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日 星期一

其實無關政治

這半年來一直接二連三的遇到這種事情,坦白說我有點累了。



之前我在個板貼過一個心理測驗,題目是「有一個運動全能、頭腦聰明,幾乎是完美的美少女,你覺得她唯一一個致命的缺點是什麼?」


不管你對此的答案是什麼,那個答案就是你自己最大的弱點。


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情,那讓我忍不住想起了這個心理測驗──那時候我第一秒不假思索地回答:個性很差。


是的,我從來不曾否認,也絲毫不想否認這件事情,我個性確實很差,但那卻並不代表我做人會很陰險或有什麼其他這類的特性,我覺得這不需要解釋,熟稔到一定程度的人就自然會知道我是個什麼樣的人,而有一些人即使誤解了我也覺得無所謂。


我家的媽媽一直都希望我可以做一個更加寬容也更加溫柔的人,或者說她希望我可以對待那些「我喜歡的」名單以外的人更加好一點,比方說許多我寧可不假辭色面對的遠親近鄰。而那時候我很直接地回答說,我其實並不是不會對人好,只是我的個性做不到對每個人都那麼好,對於欣賞的人我可以全心全意地信任、可以把手上所有的東西都給他而毫不吝惜,可是人的溫柔是有限的,這樣對待少數人其實就意味著剩餘的那些在面對多數人的時候會不夠分,對我來說這是即使感到歉意也無法改變的事。


然而即使如此,沒有辦法對所有人溫柔並不代表我就會對剩下來的那些人邪惡,只是不那麼關心也不那麼在乎而已,人際關係本來就是一個又一個的同心圓,誰在外圈誰又更靠近心臟一點,這種事情甚至不是我自己能夠決定的,不會因為有誰無條件地付出,就讓人因此感動得將之劃進最貼心的那圈。


人與人的相處往來本就是如此殘忍,就是這樣沒辦法,溫柔如此,厭惡也是。


我其實沒有辦法控制自己要去討厭什麼人,那不是一件「我決定了」就可以付諸實現的事情,從來不是,但可幸的是,儘管我不喜歡的人很多(只要不是喜歡的人,就是不喜歡的人),真正討厭的人卻很少,而我其實就像大多數的人一樣,並不會毫無原因地討厭誰,更不會──也許會令許多人意外地──因為政治原因討厭誰。


這很有趣,因為即使我有許多三教九流的朋友,政治與意識形態光譜加起來可以排出一座彩虹橋,卻還是三番兩次有人認為我是單純因為政治原因而厭棄他們、跟他們唱反調甚至處處下絆子。


讓我們回到一開始的那個心理測驗,我一直覺得它可以這麼精準命中,是因為每個人其實都非常清楚自己的缺點與弱點在哪裡,我們看似對此無知,實則相當瞭解自己可能會因為什麼原因被人討厭,所以每當感受到惡意的時候,我們首先就會想到那個最脆弱也最不想被人指指點點的死穴。


就像我每次感受到惡意就會開始檢討自己是不是又講話得罪人一樣,覺得因為政治原因被人厭棄的同時,意味著你知道自己在談論政治的時候是失敗的;經濟問題亦然。但即使如此,我們卻又往往極盡排斥去承認這點,好像拚命武裝自己就可以讓那軟肋不復存在。


於是,順應而來地結果是人類會為那些厭惡自己的人找理由:你一定是因為這樣才討厭我、你一定是為了那樣才這麼對我──嫉妒也好眼紅也好、政治魔人、歧視沒打工的人、驕傲、自視甚高、極端女性主義者、死同性戀、異教徒、伊斯蘭的走狗……這半年多來我被扣的帽子多到可以開家帽子店、夏天不怕太陽曬,但是那又如何?是真是假,會這麼說的人大概永遠也不會知道,但有趣的是他們卻又往往是最喜歡自以為瞭解我的那一群人,滿口裡說得好像我竟然會對親友偽裝、面對他們卻表現出百分之百的真性情一樣。


這實在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我不太在乎那些口口聲聲說我是因為什麼原因而排斥他們的人怎麼想,那真的一點都不重要,反正也不是真的。因為事實其實就擺在那裏了,這些人想得不多,以致於要陷害他們其實並不難、想找他們麻煩也是真的很簡單,不過我倒是覺得那些寫反還珠文的作者有件事說得很對,那就是我們壓根沒必要去多管閒事,道行不夠的人你就是光在旁邊泡茶閒嗑牙,他也一樣會自己給自己找麻煩的。


而我真的是不斷看著這道理在證明它自己,所以就連出手管些什麼都懶了,然後這才驚訝地,發現有時候實在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什麼事都沒做也能被人說得好像辣手摧花一樣,說起來我對於他們最大的惡意其實也不過就是偶爾看一下他們最近又做了什麼說了什麼,一哂之後又是不關己事,但往往還是有人要把所有不如意的事情都扯過來,看樣子就是穿到哪個後宮去約摸也能活得挺不錯。


還是那句老話,我並不會因為誰的政治立場、存摺數字而產生好感或反感,但我常會因為某些人表現於外的愚蠢或昧於自知而決定結束往來,尤其當他們的愚昧或挑釁並不是我過去、現在或將來的責任時。因為管這些沒有用,如果可以改變的話我不會不付出嘗試,但大千世界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在同一個人的手上得到了悟、也不見得每個人都會需要跟我們得到同樣的想法。


隨著時間過去我越來越知道什麼叫做道不同不相為謀,有些人就是無法相契合,那沒有錯,只和志同道合的人相互取暖也不是罪,比起那些說破嘴仍無法理解的人,多和好朋友相處有什麼問題呢?我很感謝那些拚命想要瞞著我不讓我知道某些大概是壞消息的友人,雖然知道之後也並沒有什麼分別。


想太多、煩惱太多都不是好事的,如果可以把心情停留在單純看笑話的程度,大概也能夠十分幸福。人家說了:慧極必傷,情深不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