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3日 星期四

【50/50】

50/50.jpg  


說實在話是為了Joseph Gordon-Levitt去看的,看完也覺得亮點大概也就只在Joe身上,它不是不好看,我到後來也看到哭,只是就覺得……其實這部片要說好看的話,也絕對不是好看在劇情本身,因為它就是一路平鋪直述從罹癌、化療、人際關係變動一直到手術後這樣,除了主角Adam得的癌症比較特別之外,其它和大多數癌症患者的經歷並沒有太大差別。然而,50/50之所以讓我覺得是部不錯的電影,其實也就是因為這種寫實的手法,當然作為電影它難免多少有些誇張之處,但整體來說卻相當地貼近日常而易使人看著看著就開始思考一些事情,我覺得這才是這部片真正好看的部分。


50/50_02.jpg  


Seth Rogan飾演Adam的好朋友Kyle,但這個角色的存在對我來說實在是看得很不開心,因為Kyle就是那種不折不扣的損友,甚至說難聽一點他就是個人渣──我知道這樣說很難聽,但看到這傢伙利用女孩子對Adam得癌症這件事的同情心來把妹,當下心中實在是有種無名火到處亂竄的感覺,這種人真的可以說是朋友嗎?又或是看見Adam的女朋友Rachael劈腿,Kyle也是用手機拍了她和新男友接吻的畫面,然後馬上(在三更半夜)衝到Adam家破門而入、大吼大叫:「你看!被我抓到了吧!我早就知道她是個婊子!」這時候Rachael甚至就在Adam家裡!我的天啊就算是真相,要告訴朋友這麼衝擊的消息也多少需要有點鋪陳吧,就算Adam身體健康,這衝擊也是有點大,更何況人家還是病人呢。


電影對於Kyle的個性設定我個人是覺得有點前後不一,前三分之二他都還是那種會對書店的美女店員說:「你看到那邊那個瘦瘦高高的男人了嗎?他是我朋友,得了癌症,我希望可以為他作點什麼,你可以幫我嗎?」然後想辦法將人家拐上床的惡人,表現得好像Adam得癌症這件事似乎只是他又一個接近女人的手段,但後三分之一突然變成一個其實非常看重朋友、只是因為不善表達所以暗中付出的忠實朋友,這個轉變以Kyle在前半劇情的表現來說未免有點突兀。至少我自己是覺得,如果真的在乎朋友的話,應該是不會罔顧朋友的感受,利用他的不幸來為自己圖利的,但是Kyle卻作了,這使得之後揭曉的「原來Kyle也有為了Adam,偷偷在看關於癌症的書,而且還讀得很認真」這件事情在情感與邏輯上都變得不是那麼有說服力。


不過如果撇開這些不談,Kyle和Adam的相處模式實在是充滿了各種想得到與想不到的……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是一種惡意或壞心眼,但作為一個思想有點糟糕的腐女子我實在很難不往糟糕的地方想,先是Kyle在Adam身上聞來聞去還一邊說「你身上有水果的香味。」而且他還不是只聞一下,是把整個鼻子都貼上去蹭,感情再好也不需要這樣吧這位大哥!我都隱約感覺到坐在兩邊的友人忍不住偷笑了!


然後又是Adam對Kyle抱怨:「我歷任的女朋友你都不滿意。」
結果Kyle還答得超順:「那是因為她們都是一群賤貨。」邊說還一臉得意,甚至後來還在公開場合對Adam說:「我可以在這裡上你。


……求求你放過我吧編劇,講這種話真的沒問題嗎?這種、這種傳統耽美小說裡會出現的標準臺詞……我一點都不想萌這對但Kyle就只差沒說那句「我已經不想再當你的朋友了。」然後他們就可以乾脆去紐約結婚啦!(哭)


50/50_03.jpg  


這位是Adam的正牌女友Raechel(Bryce Dallas Howard),在電影裡一頭紅髮非常美麗,但個性就是那種標準自我中心而且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的愚蠢美女,不過這個角色也算是有她值得思考的地方,誠如她自己對Adam所說:「我們的關係早在你生病前就出問題了。」但卻因為Adam突如其來地檢驗出癌症,使得Raechel無法直言分手。儘管Adam在發病之初曾經告訴她:「如果妳想要離開我的話,現在就可以走。」但這種話其實以常理推斷就知道大多數的人是不可能真的離開的,就像劉備臨終對諸葛亮說:「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那種情境下難道諸葛亮會說:「那我就不客氣了,謝謝你唷☆」然後真的取而代之嗎?想也知道不可能呀。


Adam和Raechel也是這種情形,乍聞噩耗的時候,氾濫的同情心和道德感、罪惡感很容易就會讓人失去原有的判斷能力,從而作出後來讓自己悔恨莫及的愚蠢決定,Raechel其實沒有那麼十惡不赦,她所作所為甚至不會比Kyle更加可惡,畢竟說到底,這女孩也就只是個普通人而已,即便到後來她又跑回來找Adam、想吃回頭草,我認為那其實也都是非常正常的反應,無論她是在新男友身上得不到過去Adam能給她的東西(不管那是什麼),抑或是因為受不了「我在Adam最需要我的時候拋棄他」的這種罪惡感,都可能導致她做出這樣的行為,而這些行為僅管愚不可及,卻都是非常正常而無可厚非的。


