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日 星期六

《公爵閣下請伸手》‧紫曜日

犬五與仰觀的卅日計劃‧第卅一日


More about 公爵閣下請伸手


最後一天了來挑本意義重大的書寫書評,但我很驚訝我竟然沒有存這張封面的大圖!明明全系列作我最愛的就是這本啊!(淚)


妖魔系列這時候大概可以算得上是紫曜日商業出版的溫和期,相較於一開始編輯系列(倍樂)與新宿署生活安全課系列(鮮歡)的尖銳,還有現在閻王系列那種修飾過的嘲諷,妖魔系列大概是對新讀者來說最不具殺傷力的入門書了(當然、得先撇開BL這個門檻)。《公爵閣下請伸手》也是離現在有點時間的作品了,看習慣閻王系列之後再重看這部,其實多少有點不太適應,不管是在文字的使用或情節的選鍊上都和現在有一段落差,但仍然讓我覺得很好看這點倒是沒變。


開始前先說一下,基本上這篇書評是以鮮網連載時的劇情為本,出書版為了配合鮮歡的規定而把錫爾和夏里恩改成沒有血緣關係的祖孫這點我不是很能接受,應該說我個人並不覺得亂倫有什麼問題,或許從優生學的角度來看,血緣太過相近的結合容易產生有問題的下一代,但同性之間本來就不可能生子,所以並不構成問題。而如果要說這樣一來會亂了宗法輩分,那我只好說我打從一開始就覺得這種事情一點都不重要,普通人不會愛上自己的近親,除了我們所受到的教育就是如此外,主要還是因為動物本能基本上會排斥近親交配,所以潛意識裡認知到「這個人的血緣和我很近」時就不容易產生吸引力。相對來說,從小分開生活的親人相識後產生好感的事件倒是屢見不鮮。


《公爵閣下請伸手》從某個角度來說可謂是法爾貝特一家的成長故事,不只主角夏里恩,威坦、黑花的個性和想法也隨著時間有了長足的進步,事實上就連看似完美的公爵閣下錫爾,他也或多或少地從這些孫子身上學到了新的思考與行事。


先說夏里恩,他帶著弟妹搬進法爾貝特公爵家的時候正處於將要從少年成長為青年的時候,相較於還是孩子的黑花、威坦或小琴,夏里恩在年紀上就先多了一分尷尬,既想快點成長為大人,卻又還不是大人。這種青澀與矛盾並不稀奇,在人類身上也一樣常見,若能得到良好的關懷照顧,大部分的人都能順利地走出這段青春期,成長為堅強的人。然而父親骸傑的行蹤不定與母親安雅的出走,卻使夏里恩在這個時候被迫擔起長兄的責任,儘管錫爾很快地就收容了四個孩子、儘管他也告訴夏里恩「小孩就要像小孩一樣玩,又不是說父親不管事,你就得變成父親不可。」但這卻正是夏里恩做不到的事。


夏里恩永遠不可能像錫爾說的那樣「學學威坦」,這不只是因為他的天性比起肆無忌憚的黑花或威坦要多了一分認真謹慎,也因為他是在青春期的時候來到遂星堡、和錫爾一起住,即使是普通的孩子,在這段成長期也常會變得渴望做出什麼來公告周知自己已不再是個孩子,也會希望做出什麼事情來得到關注,讓長輩、崇拜的對象或喜歡的人認可自己的能力,更何況夏里恩所面對的對象是強大得近乎傳說的錫爾。


