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8日 星期日

【愛的希望,愛的福阿】

愛的希望愛的福阿.jpg  


這部紀錄片的片長只有四十分鐘左右,但是很令人印象深刻。


如同映後座談會的與談人喀飛所說,它並沒有像許多AIDS相關記錄片一樣,把重點放在如何發病、為什麼發病、有什麼症狀、怎樣治療……這些事情在【愛的希望,愛的福阿】中全都沒提到,因為那並不是這部片所要敘說的重點。這部片的重點是戴媽媽和罹患AIDS的兒子馬修間的親情,是一個母親對兒子的無條件支持。也如喀飛所說,有時候人的恐懼與歧視是很難改變的,不管我」們再怎麼講道理、談邏輯,說破了嘴也無法動搖那些根深柢固的概念,但是這種單純講述親情付出的片子,有時卻反而能夠改變一些人的想法。


另外一方面,【愛的希望,愛的福阿】也不像我預期的那樣悲情走向(講述疾病的紀錄片有時很難脫離這個傾向),可能因為馬修以及導演陳政勳都有意要讓片子不那麼感傷,因此參雜了很多有趣的對話與情節(比方馬修對媽媽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就讓全場大笑),兩相比較之下,溫馨感人的部分反而更加打動人心,不管是紀錄片開場前那句「孩子說不出口的話,父母會永遠等候」、片中戴媽媽所說的「當小孩遇到這些事情的時候,不要責怪他們,應該要看到他們就給他們抱一下,要趁還追得到他們的時候去做,不然他們一旦離開,就永遠追不回來了。你要永遠讓愛走在前面。」抑或林醫師面對AIDS病患的父母質疑孩子為何不肯對其坦承病況時說的「因為他太愛你們了,他知道你曉得這件事之後會很難過,所以寧可告訴我或任何一個其他人,就是不願意告訴你們。」


這部片與其說是一部關於AIDS的紀錄片,或許更適合說是一部關於母子之間感情與思想交流的紀錄片,有很多面對面說不出口的話,透過鏡頭或是文字卻反而容易傳達,經由這些途徑,我們往往會看見許多過去不知道的事情,但我們其實是需要那種交流的,有些事情如果沒有試著說出口,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會得到什麼樣出人意表的反應。我很喜歡關於馬修哥哥的那個故事:他和馬修的感情其實並不算特別好,卻在堂妹不小心傳錯簡訊,因而發現弟弟罹患AIDS之後,馬上請了半天假回家,只為了要告訴戴媽媽「不用擔心我,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所以要多關心弟弟」。有些人平常並不會把對親友的關心在意表露在外,但並不表示那就是毫不在乎。當柯教授說到她在門診最怕看到家長的眼淚,「尤其是爸爸的眼淚,因為媽媽都常常哭、每次來都會哭啊,可是當你看到那些爸爸……四、五十歲的大男人,脹紅著臉、連耳朵都紅了,可是眼淚就是流不下來的時候,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時我真的很能理解她想要表達的是什麼。


馬修在片中說,「其實瞭解AIDS之後,就知道這也不過是一種疾病,只是這種疾病過一段時間會死而已,但是人本來就都過一段時間會死啊」,所以AIDS沒什麼好怕的──事實上我們也很清楚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儘管心裡對於這種事知道得一清二楚,為人父母還是很難接受自己的小孩總有一天會離開人世,甚至是比自己早一步離開人世,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哀,以及眼睜睜看著自己捧在掌心裡疼大的小孩一天天衰弱下去那種無能為力,才是真正殘酷、即便只是想像都讓人難以承受的部分。諷刺的是,這樣的父母,往往卻寧可接受孩子罹患AIDS,不能接受孩子是同性戀,我覺得這比AIDS本身更加難堪,因為AIDS會致命,而同性戀就只是性傾向而已,沒有任何生命上的風險,寧可接受AIDS也不接受同性戀,這與「要當同性戀,你還不如去死」有什麼不同?


雖然背後有這樣沉重的思考,今天的座談會還是很溫馨的,無論是患病的過程、come out的甘苦或僅只是與父母的相處回憶,這部紀錄片都確實觸動了許多觀眾,不只我自己一直到寫這篇觀後感的時候都還忍不住掉眼淚,現場更有人哭到戴媽媽說「那邊的小朋友,不要再哭了啦XD」,影片最後戴媽媽對說馬修的「希望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第一個告訴我,因為我會無條件地挺你」這句話讓我想到很久以前我媽媽寫在她自己部落格上的一段話,就用這段話做這篇文章的結尾吧:


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擔
如果是人生該奉行的原則
那父母是最沒有原則的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