50-50_04.jpg  


女主角Katherine,演員Anna Kendrick明明就很可愛,但她的笑容卻不知為何讓我一直想到Ben Stiller,所以心情就變得有點複雜──我雖然不討厭Ben Stiller,但他演的喜劇還真是沒幾部我喜歡的,或者說我本來就很討厭美式笑點──另一方面也是Katherine這個角色的特性本身就讓我喜歡不起來。


Katherine是個見習中的心理諮商師,Adam只不過是她的第三個病人,所以諮商的過程免不了顯得非常青澀而且技巧拙劣,雖然知道這點,但對於Katherine我卻很難體諒,總的來說我認為她在諮商實的態度完全就是照本宣科而且令人生氣,所謂關在學術界的象牙塔裡面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不斷對外行人使用各式各樣的專有名詞,認為「因為理論是這樣所以你一定要這樣」,同時又用各種學說術語把病人的情況強行套入,全然不顧當事人的個人感受和意願……我想我會這麼不喜歡她,很大的原因或許是我自己在做法律服務的過程中也經常會面對這種情況,有時候是組員或學弟妹,有時候是我自己。


在專業的領域浸淫久了,很容易遇到什麼事情就用專業的眼光看待,然後和社會脫節。這種事情並不是完全地不好,因為人數其實無關對錯,社會大眾普遍認為是「正確」的事情,實際上並不見得就會真的毫無問題,醫學、心理學有他們自己的一套邏輯,而這套邏輯不見得能夠照著普羅大眾的思考脈絡走,就像各種法律要如何制定也有其背景因素一樣,我們不可能因為大家都覺得性侵犯應該要判死刑、竊盜應該判死刑、這個那個都應該判死刑,所以就修改刑法把這些罪名都訂為唯一死刑。這種邏輯是普通人不會知道的,但我覺得既然身為專業人士,你當然不可能期待每個人一接觸這塊領域就知道所有你砸了大把時間精力下去學習的東西,明明可以用更加通俗近人的方式說明,為什麼卻連這樣一點嘗試都不做,卻認為所有「無知的老百姓」都虧待你?


我在看《十二國記》的時候很欣賞恭國女王珠晶年僅十二歲就費盡千辛萬苦昇山,請供麒確認她是不是王者的做法,珠晶說她這麼做是因為:「我本來想,真要是有一個不錯的人當上了王,妖魔就不會再出現擾民,也不會發生饑荒對吧?所以我問了很多人,問他們要不要昇山,但是這些人總以為我在跟他們開玩笑,最後總會回我一句:當小孩子真好,無憂無慮地淨想些有的沒的!有些人成天把飢餓、恐懼、辛勞這種抱怨的話掛在嘴上,沒事就羨慕人家過得有多好。他們為何不乾脆主動一點,自己呼朋引伴把身邊的人一起帶去昇山,這樣豈不是更好?我昇山後第一次覺得,昇山者就算抱怨一下也是可以被原諒的,要不然什麼也不做,成天唉聲歎氣的,那才是自找麻煩。最令人生氣的,莫過於怎麼都沒有人挺身而出當王?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王出現!大家都抱著同樣的心態:反正王這個位置也輪不到我來坐,那又何必自尋死路去黃海?」然而昇山照理說確實是每一個恭國人民的權利與義務,所以珠晶之所以昇山,其實最初的目的也不過就是「只要我去了一趟黃海回來,就可以問心無愧,因為我該做的都做了,就算是抱怨也可以講得理直氣壯!我也大可不必在意人家對我的羨慕跟嫉妒,我就是運氣好,含著金湯匙出生在有錢人家,但我該盡的義務都盡了,別人沒什麼好不滿的了。」「要是聽到有誰抱怨沒有王治理的國家有多麼混亂,我就會毫不留情地澆他冷水說,想要王,請先自己昇山去!」


我想這段話其實用在所謂的專業人士身上也是一樣的,你當然有權利抱怨,但那應該是在試著讓那些有誤會的人理解之後,仍然遇到挫折才可以做的事情,人們不願意聽你的解釋或是聽了之後仍然固執己見不肯接受是一回事,但既然身負專業,就不應該不做任何嘗試就放棄!


50/50_05.jpg  


回到飾演男主角Adam的Joe身上,他在這部片裡很可愛,溫溫吞吞、善良又有點壓抑,是個比(500) Days for Summer的Tom還要討喜的角色,不過除了面對病情的壓抑與最後的爆發外,這個角色本身並不像其他人那樣有鮮明的特色與衝突,相較之下他更像是一個引出所有故事、激化已存在/將發生的矛盾的楔子,把其他人的生命串連在一起。因此雖然他的表現著實算不上很有起伏,但卻絕對是看完電影後印象最深刻的角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