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日 星期六

《危情事件》‧拾舞

犬五與仰觀的卅日計劃‧第卅日

危情事件‧上.jpg    危情事件‧下.jpg

雖然說已經第卅天了但……到九月四日才結束喔!XD


這本書在拾舞部落格的出版書籍一覽表上是出道作,二○○四年出版到現在也有快要十年的歷史了,文筆什麼的當然不能和現在相提並論,不過文風和字裡行間的氛圍倒像是早在當時就已經定型了。

其實我一邊看一邊覺得有點複雜,因為《危情事件》把背景設在日本警界,但講這故事給朋友聽的時候卻不斷被吐槽「這沒道理啊」(順帶附上日本警界的相關資料),以致於我也跟著非常在意它的設定問題,比方說櫻井直人失憶之後到底為什麼可以重新用新身分當上刑警,他的身家背景根本就不清不楚啊,就算靠著相原老爹的朋友弄到了假資料,要知道連臺灣警察專科學校都還會對通過考試的學生做身家調查耶,要說日本完全不會查這種事情我才不信呢,更別說負責查身分的單位都是些什麼人──揭別人老底就是他們的本行啊!櫻井怎麼可能用不同身分當兩次刑警?

另外還有一開始那個陰錯陽差讓櫻井混上人蛇集團老大東鄉的船的事件……從頭說起好了,櫻井直人和男友工藤顯都是新宿署搜查一課的巡查部長,兩個人是搭檔,故事開始於櫻井在追一起連續殺人犯,他懷疑一個叫竹中的男人涉有重嫌,所以雖然沒有證據,他還是跑到人家家裡去騷擾了好幾次,弄到竹中的律師跑來威脅一課的課長,但櫻井卻由竹中的女友那裏得到證詞說他真的是兇手,正準備布線追捕時,竹中就人間蒸發了。於此同時工藤被警視廳調去協助處理一起人蛇集團案件,要在三天內臥底成集團的新幹部,並在集團首腦東鄉的船上,然後找出那些被當成貨物的小孩被藏在哪裡。

接下來就是讓我感慨萬千的劇情:工藤和東鄉第一次見面時,東鄉為了表示自己招攬人才的誠意,告訴工藤「飯店外面的女人(妓女)你可以隨便選一個睡」,但是工藤只愛男人啊,所以這傢伙做了什麼呢?是的,他軟磨硬磨地拜託另一個臥底江村「把櫻井帶來飯店」……我說工藤先生你還有沒有一點做臥底的自覺啊!更可怕的是櫻井就這樣傻呼呼地跑來了,完全不顧昨天才見過面這回事就開始大訴離別之情,然後兩個人就毫不浪費時間地上床了。(也算是貫徹來飯店的目地啦。)完事之後櫻井本來趕著要回去查竹中的行蹤,工藤卻巴著他不放、拚命吃豆腐,吃到一半東鄉的小弟就闖進來了!而且還帶來一個石破天驚的消息「老大請工藤大哥和您的女人……情人一起上船」。

……所以說不是叫你不要做這種事了嗎!(掀桌)

然後工藤和江村很快地決定讓櫻井曠職幾天一起上船,我真是超不明白啊,你想個理由讓櫻井走不是比冒著天大危險帶他上船容易嗎?有必要這樣?果然上船之後工藤發現竹中也用了門路跑來船上,想利用東鄉帶他落跑,考慮到櫻井萬一發現這件事情一定會堅持要馬上逮到竹中,然後破壞整個臥底計劃,工藤只好把櫻井鎖在船艙裡。然而運氣就是這麼不好,櫻井偏偏透過窗戶看到竹中,然後撬開門跑出來,誰知竟然先被竹中發現,並且通知東鄉「有警察混入你的船上」,東鄉於是決定利用這機會試試看新來的手下──也就是工藤──能力如何,因此要工藤把警察處理掉。此時工藤只知道櫻井溜了,卻不確定這警察就是他,陰錯陽差之下工藤開槍射中櫻井,而櫻井中槍後從甲板上跌入海中,從此失去下落。

唉、你看看這就是男人沒管好下半身那個頭的後果,小不忍則亂大謀就是在說這種事情啊!一開始不要找櫻井來不就沒事了嗎?出了這種事你只能怪自己啊!

上集就結束在櫻井落海失蹤,工藤開始自暴自棄。下集則是工藤找回變成「相原」的櫻井,然後努力讓他重新愛上自己的故事。除了前面提過的偽造身分不可能成功外,我另外很在意的一點是工藤的色情狂設定,這傢伙每次看到櫻井就開始又親又抱的,到底為什麼啊?後來對相原也是這樣,要不是相原多多少少還有點模糊的記憶所以總是半推半就,否則工藤的行為根本就可以說是性騷擾了,枉費他還當過警察呢!所以說不是就叫你把下面那個頭管好了嗎!

雖然前面吐了這麼多,但其實《危情事件》算得上非常好看,如果不是這麼在意設定問題和劇情的沒有邏輯超展開的話,我想我應該會很享受這個故事,畢竟我一向很喜歡拾舞的文筆與故事,即使是這麼久以前的作品,筆法還不成熟、劇情的節奏也還可以再加強,卻依然相當打動人心,該痛的地方很痛、該甜的地方甜到讓人蛀牙,結局那種不圓滿中的圓滿我更是相當喜歡。但與此同時我也在想,如果今天的我第一次看拾舞的作品就是看《危情事件》,我還會不會看他的下一本書?還會不會這麼喜歡他?

我不敢肯定,而這點正是最可怕的地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