然而在另一方面,夏里恩又同時有著「可能會再被拋棄」的陰影。──即使表面上裝作若無其事,法爾貝特家的四個孩子對於父母的感情其實是很深的,這種感情並不在祖父面前展現(雖然以錫爾的神通廣大,這些事情應該也瞞不過他的眼睛),但當只有孩子們相處時,卻往往深刻地表現出對於父母的思念,像小琴說的「沒用也還是爸爸」,這點在年紀比較小的三個孩子身上更加明顯,所以黑花、威坦與小琴都不特別親近錫爾。反之,夏里恩因為年紀較大,對於父母離異的原因知道得更多,情緒也就更複雜,四個孩子中只有夏里恩表現出對父母的怨懟,無論是提及父親時所說的「他不是……很沒用嗎?」抑或「祖父可沒把我們丟掉、母親把我們丟掉了!」如此種種都將夏里恩推向在被父母遺棄時照顧他們的錫爾,但另一方面,曾被拋棄的陰影仍舊揮之不去,在鐵森林那個雷雨夜,被錫爾「拋下」的夏里恩反應之所以如此大,正是因為被觸發了「可能會被拋棄」的警訊。


相較於夏里恩,黑花和威坦因為天塌下來橫豎還有個大哥頂著,加上他們並不特別渴望錫爾的誇獎或認同,因此只是單純地發揮本性,而小琴更是根本還沒大到懂得這麼多事情的年紀,她更多的行為是出自本能的。相較於弟妹,「希望得到祖父的認可」與「害怕被祖父拋棄」這兩種心態在夏里恩心中混合,造成的結果就是他對錫爾既親近又小心翼翼的態度:一方面想要盡可能讓祖父喜歡自己,另一方面又怕做了什麼會招致厭棄,所以夏里恩最終選擇打安全牌,壓抑自己絕大多數的欲望,去扮演一個「完美的」孩子,殊不知那正是錫爾最不想看見的樣子。


錫爾並不是沒有嘗試過去解開夏里恩的心結,但就像當初他無法培養骸傑成為一個足夠堅強而有擔當的人一樣,教養孩子並不是錫爾的強項,他的諸般嘗試只逼得夏里恩愈加偽裝也愈加崩壞,直到承受不住這一切、被錫爾強行取走部分記憶為止。


我並不覺得錫爾在感情上意外地笨拙,應該說他所不擅長的是如何處理孩子的情緒,畢竟他已經活了這麼久,即便是上一次照顧小孩,也都是七百多年前的事了。然而做為高高在上的公爵,錫爾當然不可能承認這一點,所以他仍然選擇用自己的方式去對待這四個孩子,這對於比較粗線條的威坦和黑花來說或許沒什麼差異,套句《地獄の論理學》中變成王用來形容輝夜的話:「那種野獸放著不管也會自己長大的。」而小琴則在管家露西身上重新找到了母親的關愛與溫暖。那麼剩下來的夏里恩呢?人格中天生的纖細敏感使他無法像弟妹那樣坦率自我,對於兩性關係一樣直來直往、乾脆得很的錫爾來說,卻是最難處理的那一型,而夏里恩「孫子」的身分又使得錫爾無法說放手就放手,這樣糾纏的關係或許正是導致兩人感情變質的原因。


雖然好像有不少人抱怨,但我很喜歡《公爵閣下請伸手》的收尾,經過成長期之後,夏里恩已經成熟到可以妥善處理壓力、自己的情緒,以及與錫爾的感情關係,威坦去了人間一趟回來也變得溫柔許多,黑花更是在婚禮時就體會到錫爾對他們四個孩子不輕易言說的重視與關懷……我覺得這樣的進展是符合錫爾一開始對於他們的期許的,儘管中間兜了一大圈,最後卻還是算得上圓滿。


另一方面,夏里恩過去壯士斷腕地選擇躲進萬華塔,對錫爾避不見面的那段時間,顯然也讓這位公爵閣下想了很多,所以他最後並沒有選擇永眠,只是封印了過往的大多數記憶與責任,繼續留在夏里恩身邊。我不覺得錫爾會因為少了這一部分的記憶就變成另一個人(拜託、他是那個強得可怕的公爵閣下耶),由那句「為什麽你總是要讓我的惡作劇得逞?這樣一點成就感也沒有,不是嗎?」可以看出他其實並沒有忘記夏里恩。相對地,我覺得正是因為錫爾已經看出這些夏里恩永遠也不可能追得上的責任、不可能趕得上的記憶,在在都是造成他龐大壓力的來源,因此,毅然拋棄這些,反而是錫爾對夏里恩的體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