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9日 星期六

第九屆臺灣同志大遊行「彩虹征戰,歧視滾蛋」

111029‧第九屆同志大遊行03.png  


人生第一次參加同志大遊行,其實也就是平平靜靜地走完,沒有預想中可能出現的某些團體鬧場之類畫面(但倒是有位黑衣阿姨一直跟在我們走的藍隊附近喃喃自語一些諸如「這只是讓這些孩子們發洩青春認識民主……(下略萬言)」之類的話),整體而言是歡樂、感動的一場活動。


比較歡樂的話題和過程中發生的趣事、各活動小感想我都放在噗浪上了,所以接下來只有嚴肅的東西。


111029‧第九屆同志大遊行.png  


廣場舞臺照片。


說起來很早就決定要參加遊行,沒有為什麼就是覺得該去,我覺得這種感覺很難解釋──遊行其實並不能改變眼前嚴苛的世道與不友善的現實環境,那些事情都還需要眾人花費極大的精力、時間去慢慢推動,期待滴水可以穿石,而不可能就此功成於一役,即使如此我還是覺得該去。同志大遊行並不只是封街管制之後,一群人奇裝異服走在路上給普通老百姓帶來驚嚇(?),相反地這應該是一個告訴大家「我們也是普通老百姓」的活動,我一直覺得很多人對於所謂的「普通」、「正常」之類詞彙都理解得太過狹隘而保守了,為什麼我奇裝異服就不可能是普通老百姓?我喜歡同性就不可能是普通老百姓?我言詞大膽就不可能是普通老百姓?我參加同志大遊行就不可能是普通老百姓?那我們到底還剩下多少「普通老百姓」?


一次看到五萬個抱持著同樣信念的人(好像不能夠武斷地說是「同樣的人」,畢竟「同志」這個詞之下其實還是有拉子、水手、雙性戀、跨性別、酷兒、雙性人、直同志等各式各樣的概念)聚在一起,儘管對比全臺灣兩千三百萬的人口那都還是少數,卻可以在最短的瞬間用活生生的畫面、聲音以及氣氛告訴所有人「你不孤單」,這種事說起來好像不怎麼樣、好像在取暖在討拍拍,可是取暖有什麼錯?討拍拍有什麼錯?我昨天去作採訪才被義交大叔教訓說現在臺灣社會每個人都無比冷漠,那有個地方、有群人願意這樣互相支持幫助到底哪裡不對了?即便對於所謂的「普通一般人」來說,有人支持鼓勵都很重要,那麼為什麼不想想,這個社會給同志施加了怎樣的污名與歧視,正是因為面對比「普通一般人」更重的生存壓力,才更需要有人可以陪著繼續走下去。


111029‧第九屆同志大遊行05.png  


今天遊行隊伍分成東西兩路,我和犬五、納川、阿粽還有犬五的友人走的是通過臺大、師大附近的東路,相較於西路而言屬於比較熱鬧的路線,一路上首先真的很感謝志工和警察們的整隊與指揮交通,走在隊伍裡覺得整體情況還滿好的。我個人對於活動隊伍中穿著婚紗的伴侶、打扮成一對夏娃的女孩以及幫我們拍合照的白底黑緞帶禮服君(衣服真的很漂亮)都感到印象深刻,當然還有被裝扮得花枝招展的狗兒們(不知為何沒有看到貓),路邊有非常多人拿著相機或攝影機在拍照,甚至有人從疾駛而過的公車上匆忙挖出相機拍照的,我一度考慮要不要打電話回家喊一下「媽我在這!」XD


不過要說印象最深刻的一幕,大概還是某部公車經過時,有位看起來非常年邁的老先生透過窗戶對遊行隊伍大力揮手,並且露出他非常燦爛的笑容(當然這邊也是非常熱情地揮了手上的彩虹旗或是標語回應),和後面那臺公車的乘客們露出吃東西被噎到般的表情相比,這位老先生的反應真的非常激勵人心。──我其實很清楚多數人抱持著不理解、恐懼甚至歧視是難免的,那甚至不能完全算是他們的錯,但這並不代表「有這樣的心態沒有關係」,至少我是覺得不對的事情就應該要去改變,不管多麼困難。就算只是多一個人能有這樣友善的態度也好啊,我就是想多個有溫暖的地方不行嗎?


