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3日 星期一

外國小說比較好?

先承認我是一個很容易被戳幾下就跳起來該該叫的人,所以說在小說吐槽板看到「臺灣的小說普遍不如外國小說」這類我還滿不能接受的說法,實在就是會有種不吐不快的衝動,沒有針對誰的意思,單純就我個人就這個論點提出的一些質疑與理解。



我覺得,在討論臺灣的小說和外國的小說孰優孰劣之前,有幾個問題是需要先考慮的:


一、全部的臺灣小說vs.部分的外國小說


如小吐板vpmdlilty板友所說「外國的小說在被引進臺灣時,就已經是第一層的篩選了」,國外小說當然不可能一年只出版臺灣有代理的那些,而基於資源有限的道理,代理商在選擇要代理哪些書籍到臺灣來時,就已經以「銷售量」「是否有得獎」等眾多理由挑選過了,即使是臺灣這麼多的輕小說,版權賣到國外去的也就只有那幾部。而就像外國讀者看不到「全部的」臺灣小說一樣,我們看不到全部的外國小說,同時面對的臺灣小說卻並沒有經過代理這一關,在這種情況下直接比較二者的差異,就好像拿超級☆光大道的海選平均水準去跟超級●像的十六強平均水準比較一樣,既以偏蓋全又不公平。


二、大眾的臺灣小說vs.文學的外國小說


先為我使用的形容詞道歉,因為我並不是出版或文學專業出身,對於出版品該怎麼分類實在有種詞彙缺乏的不足之感,總之希望大家能理解我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我覺得當我們在說「臺灣的小說寫得不如外國小說」時,舉出來的兩方例子常常就像這次小吐板討論串舉的例子那樣,拿御我、水泉、九把刀去對比《魔戒》、《白色巨塔》,但是這兩者其實根本就是不同取向的作品,光看這些書分別都賣給哪些人就知道了不是嗎?拿主打青少年的小說與已經擁有經典地位的大作比……抗議啦、有魔王剛出場就去新手村屠村的嗎?不要說題材和寫作取向了,御我、水泉、九把刀這些人和托爾金、山崎豐子甚至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世代的作家,你如果拿蔣勳的書去跟《暮光之城》做比較,誰輸誰贏根本想都不用想,可是這種比較本身就是拿蘋果比橘子般的怪異呀。


三、臺灣小說的作者文筆vs.外國小說的譯者文筆


這邊所謂的文筆主要指的是文字、語言的使用技巧。我想除非大家每本外國小說都是看原文,不然等代理進臺灣之後,我們看見的就已經是翻譯成中文的版本了,換言之即使原文寫得七零八落,我們看到的都還是翻譯在讀過原文並且努力「理解」,再以他自身的語文造詣「重新組織」成我們可以理解的語言,這樣的作品。當翻譯的門檻與寫小說的門檻是不同的,一個人寫不出通順的句子依然可以寫小說,但卻未必能夠成為翻譯。而中文作者的作品當然不可能還經過翻譯才送到讀者手上,故而拿文筆來比較二者差異也是不太對勁的──起碼我是覺得即使是水泉般令人髮指的人稱轉換、橘子般亂七八糟的詞性變化、紫曜日般支離破碎的文法,只要翻譯的功力到位,海外讀者看到的依然會是一部文句通順的作品,因此拿文筆做比較實在是沒什麼好爭的。


以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