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5日 星期一

《活受罪》‧tangstory

犬五與仰觀的卅日計劃‧第十一日。



More about 活受罪


雖然有點不想承認這種事,但我其實是在大B板上看完續篇《長相守》的某篇H就馬上決定要訂這套書了,看起來似乎是非常草率的決定,但對我來說,一個寫手的文句使用一旦超過了某個程度,那麼就算故事再怎麼平凡無奇,讓他寫來一樣會非常好看──非常熟悉文字用法的人,自然知道該怎樣才能把普通的情節寫得直入人心。


很難說看完《活受罪》到底什麼感覺,除了因為邊看邊哭所以有點發燒(喂)之外,跟平常好像也沒什麼差別,但就是非常感動。這個故事說的一個大夫與魔教護法的生死孽緣,就只是這樣簡簡單單的劇情而已,放眼望去耽美作家不知多少人寫過,但看過這麼多這樣的故事,我只能說《活受罪》當居第一,別人家有的床戲、感情戲、正邪對立場面它一樣都沒少,卻硬是寫得比其他人好千倍萬倍。


這種作者超可怕的,我連寫個書評都覺得詞窮,想了很久還是只能從人物說起。之前寫《山河日月》書評的時候就曾經說過,我對於那種表面上笑意嫣然,背後卻是機關算盡的角色沒什麼抵抗力,這種角色胤禩是一個,秦敬是另一個。不管是真的已經看破世事、雲淡風輕也好,內心痛苦強顏歡笑也罷,我喜歡面對困境卻依然能擺出笑臉堅強面對的人。而秦敬比八爺更可愛的一點是他的死不正經,因為這個死不正經,原本調性沉重的故事也隨之有了放鬆的空間;另一方面,沈涼生的冷面調笑也讓他這個角色不再只是傳統上面冷心冷的魔教護法,不管旁人再怎麼說他是魔教的一把兵器,沈涼生終究都還是個人。


作者確實很精於刻畫人物,我認為他很清楚讀者在閱讀時容易被怎樣的情節打動,所以他並不浪費筆墨在描寫每個人的全部,卻用幾個事件讓人過目不忘。主角秦敬與沈涼生已是如此,即便如苗然、秦敬的師父那樣僅有幾個過場的配角,作者依然都讓他們各唱了一段打動人心的戲碼:於苗然,是她記掛一生的感情;於師父,則是他對秦敬亦師亦父的愛惜之心。


寫作有時候並不需要全然地合乎常情,只要讓讀者相信「這個人」在「這個時候」會做「這樣的事」就夠了,只要讓讀者在闔上書本之後還是會長久記得這個角色當初是如何打動自己就夠了。我其實並不覺得《活受罪》在故事背景的交代上做得非常周全,多多少少仍是留了些模糊地帶尚待補完,但那些就像秦敬之於沈涼生,喜歡才是重點,其它便是次要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