如說是受到阿久津佳哉其人不自覺地「逼迫」,所以七海其實已經沒有退路了。


七海義誠的最後一個不幸,是他和阿久津「同行」。因為從阿久津對他的態度來看,七海其實是有進入阿久津「特別的人」的範疇中的,換句話說他其實已經被認同了,但卻不是他想要的認同。如果今天七海義誠並不是和阿久津同樣研究人工智慧的學者,如果他打從一開始就走其他截然不同的道路,那麼他其實是有可能和阿久津相處愉快的,因為他們並不需要「競爭」。看看飛鳥就可以知道這點,這個孩子並不是不聰明,反之他可以說是另外一個領域的天才,但因為飛鳥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他自己在電腦方面的技能絕對比不過阿久津,故而他並不會嘗試去超越對方,而這正是七海所欠缺的。──所以七海義誠永遠無法成為阿久津佳哉的同伴(管他們雙方或多或少都有這樣的希望),而飛鳥阿斯卡卻可以做到這一點(儘管他們一開始或許並不樂意)。


飛鳥阿斯卡另一個勝過七海義誠的地方,是他「偽裝」與「突破」的能力,在游擊營和蟻巢的經驗讓飛鳥從很小就知道要如何順時應事、要如何做出旁人「想看到的」樣子以求茍活,所以他可以跟誰都處得很好。之後在蟻巢接的各種任務,又讓他培養出無論如何也要突破目標心防的能力,這二者加起來已經超出了普通意義上的「好人」,因為即使是個性非常好、幾乎像龍一樣萬人迷的凌駕,面對阿久津依然覺得無處著手。事實上,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阿久津都是隻把自己滾成針插的刺蝟,但飛鳥的八面玲瓏與任務性格卻使他可以想盡辦法也要讓刺蝟把肚子翻出來,而這點七海當然是做不到的。


但飛鳥當然也有他的弱點,對他來說有個能「憑依」的對象非常重要,從前那個對象是巴斯特‧福德,飛鳥在情感上可說是完全地倚賴他的這個「爹地」,在他把爹地的關愛當成生存意義的時候,飛鳥幾乎什麼事情都做得到,因為是爹地把他從生不如死的地方帶到美國這個新天堂樂園,飛鳥人生的第一個大轉折是完全與巴斯特結合的。所以飛鳥就像巴福洛夫的狗一樣,看到爹地就直接連結到眼前的「幸福」,而為了保住這種幸福,飛鳥可以做出任何事情。這種直覺反應並不需要思考,所以對於從小教育就不正常的飛鳥來說,他並不會產生任何疑慮。而一旦產生了疑慮,也正是他生命的終結。


但是飛鳥不知道的事情是,爹地給他的種種溫柔,其實並不是「獨一無二的」。第一次讓巴斯特為他洗澡、擦頭髮時,飛鳥說:「您、幫我洗澡跟吹頭髮,讓我覺得自己好像在作夢。夢到自己變成王子。」當時巴斯特的回答是:「這個是,普通的父母會對孩子做的事。普通的,懂嗎?」當時還叫做維恩的飛鳥無法理解,事實上他一直到死後都還是無法完全理解這一點,因為他是沒有體會過何謂「正常童年」的孩子,這種事情太難想像。所以直到人都已經待在冥道、與巴斯特陰陽兩隔了,飛鳥還是會時不時地懷念過往時光、還是會在高巽身上找尋爹地的影子。然而這些其實都是非常愚昧的,飛鳥所尋求的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但他卻誤以為只有爹地可以給予。就像他把阿久津當成自己的被保護者,而事實上阿久津卻並不需要他的保護一樣,飛鳥看似靈活,實則太過於一廂情願與死腦筋,他無法逃出過往的陰影、無法完全跳脫輪迴,並不是因為命中注定如此,而是因為他想不開,因此無法跨越自己的心魔。


而事實上誠如阿久津佳哉所言,飛鳥要的「只是這種東西」,誰都有、誰都可以給予,只是他一直在捨近求遠而已。


PS.其實我總覺得澤口讓阿久津加入研究室,最後一舉毀了自己旗下二員大將這種事情……超悲慘的。


3 則留言:

  1. 妳感冒了?!!
    還好嗎?結果有找到醫院看病了嗎?

    版主回覆:(08/16/2011 02:32:41 PM)


    昨天去看中醫,今天去看西醫了。
    那個西醫從掛號到拿藥不到十分鐘,超神速XD

    回覆刪除
  2. 你好
    因為想買這一本但是又很貴
    可以問一下這本有沒有飛鳥+阿久津的h??

    版主回覆:(08/18/2011 11:40:45 AM)


    買了不會後悔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