111029‧第九屆同志大遊行02.png  


把時間拉前一點,「要不要參加同志大遊行」在臺大、政大校內其實都引起相當的討論與爭議,如果再往前一點,那麼同志伴侶權、同志家庭權乃至於是否應在中小學實施性別教育都喧騰一時(我深切希望這些議題可以不要只有短時間的討論,而是能夠長期被看見並貫徹實行),關於學生會、學代會要不要參加大遊行這點我自有定見,但既然已經投過票了,我選擇把決定權交給他們,只要決議的過程沒有問題,那麼要不要參加我都不會置喙;而決議過程若有問題,那也不是我在這篇文章所想要說的事情。我比較想說的是為什麼我今天會去大遊行,以及為什麼我堅決支持性別教育,而且在這些觀點上不作任何妥協。


簡單來說,「成長的背景」是非常大的決定因素,我國中、高中都就讀臺南市私立天主教聖功女中,一所自稱開放,思想卻封閉得令人驚訝的學校──其實我覺得我如果唸普通國中、南女,對這些議題可能不會像今天這樣在意──事情其實並不複雜:我國三的時候有段時間和A同學來往相當親密,後來因為小孩子間司空見慣的細故拆夥了(天啊我甚至已經不記得到底為什麼),直升分班的時候卻又分到同一班,而且座位就在隔壁。我永遠不會忘記分班那天我坐到A同學隔壁座位上,就聽到她分到別班的好友B在教室外用全班都聽得一清二楚的聲音大聲恥笑:「A,你要小心你旁邊那個變態會對你動手動腳!」而我同樣也會一輩子記住當聽到這句話時的感覺,還有從心底不斷漫溢出來、無可置疑的殺意。


但是如果你問我「那時做了什麼?」我只能說我選擇一句話都不說,裝作沒有聽到,唯一的反抗是之後的高中三年,我沒有再對A、B與她們的同伴說過任何一句話,偶爾碰面也選擇視而不見。而若要問「為什麼不說出來?」那麼我得反問一句「能跟誰說?」至少在我當時的認知中,告訴父母師長同學,對這件事情「一點幫助都沒有」,校方不會追究,而父母就算想幫忙,也不可能改變整個校園環境的保守與同儕間主流意見的不認同。而如果要進一步探討,那麼我更想問的其實是「為什麼學校、父母在這個時候會被視為『不值得信賴的人』與『幫不上忙的人』?」這些人做了什麼導致小孩會有這樣的想法?為什麼在面對這類事情時,小孩會連一點信任都吝於給予?而又為什麼,占據班級甚至整個學校主流意見的學生,會覺得這樣的言詞對同學可以是一種「攻擊」?難道這些還不足以作為支持推動各級學校性別教育的理由嗎?


即使撇開這件事,我在國高中的六年裡仍然看過各式各樣讓人嘆為觀止的歧視與壓力:我們的演辯社因為和臺南一中友誼賽的題目是「我國是否應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被校方強制要求必須打反方;高中讀書會選了熱線的《親愛的爸媽,我是同志》,整組被老師盤查好久、再三確認過「沒事」才放行;學姊和女友吵架,引來成群學生的譏笑圍觀;大家明明都知道學校裡有同性情侶,卻都必須裝聾作啞,即使我們其實心知肚明她們在哪些地方避著師長約會也一樣;高三那年好不容易說要開課教「性別教育」,結果卻是諄諄教誨學生守貞多重要、婚前性行為會造成多糟糕的後果、墮胎多可怕多痛苦,而簽署守貞契約,則能讓你在新婚當夜拿著守貞卡對老公炫耀「你看我為你做了這麼多!」……如果一定需要理由,那麼這就是,這些都是。


然而我其實是覺得,在一個憲法明文說了人民享有平等權的國家、在一個口口聲聲人權、自由與平等的國家,支持同志應該是不需要理由的。只是很遺憾,這樣的權利並未貫徹,這個社會也還是有這麼多的人並不如此認為。


111029‧第九屆同志大遊行06.png  


最後感謝犬五的朋友李小克送我彩虹海膽,它真的是又軟彈又療癒又可愛。


今天張懸唱了【寶貝】,我自己遊行的時候則是想到陳譯賢的【小小孩】:



我寧願 愛得像小小孩
單純的 未知的 像大海
天蔚藍 雲好雪白 讓世界別變換太快
有心人 都能看到未來


有一天 究竟還有多遠
沉睡了 夢醒在一瞬間
冷冷雨 熱熱眼淚 閉上眼我輕輕感覺
因為愛 讓這世界澎湃


我願意 永遠活得像個小孩 不貪心 不將誰傷害
迎著風 如果心中有了感動 就是我想給你的愛


輕輕的 小小心 的期待
會不會 該來的 不會來
愛若能驚天動地 就讓我從頭去經歷
直到我 再也無法抗拒


1 則留言:

  1. 我很慶幸你高中後三年還是成為了這麼不錯的一個人((認真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