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2日 星期六

《蘇記棺材鋪》(《天子謀》)‧青垚

More about 蘇記棺材鋪


先說一下為什麼明明看的是繁體版卻要放簡體版的封面,其實真要講起來還是我的一點潔癖作祟,總覺得並不是每一本書都適合放人物畫像當封面,如果是春天、角川出的輕小說,放人物好像沒什麼不妥;架空和鮮歡出的耽美小說放人物也是司空見慣,但即使是這些出版社的書,封面圖不好看或是封面設計很糟的都會讓我不想買(或是買回來之後自己拆了封面重做),更罔論其它性質上就沒那麼適合擺一堆人物的小說,但偏偏臺灣出版原創網小說的出版社就是很喜歡放人物圖,還常常是那種骨架歪斜、人物面癱的圖片或自以為可愛的Q版圖(比方說之前那個只能說是悲劇的《皇后劉黑胖》封面),要不然就是亂改一些沒有比較好的書名,難道說這樣真的有比較好賣嗎?說真的我在書店看到《天子謀》的書名和封面會想拿起來看看,但要是看到《蘇記棺材鋪》這書名和下面這張圖,我就會直接目不斜視地走過去了。


蘇記棺材鋪.jpg  


其實也不是畫得不好,但就是有種跟內文搭不起來,而且讓我覺得好像不是我會喜歡看的類型的那種感覺。


回到故事本身,《天子謀》很難歸類說是某一種類型的小說,它揉合了武俠、權謀、言情等多種元素,而又不特別偏向任何一種,或許可以說它是一對亂世兒女的傳奇──儘管女主角蘇離離和兩位男主角江秋鏑(木頭)、祁鳳翔其實都有顯赫的家世背景,而蘇離離和木頭既已因為國難家禍而脫離顯貴身分,祁鳳翔即便饒富才華又身在高位,卻因為庶子身分必須屈居兄長之下,但即便如此,他們卻仍然不能免於進入政治角力與權力鬥爭。


這樣的三個人如果生在國力強大、君權鼎盛的時代,那麼面對這般命運或許別無選擇,但巧就巧在他們偏又遭逢亂世,於是人人都有資格、有機會為自己的將來一爭,換言之,你可以選擇自己要過什麼樣的人生──雖然在現代人聽來這好像沒有什麼,但對生在集權統治時代的人而言,卻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因而面對這樣夢幻般的大好機會,一個人最終走上什麼樣的人生,除了「命運」在其中的作用外,個人的「選擇」與「行動」就是非常令人感興趣而值得觀察的部分。


雖然蘇離離是女主角,而且她外向好動卻又在小地方纖細敏感的特質非常可愛,但若從人生路線的角度而言,她或許也同時身兼了引出木頭與祁鳳翔這兩個角色的引子功能。作為蘇離離生命中的兩個重要男人,木頭和祁鳳翔在某些特質上非常相似,他們同樣都是權貴的後代、同樣武藝超群、也同樣胸懷大志,但相較於從小生長在大宅嫡庶爭鬥中的祁鳳翔,木頭作為王爺珍而重之的寶貝兒子,在個性上就硬是比心機深沉又事事衡量的祁鳳翔要直率了許多。


正如木頭所說:「你若是一旦開始想離離和天下哪個重要,那時你其實就已經放棄她了。」對蘇離離來說,祁鳳翔的一舉一動都讓她摸不著頭緒,有時看著好像是要對她好,下一刻卻又狠狠讓她吃鱉、把那些個念想都打回去。如果不是遭逢亂世、如果蘇離離不是在亂世背負了傳言中得之可霸天下的寶物「天子策」,那麼祁鳳翔就不需要為了和蘇離離走到一起會否影響天下大局而進不敢進、退不捨退,相對地,蘇離離也不必費力去猜測祁鳳翔對她的態度是福是禍,那樣若即若離的態度造成的不會是不安全感,而只會變成小兒女間的打打鬧鬧、酸甜苦辣,如此,或許這兩人便可以走到一起。


然而人生沒有如果亦沒有機會讓人重頭來過,蘇離離一生只求平靜度日,祁鳳翔在亂世中既以選擇了為江山一搏、選擇了去爭王霸天下,在那同時便已放棄了蘇離離,這二人對於人生的想像既是徹頭徹尾地不同,除了用強,實也沒有第二種方法能走到一起了。世道萬變,不只成王敗寇,也讓人與人間的感情緣起緣滅,祁鳳翔的多心讓他得了天下,卻也因總多這一份心而失去蘇離離;反之,木頭雖有心機,對蘇離離的感情卻始終不欺不瞞,他早先經歷過親情溫馨、家破人亡,比起祁鳳翔對大好河山的執迷來,卻是早已看破,短暫的合作之後,也就是各取所需,求仁得仁而已。


木頭那句話,尚有一解:不是因為祁鳳翔不能給蘇離離她想要的人生、不是因為他無法把蘇離離看得比天下更重,而是因為他一旦開始考慮,便有了選擇,而人的劣根性,便是會眷戀未選的那個。──紅玫瑰與白玫瑰的故事說得一清二楚了,正因為祁鳳翔最終捨了蘇離離,得不到的才永遠最美,若是起先捨了江山,日後縱不變心,又有誰能保證他午夜夢迴不會有一絲後悔、想像那個沒選擇的「如果」呢?


命數讓祁鳳翔去選擇江山或美人、讓蘇離離選擇木頭或祁鳳翔,而祁鳳翔卻也把木頭的問題給拋了回去,不時讓木頭選擇要捨了蘇離離的願望,跟他闖蕩天下,抑或是和蘇離離平淡一生,然而這對木頭而言卻是自始至終都不曾真的成為一道選擇題,因為對於早已決定方向並往前走下去的人而言,在身後出現的岔路是毫無意義的,人生畢竟是沒有回頭路。


《紅樓夢》中〈壽怡紅群芳開夜筵〉一回,李紈抽的花籤上寫著「竹籬茅舍自甘心」,我覺得這話確實妙極。──說到底,有選擇與沒選擇的人生、九五之尊與鄉間終老,要說究竟好是不好、孰是孰非,終究也不過就是「甘心」兩個字罷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