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9日 星期四

五十隻馬

不知道五十隻馬是什麼的……請自己Google好嗎,我不想在部落格放那種圖片。


噗浪討論串→☆☆☆





雖然說我平常自認為對性的觀念算得上是開放,不過難免還是會有理智與感情沒有交集的情況,對這位小姐的行徑就是這樣──我覺得她這樣做不對,但目前還沒有辦法找到足夠有力的理由來說服自己「這樣做真的不對」。


這件事對我來說涉及的是廣義言論自由中對於性言論的管制,以及人到底可以用裸露的方式展示自己的身體到什麼程度的問題。我當然認同女性應該要有可以穿少少出門的自由,但卻仍然認為五十隻馬的行為不對,所以問題出在哪裡?


犬五說「一般女生穿迷你裙出門跟五十隻馬在會場上露內褲賣刊物,在心態上是完全不一樣的,一個是為自己這麼做,另一個是為了那些觀眾這麼做。」我覺得這樣的講法很好,可是並沒有辦法拿來作為評斷是非的標準。


這邊牽涉到「什麼樣的言行是與性有關的言行?」從我們的立場來看顯然穿著迷你裙逛街的女孩與五十隻馬,後者是帶有性意味的;但對於觀念比較保守的人而言,他可能認為「只要裙子長度不到膝蓋就是淫蕩」,所以二者都有性挑逗的意味,同時也一定有人覺得兩者都很純潔,那麼我們又該以誰的標準為標準?用五十隻馬與穿迷你裙的普通女孩做對照,因為差異很大所以或許很容易辨別,但如果是穿著暴露的女星與車展的Show Girl呢?老實說臺灣社會對於性一直都有許多一點都不有趣的刻板印象與雙重標準,而且也一直沒有誰可以真正說得清楚又令人信服。


而假如跳過到底怎樣的言行算是性言論這樣撲朔迷離的問題,我們又該用什麼樣的理由去說「某些性言論需要被管制?」我個人認為答案不該是「道德」,因為一千個人就有一千種不同的道德標準,而論理時使用的不確定概念越多就越難得到一套能通用能服人的準則。


而若要說這種禁止保障的是人民「不欲看見某些東西」的自由,而我們也確實能以一般人並沒有進到FF會場會看見有人露內褲叫賣的預見可能性(但可能有會看到18禁紙袋的預見可能性)這樣的論述來說明這種情形下沒有被害人自甘冒險的問題,那麼問題會是,憑什麼你不想看的東西就該被禁止?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討厭的東西,假如所有「被人說不想看見」的事物都該禁止,這種情況的極大化就是人類將無法生存。因為多數人的排斥而排除某些人,套用在五十隻馬的情形下可能是大快人心,但若今天被排除的是同性戀者、黑人、猶太人甚至長得比較醜、比較不聰明的人呢?這種界線是很難拿捏的。


那如果回到性自主權的保障呢?亦即在肯認這種行為是某種性相關言論的前提下,人民有不接受的權利,因而基於性自主權的保障,套用性騷擾的相關法理禁止這種行為?但就算撇開如何認定是性言論的問題,此時還是要問:性言論就必須一概禁止嗎?(現實中永遠有反例的。)我們的社會「能夠」容忍什麼程度的性言論?又「應該」容忍什麼程度的性言論?


就算是撇開上面這一長串的質疑不談,我覺得我仍然須要檢討:這種因為感情上覺得不對,於是開始積極找理由證立「這樣做確實不對」的想法,是否就是「未審先判」?


這幾天我大概就想了這些,依然還是沒有答案,希望上完下學期的女性主義與法律之後會開竅一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