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7日 星期五

關於美國UARS衛星墜落事件的一些觀察

其實這是認識星空的作業,不過因為我對天文學所知不多,所以這篇是從比較偏國際關係的觀點上切入,寫得沒有說很嚴謹。



美國UARS衛星因為燃料耗盡而墜落南太平洋無人海域的新聞炒了快一個禮拜,但我總覺得這種時候大家關注的焦點都過於集中在「會掉在哪裡」、「有可能砸到什麼人?(會不會砸到我?)」等諸如此類發生機率微乎其微的恐慌裡,而這點仔細想來其實有些弔詭,因為衛星會墜落而且無法精確地預測其墜落地點這些事都是已經確定會發生、而且無從改變的事實了,有句大家在中學時都讀過的老話說:「逝者已矣,來者猶可追。」但這種時候卻沒有幾個人想起這句話──雖然我們沒有辦法改變衛星墜落的事實,也無法預知碎片掉下來會不會砸中自己,此時此刻甚至連再去追究美國政府當年的責任都好像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那我們為什麼還要在這些事情上浪費時間?


儘管許多民眾並不清楚,但恐慌事實上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媒體該做的事情也絕對不是在這種時候強化人民無理由的恐慌,並以此博取收視率,因為比起操這些沒有用的心,我們絕對有很多更加重要的事情應該去關心。


今天美國的衛星墜落了,明天德國的衛星墜落了,我覺得我們首先要問的事情是:為什麼這些衛星會墜落,而且還是不受控制地墜落?照理說,不管當初是誰把這些衛星送上太空的,接下來就應該要負起對它們的責任,以及由這些衛星而來,對於全世界的責任,這樣才是一個有為有能的政府應該有的表現。今天我們如果一定要把焦點放在注定無法改變的事情上,那麼也不該是為了衛星要砸到誰這種事情擔驚受怕,而是去質疑:當初發射衛星的時候,難道從來沒有想過燃料用盡之後的處理問題嗎?當世界各國的太空技術都日益先進的時候,難道沒有一個政府曾經認真考慮過,對於這些太空垃圾要怎麼處理嗎?


太空到底是誰的權利?又是誰的責任?國際法上對於領空的規定是國家領土與水域上的空間,但因為對於領空的高度並沒有明確而統一的規定(雖然曾經提出過以大氣層作為邊際線的建議,但並沒有法律效力),以致於這時候我想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各國任意發射衛星的行為,是不是有侵犯它國領空的可能性?而縱然我們將領空限定在大氣層以內,利用衛星探勘地球表面的行為,事實上是不是也無形地侵犯了其它國家的權利?國家主權是不是包含「領土與領海上發生的一切事情不被隨意探勘的權利」?如果以今日我們連飛機的航線經過什麼國家都要斤斤計較、處處思量的情況而言,用衛星窺看其他國家──不管出自什麼樣的目的──都是不應該被允許的。


然而,眼前的事實是我們允許了這些衛星存在於外太空中,並且(像是來自其他國家的無數耳目一樣)窺看著我們日常生活的一舉一動,那麼我們接下來該問的或許是:這些國家放任衛星墜落而不做(無論是事前或事後的)處理,以致於使其他國家的人民,也必須要為了他們的錯誤承受相同的恐慌,這種行為是不是對於他國主權的侵犯?說得嚴重一點,隨意發射一顆自家的砲彈到他國領土,並炸死了一群他國人民,與放任一顆自家的衛星化成幾十塊碎片從天而降,一樣砸死一群他國人民,這兩件事情在本質上究竟有什麼差別?即便是無意造成的結果,但一開始不曾考慮預後的態度就已經充滿了不負責任的惡意,假若說過去還沒有足以完全駕馭衛星的技術,那麼或許還情由可原,但若事到如今都還不去思考該怎麼避免同樣的事情再度發生,而這種行為還可以全然不負任何責任(甚至那些衛星的殘骸還是屬於發射國的財產,他人不得妄動),那麼我認為,在這件事情上其實就已經充分表現出了太空強國的霸道與蠻橫。


我認為起碼這些太空強國的領袖應該要改變「怎麼把衛星送到太空中」的思考方式,做事不能夠這樣總是有去無回、瞻前不顧後,「怎麼讓衛星回來」也應該要是一個有擔當的政府必須去考慮並實踐的問題,而且不能夠將成本的增加作為不去預設後路的理由,畢竟比起短期的金錢,這個世界更承受不起的是太空環境的破壞,以及隨之而來、對於太空研究與研究人員安全的危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