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0日 星期二

課間偶感

這幾個禮拜的紅樓夢都在上薛寶釵論(或者應該說是薛寶釵平反論),歐麗娟教授一直不斷不斷地想要強調一件事,那就是薛寶釵並不如世人所想的那樣壞、那樣包藏禍心。


而關於金玉良姻這回事、關於所謂的一見寶玉之玉即生興趣,是寶釵一心要做寶二奶奶的伏筆云云,歐老師說,若這論點成立,那麼黛玉也是第一天見寶玉就對他那塊玉有興趣(第三回),甚至比寶釵住進賈家好久後才偶然問起此事(寶釵進賈府在第四回,而其首次提起通靈寶玉則在第八回,中間隔了很多~很多~的事)要快得多,那為什麼幾乎從來沒聽過人說「黛玉一心想做寶二奶奶」?


我在想,「黛玉一心想做寶二奶奶」這件事,不是沒人說,而是大家早就知道了,因此不必說。世人多半把《紅樓夢》看作一部愛情故事,無論喜之厭之,往往均由此起,是以我們通常將第一個出場的女性要角黛玉視作女主角,用其他愛情小說的常態來斷定這是寶黛的愛情故事。正因如此,男主角和女主角必然是要在一起的,大團圓可說是中式愛情小說不可悖離的結局,否則那個導致如此結果之人便須受到譴責。另一方面,因為「這是愛情小說」,古典文學中的戀愛談到最後必然是要走進婚姻,所以女主角想要和男主角結婚,這也是很合邏輯的。


也就是這樣,縱使黛玉與寶釵同樣冀望成為寶二奶奶,她們所得到的評價依然不會相等──黛玉是名正言順,讀者人人認定「將來必是林姑娘得了去」;而寶釵縱然不是癩蝦蟆想吃天鵝肉,卻也免不了和賈家長輩們一起擔個橫刀奪愛、棒打鴛鴦的惡名。──這就是可憐女主角與萬惡女配角間久而不衰的固定戲碼,正因為大家都看得太多,於是更容易先入為主。


但話說回來,到底誰承諾了結局要這樣走?又是誰說了這故事是個愛情故事的?這些認定與標籤都不是來自於曹雪芹本人,似乎也未見脂硯齋如此定位,縱使讀者喜歡用自己的觀點解釋故事,這是無法避免之事,但若那觀點本身是侷限而狹隘的,甚或遠遠超出作者所寫,而不同於整個故事走向的,那麼做為讀者卻這樣妄自揣測,對作者來說也未免太過失禮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