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3日 星期二

《Sweet Angel》‧紫曜日

犬五與仰觀的卅日計劃‧第十九日。


More about Sweet Angel


雖然本來就有打算要寫這本的感想,但是因為有人點書所以它就插了《J的故事》的隊,錦城老闆對不起、我又要拖到還書時間了。(跪)


這本真的是用欲望橫流來形容也不為過,不只是幾乎打破作者過去所有公開之作品記錄的大量性愛場面描寫(雖然《AYAKASHI NIGHT》也是很多,但無論色氣還是玩法,《Sweet Angel》都遠遠超前一大截),雖然這些描寫確實是相當實用沒錯,但撇開那個部分不談的話,書中人物所流露出的強欲同樣引人注目。


首先還是先說主角飛鳥阿斯卡,一路看這個孩子看下來,我真的覺得他是因為過去什麼都沒有,所以現在才什麼都想要,看過續作《Sugar Free》的人應該都記得他說,從前在游擊營的時候不管要什麼往往都得用身體去交易,因為事實上身在其中的他除了身體之外已經幾乎一無所有了。對於這段什麼都沒有的過往,阿斯卡與其說是忘了,還不如說這些記憶對他來說是刻骨銘心,所以他才一直在想辦法,希望能儘可能離那段記憶中的生活遠一點。他在那段過去中學到如何討好別人、學到「身體」也可以是取得所欲之物的工具。


而若要說阿斯卡「想要」什麼的話,我想可能是「愛」吧?宋帝王文時在《地獄の理論学》中提到他是「思念聚合體」,由無數不得善終的孩子們所組成,那整個故事讓我感觸最深的就是他那句「我們要的是很多很多的愛。」聚集在宋帝廳的都是一些得不到愛的孩子,然而人類的幼兒原本都應該要在眾所鍾愛的環境下長大才對,正因為這樣的鍾愛是如此簡單、如此平常,所以得不到的時候才更加遺憾。阿斯卡並不像宋帝廳的孩子們一樣早早就離開人世,但他的境遇和那些孩子比起來究竟孰好孰壞?或許阿斯卡自己會覺得能遇到爹地這點很棒,但說到底他的悲慘人生也正是這個男人給的──飛鳥阿斯卡並不是在死後才下地獄,可以說他一輩子都活在地獄裡。


阿斯卡對於過去有著強烈的補償心理,就像文時說的,他想要很多很多的愛,而由於他成長的特殊環境,阿斯卡把所有的情感需求都挹注到爹地身上,迫切地希望爹地可以愛他,而且只愛他。但其實阿斯卡自己也很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一方面是因為過往的經驗讓他習慣了凡事都有代價的思考方式,而在訓練營的生活以及與爹地的相處中,所有的一切也都在佐證「表現得好才有獎勵」這回事。說穿了阿斯卡其實並不怎麼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無條件的付出這種東西,正因如此在他執行最後一個案件時,才會被領事夫人留下一句「我的丈夫不接受任何威脅」從容就死的行為撼動,從而開始改變這樣的地獄人生。


雖說如此,這並不表示阿斯卡就不渴望無條件的愛情,他可以做爹地要求的任何事,只要這個男人願意給予他哪怕是一丁點關愛,同時阿斯卡也不斷地在試探爹地對他的愛──各式各樣的誘惑、調笑甚至是開口要求爹地和自己一起洗手不幹……阿斯卡的態度半真半假,或許是因為怕問實了就會失去眼前的這個男人,或許是因為怕真的得到了從不相信的事物反而無所適從。但無論如何,阿斯卡都不斷地在向爹地索求各式各樣的證據,來證明「你是在乎我的」,小船、遊艇、親暱的稱呼與肉體的激烈歡愛……這些都算得上是證明,但卻是非常虛幻的,它們或許暫時滿足了阿斯卡的欲望,卻無法真正對欲望的來源對症下藥。外在生活的滿足在不斷地強化阿斯卡這個人的形象同時,也讓他的內心日漸空虛,直到人生的最終他也沒有得到過自己想要的。


阿久津說的很對,阿斯卡對於爹地的愛是完全扭曲而且不正常的感情,他追逐的是自己創造出來的影子,而那個影子是一個真的愛他、在乎他的爹地。其實以阿斯卡的聰明才智,他不可能不知道這就只是個影子,甚至他其實很清楚這個男人隨時都可以輕易地捨棄他,然而阿斯卡卻沒有其他選擇,對這個孩子來說,他從頭到尾都只有爹地一個人而已,飛鳥阿斯卡的一切都是這個男人給的,從語言、禮儀、技巧、性愛到「愛情表現」──阿久津會拒絕阿斯卡為他修剪指甲,是因為他體悟到阿斯卡這樣的習慣是來自於過往的那個男人,而那男人的行為在阿久津的認知中並不是愛(或許可以只說是玩弄也說不定);然而誠如阿斯卡所說,即使阿久津不認同,那樣的行為卻已經是他所知道的愛情表現了,或許並不是阿久津佳哉定義的愛情,卻是飛鳥阿斯卡的愛情,而阿斯卡儘管會欺騙自己、把爹地的憐憫與關注當作愛情,卻不會弄錯自己的想法,對他來說,阿久津佳哉這個人的確是「特別的」,而那就夠了。


另一方面,被叫作「爹地」的巴斯特‧福德,他對於阿斯卡特別的態度,在於這孩子某方面而言彌補了過去失去兒子的遺憾。巴斯特要的東西並不多,卻是最難得到的,因為不管你再怎麼努力,都不可能讓已經死去的人再次回到人世。巴斯特其實也很清楚這一點,他要的大概也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兒子、一個會吵會鬧會跟他發小孩子脾氣的兒子,那樣的小孩我想以他的個性是受不了也不耐煩的。阿斯卡在這方面補足了他的缺憾,這個小孩很聰明、很乖,可以說他符合所有人都想要的子女形象,這樣的孩子會是所有父母的驕傲,巴斯特也不例外。


然而,巴斯特在阿斯卡身上尋找的「兒子」形象,並不是他真正的那個兒子,也不可能是他真正的兒子。以這點而言,巴斯特其實是非常矛盾的,既想把這孩子當做親生的一樣疼愛,卻又明白彼此間並沒有血緣的羈絆,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迷惑與搖擺不定,巴斯特才會在阿斯卡誘惑時掉下去,而非像個真正的父親那樣避開。巴斯特儘管一直都懷念他失去的孩子,也想把那些失去的東西都在阿斯卡身上補償回來,然而在他選擇跟阿斯卡上床的那一刻開始,事實上他就已經拋棄了一個父親的身分。


我一直覺得小孩子都是渴望被愛的,不管他們看起來有多麼不需要。印象中在《勇者的相對速度》中,大助的爸爸也對章一的媽媽說過類似的話。但是很多人卻好像不明白這一點:在孩子能夠玩的時候就放手讓他們去玩並沒什麼不好,等他們長到該成長的時候,再去幫助他們成長也不會遲的。因為光是能夠享有玩耍、嘻笑的權利,這些孩子就已經比許多人還要幸福了,所以在他們還會索要關愛的時候,多給一點有什麼不對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