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7日 星期四

人窮則返本

這禮拜上紅樓夢的課堂感想,其實只是一小段話,但莫名地在回家之後想了一整天。



《紅樓夢》第七十八回〈痴公子杜撰芙蓉誄〉:


寶玉……便帶了兩個小丫頭到一石後,也不怎麼樣,只問他二人道:「自我去了,你襲人姐姐打發人瞧晴雯姐姐去了不曾?」這一個答道:「打發宋媽媽瞧去了。」寶玉道:「回來說什麼?」小丫頭道:「回來說晴雯姐姐直著脖子叫了一夜,今日早起就閉了眼,住了口,世事不知,也出不得一聲兒,只有倒氣的分兒了。」寶玉忙道:「一夜叫的是誰?」小丫頭子說:「一夜叫的是娘。」寶玉拭淚道:「還叫誰?」小丫頭子道:「沒有聽見叫別人了。」寶玉道:「你糊塗,想必沒有聽真。」


針對這段描述晴雯死前最後一段時光的劇情,歐麗娟教授引用了司馬遷在《史記‧屈賈列傳》所言:「人窮則返本,故勞苦倦極,未嘗不呼天也;疾痛慘怛,未嘗不呼父母也。」來說明──儘管曹公在前八十回中已經盡了最大努力,用溫和蘊藉的手法在描寫這些生離死別的場面,總是留有一分餘地、一分憐憫,然而讀到向來要強的晴雯在最後這段時光中,竟然已痛苦絕望至於藉由呼喚母親來取得一點慰藉,其情其景,仍令人不忍卒睹。


而相較晴雯死前的痛苦,寶玉在聽聞此事後卻沒有一點觸動,只一心要問晴雯「一夜叫的是誰」,背後涵義無非就是希望自己是晴雯心中最重要的那人、是她人生中最後的一點念想。可是,寶玉自己卻不曾想過,晴雯之於他並不是最重的那一個,或許就連前幾名都排不上。我覺得寶玉始終都不真的明白少女們想在他這個人身上尋求什麼,所以他也始終無法滿足她們。相對地,寶玉在這些少女們身上寄託的與其說是愛情與憐惜,或許還不如說是他自己心中對於「樂園」的一個美夢,他確實花了大把的心力在維持這個夢不醒不滅,卻無法強求少女們一個接一個醒來、離開。


先前在看《都是後母惹的禍》時,裡面有段話說得非常現實:「沒有快樂天堂這種東西。這個世界上充滿了邪惡;家裡、學校裡、馬路上,到處都是。只要你活著就得面對它,不管你是不是小孩。無憂無慮的童年,是上天送給被選上的孩子們的美夢。美夢總有結束的一天。」而賈寶玉正是那個「被選上的孩子」,一直以來他都被賈母、被整個賈府的人捧在手心裡,像書裡說的是龍是鳳凰,太史公說「人窮則返本」,而沒有窮過的人,怎麼能體會到真正窮途困頓的痛苦呢?


相較於大觀園的少女們,寶玉顯然是醒得最晚、成熟得最晚的那個,遠在他之前,眾金釵就已各自遭遇了各自的薄命、各自的窮途,而寶玉則在那樣的過程中,逐漸由懵懂的孩子痛醒、成長,速度的落差正如男女發育的不同。女孩子十四、五歲,甚至早在十一、二歲,心智便已發育,男孩卻要晚得多,從而寶玉作為大觀園中唯一的男性,在四周的少女們都已逐漸成熟、準備面對人生的轉折時,他那一個樂園的夢想顯得多麼任性、幼稚又不切實際、異想天開。


乍聞晴雯死訊的寶玉顯得幼稚而自我中心,而作為讀者,儘管知道最終他仍是由這樣美夢般的懵懂清醒了,卻還是覺得遺憾──做夢不是不好,只是夢得越久,要醒來就越痛苦。





犬五看到最後一段後只說了一個字:「Cobb~」XDDD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